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0章
    教皇的爱与恨

    与此同时,在某处民宅的一个房间里。

    郭天宝躺在床上,表面看起来,他的情况要比昨夜之前的陈凌好得多,因为他是半躺半坐在床上的,手脚也能自主的活动,不过他的脸上却不见丝毫血色,苍白得吓人。

    前教皇的女儿沙丽娜守在他的床前,侍候着他。

    尽管有美女佳人陪伴,但郭天宝却仍是忍不住暴躁与不安,这除了因为他严重的伤势之外,还因为他在阿拉伯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已经完完全全的覆灭了,而且不可能在此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因为除了哈利法外,另外四大酋长也会不懈努力的对他进行毁灭性报复。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圣教分坛遍布全球各地,失去了阿拉伯,他还有罗马,失去了罗马,他还有都柏林……世界之大,他哪里都可以去!

    只要身上的伤势稍为缓解,他就可以远远的离开这里。

    尽管那些国家的圣教分坛远远比不上阿拉伯这里,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而且只要有圣教徒的地方,他教皇的身份就存在,他就可以再度过上穷奢极侈的生活。

    只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他却还是有些想不透。

    陈凌,肯定是导致他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罪魁祸首。

    然而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沙漠之中那个关押着人质的庄园何其隐蔽,他怎么会发现的呢?

    整个行动计划,除了自己和楚天南及几个教团,没有别的人知道,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呢?

    楚天南吗?

    不可能,他和陈凌深仇不共戴天,和自己利益一体,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绝对没有出卖自己的可能。

    那是几个教团?

    也不可能,他们全都是自己一手一脚提拔起来的,经过了无数的考验,对自己忠心的程度是不容置疑的。

    那到底是谁呢?

    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端着一盆热水走到床前,把手伸到自己的衣服上,正准备给自己擦身的沙丽娜身上。

    会是她吗?

    如果她要背叛自己的话,以前曾有无数的机会,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呢?

    不,她不可能,她也不敢!郭天宝暗里摇了摇头。

    首先一个,自己和她这么多年过来,在她体内留下的东西没有一大脸盆,也能装一水壶。就算没有爱情,那也有感情不是。再一个,她身上被自己下了毒,这种毒无药可解,发作起来痛不欲生,只有自己制的药方才能探制这种毒的发作,自己如果真的被灭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思来想去,郭天宝都得不出个结论,因为他感觉每个人都有可能,可是每个人又没有出卖他的理由。

    正因为想不通,他的心情就更加的暴躁,在沙丽娜手上的毛巾擦拭到他的下身之时,他突然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扭得转向自己,“臭娘们,你到底通知了沙皮教团没有?”

    被紧揪的头发使沙丽娜的头痛得几科麻痹,但她的脸上并不见痛苦表情,只是麻木的道:“我通知了,自从我们抵达这里,我就通知了。他也答应昨天就赶过来的。”

    是的,郭天宝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在阿拉伯东山再起了,可是让他就这么灰溜溜的退出这个肥得流油的国家,他实在是难以甘心,所以在临走之前,他必须拉一泡硬屎才离开。

    现在,他在这处民宅中,除了养伤之外,就是等待着他在阿拉伯最后的一点势力集聚,筹备一出惊天自杀式袭击,将七个酋长国的首都通通移为平地,然后才耀武扬威的离开。

    他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这,就是郭天宝为人处世的信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