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终见死党
    双方结束了通话后。

    淞南城国际大酒店帝皇套房,一个窗明几净的客厅中,正坐着两人。

    年岁大的那位中年人,有大概五十岁上下,他的额头上也有不少的皱纹,两鬓发梢露出点点花白。

    国字脸上尽管有时光刻下的道道印痕,不过依然可以依稀相望到他昔日的英俊。此刻,这个男人就仿佛一座巍峨的高山一般,静静地坐在那,脸上一片平静从容。

    他身边茶几上,正放着一杯茶香四溢的香茗。

    年轻的那位,看上去三十左右,皮肤细腻白嫩,戴着细细的银框眼镜,头发向后倒梳着。身上一套定制的浅色西装,异常得体随身,熨得平平整整,似乎从这一点能够显示出他的严谨和严肃,他正一丝不苟的喝着咖啡。

    放下咖啡杯,年轻这位开口说道:“曾叔叔,想不到我这件小事,居然都麻烦到您,实在是过意不去呀。”

    国字脸笑笑,摆摆手说道:“嘉铭啊,举手之劳的小事,能和我的手机一并解决,也省得你着急嘛。只是我现在,倒是对电话那头的那人,有些感兴趣起来。”

    国字脸那浑厚的声音,一听就是刚才和王鹏通话的那位。

    年轻人,也就是被称作嘉铭的那位,眉头一挑地问道:“哦?怎么说?”

    端起茶来品了一口,国字脸说道:“听声音可以判断,对方的年龄并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左右。你我或明或暗都说到报酬,可是我看他却没什么反应,说明此人不是贪图便宜之辈。

    最为难得的是,居然能想到让当事人,亲自拿着身份证,再在复印件上写下事情的原由经过,并亲笔签名,以此来保障万一东西给错了人,也能最大限度的追回,又能将自己置身事外,这说话做事如此缜密细致,滴水不漏的,倒也是个少有的人才。”

    嘉铭也认同的点着脑袋,然后恭维着说道:“既然曾叔叔您说他是人才,那到时候就留下来呗,您这家大业大,市场雄霸东南好几省的,也能容得下不是,再说现在这年头,最难得的就是人才了。”

    “不过,他居然能同时有您掉的手机,还有我丢的钱包,这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您就不担心,他是道上混的人?”嘉铭反问道。

    望望年轻人,“这个倒是蛮巧的,到时候看看吧。”国字脸不知可否的说了一句。

    回头再说王鹏这边。

    没过多久,治安人员就已经找了过来,他们虽然跑得慢,可是一直都坚持着,没有想过放弃,况且这次连车都开过来好几辆。当他们看到两个只穿小短裤的家伙,望向王鹏的眼光是那么的怪异。

    不过仍旧极其热情的,和王鹏打着招呼,要不是王鹏的协助,这两人今天铁定是抓不到的了。

    关键是,先前还差点被愚弄,要真这样,那颜面可就丢大发了。好在多亏了王鹏,智商超人,硬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当场拆穿了对方的把戏,还不给对方一丝一毫反驳的机会。

    根据留下来善后的同事反馈,王鹏说的一切、推断的一切,全部是真的。另外两个已经招认了,他们是一伙长期流窜在淞南城地铁沿线,通过偷、抢、骗、绑来作案的乌合之众。

    这时,有治安员问道:“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王鹏连忙抢答:“这两人逃得太猛,磕碰上的。”他甚至撩起自己的衣物,说道:“您看,我这也有,都是刚才追逃的时候太猛造成的。”

    问的人也没当回事,指着不远处的一辆奥迪说道:“您和我们一起回去做个记录吧,您坐辆车,专门给您安排的。”

    光溜溜的两人被押过身边,都苦着脸说道:“爷,早知道您还是不放过我们,还不如拼命呢,能跑一个是一个呀!”

    王鹏鄙视地说道:“拼命就能跑掉的话,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好啦不说这些,好好在里面待着,接受改造,重新做人,才是对你们人生最大的负责任。”

    刚走两步,王鹏又回过身来,向押解人员说道:“哦差点忘记了,地上和背包里的那些东西,都是他们两个主动交出来的,希望你们能多考虑考虑这个情节。”

    “谢谢爷,谢谢爷。”见王鹏居然为自己说话,光溜着的两人那叫一个感激涕零。

    随车来到所里,按要求做着所有的笔录。

    整个过程中,不时有各小伙大姑娘的,三五成群,找着不同借口过来,端茶递水的、送零食瓜子的,桌上满满的一堆,说上几句话,然后也不离开,就站到不远的地方,窃窃私语着。

    “诶诶,瞧见没有,就是他。”

    “就是他呀,除了个子高点,长得帅点,看不出来能那么有智慧,居然协助我们,一举打掉一群社会上的混混。”

    “可不是嘛,光现场的案值就差不多接近10万,听说还顺藤摸瓜,找到了销赃物的下线窝点,总案值估计是要破300万了。”

    “哇,这可是大案哟,要是我那男朋友,能有这么厉害就好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

    前后大半小时,总算完成了,王鹏伸了个懒腰,喝了几口水,问道:“我想问下,当时的那位姑娘,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她呀,早就完成笔录了,我们的人正陪着她,在医院里做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隐形的伤害。”工作人员面对王鹏,和声和气地回答道。

    “哦,那就好,那要是没别的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王鹏打过招呼,怀里揣着奖励的500元现金,潇洒地走了。

    他已经被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手机都快要被约好的人打爆了。

    王鹏走回到之前的地铁站出口处,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号码后说道:“喂,胖吗,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

    顿时,一个夸张的声音顿时传来:“你丫的,总算肯接见我啦,就算是个太监,也没你这么个忙发吧,连电话也不能接!你说你,我难得一个休息,全用在等你上了,今天这么大风,鼻涕都被吹干了。”胖子在电话中恶心地说道。

    王鹏心中一暖,笑呵呵地说着:“得得,是我不好,给个地址我,马上就过来,绝对好吃好喝地伺候好您咧。”

    见王鹏服软,胖子无比嘚瑟地说道:“这话还算像个样,不过咱先说清楚啊,要是不能让我满意,可就只能给差评了。我就在地铁站的c出口,你赶紧麻溜地滚过来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