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0章
    我好像见过

    七月耍起泼来,确实是很可怕的。(

    不过她并不是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耍泼,大多数的时候,她都保持着开朗活泼,积极乐观的心态,哪怕她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或许,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jin ru了有限的倒计时状态,所以她格外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尽管她的生命注定了要比别人短暂,但她觉得并没有什么遗憾,如果真的要说有,那就是作为女孩,她还没有像普通人那样,谈过一次恋爱。

    从前的时候,她也真的不敢去想这件事,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同时也因为没有碰到让她心动的男人。

    只是这次,她却突然想了。

    说实话,第一次在飞机上遇见陈凌的时候,她并没有太过特别的感觉,尽管这个男人高大,英俊,健谈,幽默,符合她潜意识里男朋友的标准。但她并没有多想,仅仅只是当作一次擦肩而过的偶然邂逅罢了。

    过了,就忘了,忘了,就不再想起了。

    然而冥冥之中,仿佛早有安排,老天让她又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就在她的寝宫,就在她泡澡泡得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然后就那样大大方方的向她脱下了裤子,展示他那个部位,表演神技。

    当时七月真的又羞又气,又感觉哭笑不得的,因为她想不明白他怎么就可以当着一个女人这样脱裤子呢?就算自己不是公主而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就算他那羞人的东西真的别人的要健硕要能耐要灵活一百倍,也不能够这样啊!

    那次过后,七月真的感觉很尴尬,也感觉陈凌很讨厌,可是在后面的那些时间里,她却时不时都会想起这一幕,想起他舞剑的情景,甚至在梦里也不会出现,而每一次想起,她都忍不住脸红耳赤,双腿发软。)

    之后,她也搞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就神差鬼使的走去告诉父亲,答应让这个医生看一看。

    之后的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和他纠缠不清了,尤其是在昏厥过后醒来发现他的一双手在自己的胸部上,最后搞得自己竟然那个什么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产生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陈凌,这个名字,这个人,也悄无声息的扎进了她的心湖,从此再难将他赶出去。

    从父亲那里得知他和圣教的教皇有着私人恩怨,他要参加铲除圣教的战斗,七月有些担忧也有些欣慰,因为这个男人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文弱,可是她又担心他的安全,因为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会流血死人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