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3章
    死到临头

    郭天宝从房子里走出来,发现周围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微微的细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味道,死去的圣教徒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并没有因为雨水而变淡,反而更似浓烈。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适合杀人……也适合被杀!

    小雨,长街,古道……

    郭天宝环顾四周一眼,嘴角浮起一抹狞笑,他从来不是个诗情画意的人,眼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无非就是权力与财势,除了这些,其它的通通都是浮云。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如果能在小雨纷飞中死去,应该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不过当他真正的jin ru小道,细雨夹着冷风袭到身上,让他感觉一股从肌肤渗进骨头的冷意,求生的**就变得更加强烈。

    是的,他不能死,这个花花世界他有如此多美好的东西,美女,金钱,权力……他还没享受够呢!

    所以,死的不能是他,只能是别人。

    想到此,他唯一的那只拳头就捏紧了,指节因发力而变得更加苍白。

    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不过他的感觉并不好,他这一生,大大小小的战斗无数,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的感觉,心里沉沉的,仿佛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一般。

    他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警惕前行,可是周围死一般的沉静,除了自己轻悄的脚步声,就只剩下强烈的心跳,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似的。

    可是郭天宝知道,这一切只是假像,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杀机,浓烈的化不开的杀机。

    敌人,正在某个角落里窥视着自己,等待不备之时,将自己一击致命。

    如果是平时,郭天宝定能准确的捕抓到对方的位置,抢到先机将对方杀死,可是现在,他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虚弱的身体与损耗的内气严重影响了他的判断。

    郭天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越想冷静,心里就越烦燥,终于他忍不住停了下来,向空气爆吼漫骂道,“姓古的,你这个傻b,晏晓桐,你这个小贱人,清水千织,你个臭婊子,你们这些姦夫淫婦,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出来,通通给我出来!”

    他的声音极大,震得周围的房屋仿似都在**,可是周围并没有人出来,只有他空洞的声音在回荡。

    “唆!”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从后面传来,郭天宝心头一惊,就地接连几个翻滚,然后他才听到了“嘭”的一声枪声,而在他原来所站立的地方,已经多了一个土坑。

    狙击手!

    一个枪法十分犀利狙击手!

    他潜伏在极远的地方,因为子弹的速度高过音速,直到子弹打到了近前才能听见远处传来的枪声。

    郭天宝侥幸的躲开这一枪,冷汗却已经从脚底冒了出来,他没敢有丝毫停滞,一从地上爬起来,立即就朝前面发足狂奔。

    “嘭!”“嘭!”“嘭!”“……”

    大口径的子弹一直追在他的脚后,在地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土坑,溅起的泥土沙石弹到郭天宝的身后,使他感觉生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