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人品是磨人的小妖精
    苏瑾明白过来了,激动地说道:“啊,所以你一直问他们有没有认错人!就是在抓住他们后,不让他们找借口。”

    “对头,就是这么个理,看来你也是挺聪明的吗,就比我差了一丢丢而已。”王鹏嘚瑟地认同着苏瑾的观点。

    “嘁~~”苏瑾拖着长长的尾音。

    不过虽然是不愿意看这家伙嘚瑟,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王鹏处理事情的时候还是蛮冷静的。

    就像刚才,也是先确认自己的鞋子到底是不是在那家买的,都是同样的道理,不然对方有反悔的机会。

    王鹏呢,继续恐吓着说: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他们要真的得逞了,绝对会第一时间将你送到很远的省份,让你的亲人朋友无法找到你,然后通过略带和其它方式将你控制起来,作皮肉生意为他们赚钱,那时候,你要是认命还好,不然稍有不从,绝对是一顿猛打。”

    看着脸色已经变得一片煞白的苏瑾,王鹏这才继续说道:

    “所以我说妞,就昨天那恩往小了说,你不以身相许都对不起这画风,更何况,我救了你都不止一次,我看你必须要一世相许了。”

    “哼,果然是臭流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到这里苏瑾反应过来,下着结论的同时,还连忙着用双手抱肩,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来。

    王鹏眨眨特别无辜的眼睛,说道:“你怎么能这么看我呢,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还为了我好?哼,我看是净来吓我的吧。”苏瑾有些翘着嘴。

    王鹏乐了,说道:“你这人也太不明事理了吧,我告诉你这些,都是让你心中警醒,以后出门在外的一定要小心谨慎些。”

    “那谢谢你。”苏瑾也不是不同情理的人,知道王鹏说这些的确是为自己好。

    话锋一转,王鹏又建议道:“不过我说你日常过得也太惊险了吧,我怎么想都觉得,你绝对需要我在身边时刻保护。”

    “放心,我王鹏值得你终身拥有,来一打怎么样?”他竟然还做起广告来了。

    “我......我想我还是给钱吧。”苏瑾身子往后缩着,挤出笑弱弱地回答道,不过眼中却藏着狡黠。

    最终王鹏没有要苏瑾的钱,虽然苏瑾最后开到了500万,他帮她本就不是冲钱去的。不过双方也没能谈成恩情肉偿、以身相许这件重要的事情。

    王鹏最后是要了一个承诺,一个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无条件帮助他的承诺。

    苏瑾答应下来了。

    俩人纠缠了那么久,这个总比给钱或者是相许要强。

    摁掉手机响起的闹钟,王鹏起身说道:“我还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先走了,我的电话你一定要存好哦~不然又会有什么不记得电话之类的借口,来逃避我的恩情。”

    “不会的不会的。”苏瑾连忙摇着螓首,扬扬自己的手机,说道:“你看,已经存好了。”

    “拜拜。”王鹏告辞转身离去。

    在洗手间特意换上连帽衫后,王鹏走出购物中心,寒风乍起,不过先头经过了苏瑾和曾娇的调剂,王鹏内心变得从容了很多。

    来到在上次那小巷口,等了有半小时,才看见胡昕和那矮个小子一道并肩出来。

    有些出乎王鹏预料的是,矮个小子这次一身西装,居然还带着胡昕上了一辆停在大楼门口的车,得意的轰动油门走了。车窗都贴上了黑膜,车门已关闭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开车走了?尼玛的,居然不按照常理出牌,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王鹏一把揪住自己帽子就要往地上摔去,一揪没扯动,这才想起是件连帽衫,这下班高峰期到哪打车去,真是喝个凉水都塞牙。

    还有机会,下班高峰吗,大马路车来车往的,想快也快不起来,这不刚开上路牙子就塞住了,嘿嘿,看来老天还真是给自己机会。

    王鹏走上路边,边亦步亦趋地跟着,边张望有没有空车,令他失望的是过了二十多分钟,还是没能拦下一辆,眼瞅着车流开始松动了,胡昕坐的那辆速度开始提了起来,王鹏得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得上去。

    可是对方的车速越来越快。

    没办法了,王鹏有些沮丧地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王鹏眼睛一亮,还有办法。只见他冲到了一辆刚下人的私家车旁,拉开还没有来的及关上的车门,像发炮弹似的一屁股坐了进去。

    “诶你干啥呢?”司机喝问道:“赶紧给我下去,这是私家车知道吗?”说着就伸手推着王鹏下车。

    王鹏脱口哀求道:“诶诶大哥大哥,我这不是着急吗,放心我不是坏人,行行好帮我个忙,我给钱。”

    听到钱司机停止了动作,上下看看王鹏才问道:“你要去哪里?你给多少钱啊?”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不过我愿意给你500块,你看怎么样?”说着王鹏就从兜里掏出五张红钞,摆在司机的手中。

    反正也下班了,自己又一个人不用敢着回去,司机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合拢手掌,说道:“你连去哪里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开?”

    王鹏指着前方说道:“我的确不知道,不过我只需要跟着前面那辆不丢就行,就是前面红绿灯第二辆车。”

    司机伸着脖子瞅了瞅问道:“红色的那辆?”

    “对就那辆!”王鹏咬牙切齿地说道,眼中冒出火花,脸色都有些狰狞了。

    “媳妇被人撬了吧?!”司机很肯定地问道。

    额?王鹏一怔,扭头惊讶地看着司机,这人大概三十上下,按照王鹏在内心和自己对比的结果,长得是特别的普通,不过那双眼睛却很明亮。

    司机一笑说道:“别看着哥,哥们当年被人撬墙角的时候,也是你这么一副德行,行了我答应你了,给你打个六六折,望你此行能顺顺利利。”

    哦,原来是过来人呀,王鹏抱拳恭敬地喊了一声“前辈”

    在这不得不提一下,这大淞南城的私家车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晚高峰的时候,想要在这个时段玩跟踪的戏码,特别的考验一个人的人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