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幻影斩!
    ,精彩小说免费!

    “没想到师尊大人,居然对林云用出了本门的杀技幻影斩!”

    “这回林云必然死定了!明明交出魔血什么事儿都没有,偏偏这么不知死活,真是不作不死!”

    牛壷自言自语似的感慨连连。

    习武修道分两类,习武和修法。

    而神武门自创立以来,便是以‘习武’为主。

    七百年前,神武门的创始人王安,本是戍边猛将,其独创的幻影斩屡屡重创劲敌,令敌人闻风丧胆,被当朝皇帝授予神武将军称号。

    王安年迈退休还乡养老,为发扬武道传承武艺而创建了神武门,而堪称门派‘镇派秘法’的幻影斩,普通弟子根本就没有修习资格。

    即便像牛壷这样的内室大弟子,也需要为门派立下卓越功劳,经受住了各种考验之后方可传授学习,而这也是牛壷伙同玄冰门、无极门,勇闯黑巫山抢夺魔血的一大原因。

    然而……

    以前只是耳闻,从未见过的幻影斩,如今石馗悍然使出,当真是让牛壷惊羡不已,看得他目瞪口呆,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

    幻影斩,精髓就在于一个‘幻’字。

    恰如此时此刻。

    石馗使出幻影斩,整个人一分为二、二分四,变幻出了很多个身影,就像是分身术似的,出现许多个他围着林云攻击。

    真真假假、虚幻难测。

    每一个身影都像是真人,但却又不像。

    这样亦真亦假的虚幻身影,又不断的高速变幻,能让敌人根本无法判断真身是谁。

    如果敌人贸然攻击,那么可迅速攻其软肋。

    而如果敌人不犯晕不动,那更是可以发起疾风暴雨般的连环攻击。

    所以,这幻影斩被称之为必杀技,是毫不为过的。

    而眼下,牛壷也是看到很多个石馗,高速缠绕着林云挥剑痛击,他才确定师尊大人是使用了幻影斩。

    至于攻击效果……

    一道炫目的白光骤然闪现,像是闪光弹炸裂一般。

    砰的一声!

    牛壷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一下石馗师尊使用幻影斩击杀林云之后的惨状,然而他却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石馗又飞了出去!

    之前是被踹飞,这次是被炸飞!

    先前那次还能用剑刺地卸力,而这一次被炸的威力太强太猛,他整个人横飞出去,重重的跌倒落地。

    不幸中的万幸,这里泥沙较多、蒿草不少,所以缓冲之下应该伤势不重。

    可即便如此,石馗依然是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滑行了将近两米才停稳。

    而强劲的冲击力,让他挽起的发髻都散乱了,几缕头发垂落下来,加上与泥沙摩擦弄脏的练功服,让他看起来格外狼狈不堪,哪儿还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师尊大人!”

    牛壷急怒不已。

    脚下猛的一发力,欺身上前便冲上去要接替石馗击杀林云。

    岳欣在一旁也是看傻眼了。

    她不知道什么是幻影斩,但看到石馗身影变幻围困住了林云,还以为能必杀之,可结果呢?石馗居然再一次被击飞了出去!

    回想一下在铂金大酒店的包厢内,石馗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打死林云人。

    现如今看来,他第二句还是没说错,他打不死林云,便要被林云打死。

    想想之前的骄狂嚣张,再看现在的狼狈不堪,岳欣都替石馗感到了汗颜窘迫。

    岳欣并没动手帮忙,她还有暗疾在身,冲上去也是送死,还不如留在原地观战。

    至于石馗……

    人要脸,树要皮!

    石馗注意到了岳欣以及其他玄冰门女弟子,投来的复杂目光。

    惊讶?愕然?同情?茫然?

    被这些目光注视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石馗发现林云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已经连续两次将他击飞了,而且这一次还是石馗动用了幻影斩这样的必杀技,依然没有成功将其击杀,反而是被突然震飞。

    这小小年纪的少年郎,到底是何门何派的弟子?

    怎么如此年轻,就有了这般深不可测的修为?

    就在石馗有些惊疑之际,一声惨叫忽然传响。

    是牛壷!

    他义愤填膺替石馗强出头,冲上去一招都没施展开,直接就被林云一脚踢飞了过来。

    石馗脸色骤冷,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惧。

    但他依然条件反射般的迅速疾步上前,赶忙运功接住横飞过来的牛壷,否则这家伙非得掉进河里不可。

    嘭!

    重量不轻的牛壷,差点儿把石馗一并给压倒。

    两人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然而,人没摔倒,但并不代表安然无恙。

    牛壷瘫倒在石馗身上,表情很是痛苦的捂着腹部,脸色已经惨白,不用查看也知道他受了极重的重伤,估计五脏六腑都被踢错位了。

    如果肋骨胸骨之类的被踢断刺伤了内脏器官,那就更加危险了。

    岳欣站不住了,眼看林云缓步上前,似乎要彻底解决了牛壷两人,她立马情不自禁的一声大吼。

    “住手!!”

    林云蹙眉扭头,冷眼扫视岳欣。“别着急,很快就轮到你!”

    岳欣一怔,咬牙切齿的愤恨说道:“我们不要魔血了!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你走吧!”

    这话说出口,完全是迫于无奈了。

    连石馗都连遭林云两次踢飞,牛壷看样子也快不行了,这还怎么打?

    林云的修为明显在他们之上,而且看他那轻松写意的样子,应该连三成功力都没用上,若真是全力以赴,恐怕他们几人早已命丧于此。

    所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甭提抢夺魔血了,眼下保住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林云闻言,不由讪笑道:“奇怪!说要打死我的是你们,约我来这里逼迫交出魔血的也是你们,现在怎么主动放弃赶我走的,还是你们?”

    “……”

    岳欣无言以对,只是觉得羞愧脸红。

    实力不济还嚣张狂妄,如今惨被暴虐,就试图息事宁人。

    世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

    感受到林云那凌厉目光中的锐利杀意,岳欣犹豫不决,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牛壷连林云一根汗毛都没伤到便身受重伤,石馗连续被踢飞两次估计也伤势不小,至于玄冰门其他女弟子更是完全派不上用场。

    这怎么办?

    难道要磕头认错,摇尾乞怜吗?

    就在气氛骤然变得尴尬至极,急促的手机铃声却打破了沉寂。

    岳欣拿出手机扫视来电显示,顿时惊喜不已。

    “太好了!丹药大师南宫靳回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