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冲动惹祸!
    ,精彩小说免费!

    酒壮怂人胆!

    对于本身就暴脾气的曹洋而言,喝了酒之后那就更是胆大包天了。

    刚留学回来的何思成,就想跟他抢明星蔡茹?

    还口无遮拦的大放厥词,这不是讨打吗?

    所以……

    “小王八蛋!老子忍你很久了!”

    曹洋一声大骂,抡起桌上的酒瓶,用尽全力狠狠砸向何思成。

    人在气头上,最容易在一瞬间做出非常疯狂的举动。

    这种冲动型的疯狂,往往也最容易惹出祸端。

    这不……

    酒瓶刚扔出去,一旁的邓威就有些傻眼了。

    尼玛!

    那可是天楚天南都威望不小的‘何老’之子,这厚实的酒瓶子砸脑袋上,轻则砸伤流血,重则当场昏厥脑震荡。

    但不管如何,这事儿绝对闹大了。

    曹洋心里何曾没有后悔?

    酒瓶子扔出去的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

    要是砸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何思成,这家伙是小心眼、睚眦必报,把他脑袋砸了,这事儿恐怕就不好收场了!

    然而……

    在两人的担心中,那打着旋飞出去的酒瓶子,居然没有砸到何思成。

    这家伙贼狡猾,看到曹洋抡酒瓶子砸过来,他就下意识的下蹲弯腰躲过去了。

    不过,这酒瓶子却并没有落下,而是继续往前飞,竟是要撞上另外一个包厢观景阳台上的人。

    因为演艺大厅歌舞表演的关系,灯光不可能亮如白昼,又加上视角看过去是侧面,所以谁都看不清那到底是谁。

    但不管误伤谁,都不是曹洋想看到的。

    “小心!!”

    曹洋高声大喊。

    而在他喊声到来之前,林云右手一拂,飞来的酒瓶直接又飞了回来。

    “卧槽!!”

    邓威眼疾手快,当即狠狠将曹洋扑倒。

    砰!

    一声闷响。

    酒瓶砸中了桌子,当场崩碎飞溅。

    酒水溅落四周,两人衣衫浸酒。

    但更惨的是,那迸溅四射的玻璃渣,让两人身上脸上,给狠狠扎了不少。

    伤口虽小,但高烈度的酒一糊上,那简直就像是伤口上撒盐,瞬间疼得两人哇哇大叫,赶忙爬起来抖落玻璃渣、擦掉身上的烈酒。

    站起身来,何思成看到这一幕,顿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报应啊!报应!”

    “想砸老子是吧?遭报应了是吧?哈哈,怎么没把你俩给扎死呢!哈哈,笑死老子了!”

    何思成放浪形骸的疯狂爆笑,仿佛随时都要笑岔气似的。

    从保镖那儿接过毛巾擦拭的曹洋,当即大骂道:“你小子甭想跟老子蔡茹!”

    狠狠将毛巾揉成一团,曹洋厉声喝道:“带几人去把那家伙给老子抓过来,特么的!老子英俊倜傥的相貌,被特么给毁了……嘶……疼死老子了!快去啊!”

    邓威用面巾纸擦拭脸上的伤口,疼得他钻心裂肺。

    “你们几个也过去,把扔回酒瓶子那家伙给老子弄回来!特么的,疼死老子了!”

    两人的保镖加起来八个人,当即一起气势汹汹的离开包厢去抓人。

    而与此同时。

    一直专心致志看演出的张福诚,并不知道要出事了。

    “蔡茹果然是风韵不减当年啊!而且生了孩子之后,越发的有女人味儿了!”

    张福诚调侃之后,扭头笑问道:“您要不要吃点儿什么?顶楼有露天餐厅,味道还不错!”

    林云站起身来。“不用了,我明天一早就出发,有事电话联系!”

    张福诚赶忙站起身来。

    “您是开车自驾还是坐飞机高铁?我可以安排人给您送车或者订票?”

    开车自驾?

    林云忽然想起之前离开大青山,那颠簸泥泞的路况。

    跑车之类的底盘太低,通过性太差,最好是越野车。

    “我准备自己开车回去,你家有越野车吗?”

    张福诚笑道:“有啊!路虎还是霸道?我个人建议开山路,最好是霸道,这车皮实越野能力强,您……”

    话没说完!

    嘭!

    包厢门被狠狠踹开了。

    张福诚花钱雇佣的保镖,直接被人像是扔垃圾似的,被丢人进来。

    一大群黑西装壮汉鱼贯而入,为首之人阴沉沉的吼道:“是哪个王八蛋扔的瓶子?”

    包厢没有开灯,观景阳台上更是灯影昏暗,基本都看不清脸。

    “干什么呢?想造反吗?”

    张福诚怒不可遏,冲上去便要理论。

    林云伸手将他挡住。

    “你先回去把车准备好,明天一早我到你家去取!”

    说着,林云抬步向前,目光淡然的扫了一眼八个黑西装壮汉。

    “我跟你们去,这件事与他们三人无关!”

    “走啊!废话真多!”

    黑西装壮汉闪出一条道,像是押运犯人似的紧盯着林云。

    从包厢出来,八个人跟在林云后面,一个个虎视眈眈,生怕林云跑了似的。

    “奇怪!这人背影怎么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啊!”

    “何止是眼熟,感觉就像是最近两天在哪儿见过!”

    “我怎么没印象呢?”

    ……

    就在几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林云被‘押’进了曹洋邓威的包厢。

    因为蔡茹的演出已经结束,两人都正坐在沙发上,正用镜子对着自己,仔细的查看伤势。

    “老板,人带来了!”

    曹洋嗯了一声,微昂着脖子,用镜子仔细看了看侧脸。

    玻璃渣刺破了好几个伤口,就像是被女人指甲给挠出来的,伤口不大,却疼得厉害。

    “你特么小子真有种啊!老子扔出去的酒瓶子,你丫居然……”

    曹洋说着说着,话就说不出口了。

    “咋滴了啊?见鬼了吗?”

    正埋头照镜子的邓威,抬头一看,顿时像是触电似的。

    轰!

    双膝一软,邓威当即噗通跪下了。

    而曹洋唇角微抽,表情那是相当丰富。

    惊讶?恐惧?悲怆?无语?

    邓威见状,立马伸手拽了曹洋一下。

    曹洋当即也跪了下来,嬉皮笑脸的说道:“听说林大师您来喝酒看表演,我和邓总都高兴得很,本想亲自去请……”

    他话还没说完,八个黑西装壮汉也都统统跪下了。

    林云走上前来,看了看邓威和曹洋那惶恐不安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并非是想砸我,是想砸我旁边阳台上的那人,但在公共场合,能不能别这么无礼?”

    曹洋吓得冷汗顿时滚冒了出来。

    林云是什么人?

    震天南市的内劲高手徐伟,林云直接一脚就踢飞报废!

    而精通风水还能控鬼厮杀的陈范,更是直接被灭的连渣渣都不剩!

    估计包厢内的他们这几个人,恐怕三秒都撑不过就得全废。

    “不……不好意思林大师,我错了!我手贱,我以后再也不乱扔东西了!”

    曹洋吓得直接磕头认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时候还装逼,那就真是要成傻.逼了。

    不过,偏偏就在这时候,包厢门口传来了何思成的嬉笑吆喝声。

    “啧啧!十个男人一起下跪,何其壮观?”

    “曹洋邓威!你两个老王八蛋,你们这是惹着谁了啊?在这天楚市,居然还有比我更牛逼的人吗?”

    何思成搂着两个美女,怪笑连连,悠哉悠哉的走进包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