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惊变!离散!
    ,精彩小说免费!

    夜色幽暗,小镇之外。

    阴沉沉的山坳里,十几道黑影飞快的奔行而入,潜藏入林。

    “师叔,我们回来了,死了三个,伤了两个!”

    带头弟子凑到柏憾身前,小声报告。

    柏憾眉宇间闪过一丝狠戾,“死的厚葬,伤的立刻送回总坛救治,这该死的林云,还真是低估了他!”

    “是啊!无极门的那些都是垃圾,根本不堪一击,不过那个林云修为太高,他一出手,一剑猛劈就让我们受损惨重!”

    柏憾冷哼道:“有多高?竖子也敢挑衅我鬼刹门,真是不知好歹!掌教大人已经发话了,掌门人将提前出关,对付这个林云,这一次,他死定了!!”

    目光愤恨的瞪了一眼汽车旅馆,柏憾拂袖起身。

    “回山!”

    山坳中,树林摇动,黑影渐退。

    而小镇内。

    交手双方都将死伤之人弄走,一切早已回归宁静。

    唯有那汽车旅馆残破的大厅正门,仿佛在无声控诉之前的激战有多惨烈。

    兀然。

    从楼上下来了一群人,吵吵闹闹、争执不休。

    但最终,吵闹戛然而止,几辆车轰鸣着离去了。

    当车尾灯都消失在了茫茫黑夜里,陆峰转过身来,一脸茫然的看向薛平、曾勇和孙飞扬三人。

    “这下好了,就剩下咱四个了!”

    孙飞扬哼哼冷笑道:“不错呀,正好可以凑一桌麻将!”

    “凑你妹啊!脑子里就想着吃喝玩乐,你就不能想点正经事?”薛平蹲下来,掏出烟很是郁闷的抽上。

    曾勇摇头叹息道:“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早知如此,十年前总坛被扫,掌门人和众长老惨死,咱们无极门元气大伤,就该顺势解散的,熬到今天,结果还是要散!”

    “嘘!小点儿声!”

    陆峰指了指头顶上,嘀咕道:“程老不是还在吗?万一让他给听见了,肯定要怪咱们不守门规,少不了又是一顿臭骂!”

    “骂就骂吧!反正我是没指望能打败鬼刹门,报仇雪恨重建无极门了!”

    曾勇拿出车钥匙,在手里掂了掂,目光轻佻的看向其他三人。

    “哥仨还有啥打算没?要是还打几圈麻将,我倒还愿意留下来,不然的话,我怕是要赶回去了,明儿还得开店做生意,混口饭吃啊!”

    薛平猛然站了起来。

    “老曾,你怎么能走呢?这眼看着就要天亮上山了,你这不半途而废吗?”

    曾勇顿时就毛了。

    “废什么废?我自个儿才是差点被废!今晚这一战我也看出来了,咱们无极门长期一盘散沙,分散各地,师兄师弟们忙于为生计奔波,没有日夜苦练,早就技不如人了!”

    “修道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鬼刹门走歪门邪,有违天理固然是不对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门派组织完善、日夜苦练修行,进步绝对神速!”

    “今晚一些年轻弟子都把我们打得难以招架,甚至连程老都身负重伤,便是实力出现巨大差距的明证,要不是林大师出手,恐怕我们今晚都得死!”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释然了,十年都熬了过来,十年都忍气吞声隐姓埋名,既然都习惯了,那就继续吧,无极门没了就没了,毕竟连程老都重伤了,我们就算在林大师的帮助下复仇成功,又怎么重建无极门?估计建好了,也经不起其他门派的挤压,也会垮掉!”

    说到这儿,曾勇郑重其事的深深鞠了一躬。

    “抱歉了各位老铁,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我得回去了!”

    说罢,曾勇站直起身,抬步离去。

    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眶之中泪光翻涌,但最终没让眼泪蹿出来。

    “我觉得老曾说的没错,无极门既然早就被灭门了,那就灭了吧,咱们今晚与鬼刹门大战了一场,也算是对得起良心了!”

    陆峰说着,也深鞠躬,歉然道:“不好意思,我也先走一步!”

    一转身,陆峰疾奔去追上曾勇的车,大众轿车很快轰鸣离去。

    薛平微眯着眼,这一刻,他仿佛苍老了十岁。

    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薛平抽着闷烟,望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陷入了茫然失措。

    “悲剧!原本一桌麻将的,少了一个还能斗地主,现在惨了,就剩下咱俩,玩个鸟啊!”

    孙飞扬也坐下来,拿烟出来点着吸上,吞云吐雾,俨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们都走了!走了!你特么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薛平有些发火了。

    他是孤儿,被掌门人许向炀收养长大,对无极门的感情自然不一般。

    为了替门派报仇,为了铲灭鬼刹门,这些年他一直在不懈努力。

    当初鬼刹门的天才弟子,有着‘鬼王’之称的白寒去天楚市历练,是薛平设计将其击杀,若不是时间仓促,定能将其魂飞魄散,也不至于还侵占慕承德的身体继续祸害于世多年。

    这一次,薛平满心以为无极门弟子齐心协力,借助林云之势,报仇雪恨重建无极门,可谁能想到……

    孙飞扬知道薛平的愤慨,拍拍肩膀安慰道:“行了,别苦着一张脸,无极门早就亡了,咱们现在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能不能重建不打紧,关键是明天敢不敢上山!”

    “上啊!为什么不上?我就算是死,也要拉几个鬼刹门的人垫背!”

    “也好,反正像我们这种单身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算哪天翘辫子挂了也无所谓!”

    孙飞扬站起身来,准备进店再睡会儿。

    “哎对了,那个林大师到底什么来头啊?如果让他来当我们无极门的掌门人,你觉得如何?”

    薛平忽然冒出的这句话,差点儿让孙飞扬摔个狗啃泥。

    转身咧嘴一笑,孙飞扬嘲讽道:“你有本事你去说呗!还真把无极门当香饽饽了是吧?在你眼里崇高无比、不可侵犯的东西,也许在别人眼中都不过是一文不值!”

    “我这话不是说林云,就说咱们同门师兄弟,人心都散了,就剩程老和咱俩,重建个毛啊!明天若能铲灭了鬼刹门,你也找个女人成家吧,踏踏实实过一辈子,不挺好的吗?”

    薛平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撇嘴道:“光说我,那你呢?打了大半辈子老光棍,你倒是先娶妻生子给我瞅瞅呢?”

    孙飞扬哼哼一笑,并没答话。

    夜色渐淡,黎明到来。

    突然!

    一声凄厉刺耳的女声尖叫,打破了汽车旅馆的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