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到底谁的素质更低?
    周琳琳见过的市面,也是海了去啦。

    虽然副总如此张狂,可她一点都不惊讶,转手直接准确地塞到对方手中,说道:

    “既然如此,你可以先看看,有什么想法,直接在这里沟通,效率更高些,毕竟我们湛行和你们曾总都在这,可以直接请示。”

    她这话说得乱中带硬,是变相提醒对方,两边的头都在这,行为不要太过分。

    没能如愿以偿的亲近一小下,更加是激发了那副总的性情。

    对他来说,已经很久没人敢当面扫他意思了,吃惯了香甜可口的软面包,偶尔吃下麻辣小面,那情趣,啧啧,绝对能让人美到冒泡。

    就见他眯着小眼睛说道:“集团具体的事务,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老人来协助定夺的,周行该不会是想让双方的谈判,就这么黄了吧?”

    “再说,贷款的事情,也不是不能考虑,我想湛行肯定是不会拒绝,和我们展开合作的。”他继续说道。

    威胁的意思很明确,我是老人,有功之臣,如果我说个“不”字,那曾总也会多加考虑的。

    再说你的这位领导,就真的会因为这事,为你出面?看他那样,如果拿贷款做借口的话,只怕早就将你卖得个九霄云外。

    周琳琳蹙着眉,事情的确如对方说的,如果真能谈下全方位的合作,加上贷款的话,对湛行进军总行的帮助,那是极为有力度的。

    以他的为人,还真是难以想象,会不会为了她周琳琳,拒绝着到嘴的肥肉。

    至于会不会放贷,那可就是笑话了,以它集团的名声,以大家对它现金流的垂涎,少说轻轻松松30、50个亿都没有问题。

    副总知道周琳琳面色数变,明白她已经想清楚自己话中的意思,这才笑哈哈地说道:“周行,来,将你右手边的那份资料,也递给我看看。”

    他的意思,是要周琳琳通过再次递资料,来表示主动臣服之意,当然也是主动让他能够亲近。

    这种要求,无疑是极为侮辱人的,可是身边其他的什么主管也好,总监也罢,都在小声的坐着交流,根本不插嘴这边的事情。

    行里的员工呢,要不是噤若寒蝉,要不就是以亵渎的眼神看着,人却假装在为对方介绍着具体的事宜。

    小小的一间房,真是人生百态啊。

    孤立无援的周琳琳,思想做着斗争,想着抵抗,可是那样一来,估计前面所有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湛卫国绝对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以她的能力,即便是离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她担心,那样一来,湛卫国铁定会迁怒于王鹏,一个小实习面对市行一把手。

    即便有曾建的撑腰又如何,只要先搞定他的业务,再回过头来对付王鹏,没有人保护他的话,说什么都是白费,绝对只剩下碾压。

    她脸色苍白,咬着下嘴唇。

    犹豫了好久后,将心一横,拿起资料,就准备按照对方的要求,递过去给他。

    “大不了就被吃点豆腐,其他的,说什么也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周琳琳在心中告诫自己。

    看到周琳琳的选择,副总已经扬起了胜利的笑脸,可是人却反而往沙发后背上一靠,挪了挪空出一个很小的空位来,傲然地等待着,他可不会就想碰个小手之类。

    他要的是,周琳琳主动坐到自己的身边,让自己那双贱手,好好地上下满足一番。

    特别是现场有如此众多的人在,睁眼闭眼的,才更加能激发他心中对美好生活的激情。

    对,副总他最为渴望的就是激情,澎湃而又无法声张的异样激情。

    神女下凡,这才是最为强烈的药。

    副总挂着诡异地笑容,已然是缓缓地闭上了眼,他要用嗅觉来替代视觉,他要在脑海中勾勒出需要的一切。

    周琳琳拿着资料的手,忽然一轻,就见一个人影挡在了她身前。

    “王鹏!他总算来了。”她不用仔细看,都能轻松地认出来人。

    心中一轻,仿佛有了主心骨般,好笑吧,一个实习,居然能在此刻,成为她一任行长的主心骨。

    “周行您太辛苦了,先坐坐,资料我来帮您。”王鹏轻声耳语道。

    “嗯。”周琳琳还没抬起的身子,又重新拿地坐了回去,结结实实地坐了回去。

    副总那边,只觉得一个身子挤到了他的身边,贴得异常磁实。

    “嗯,看来挺会做的吗,不过怎么没有什么香味儿,难道说‘她’不喜欢用香水?不对呀,之前握手的时候还闻到来着。”副总想着,慢慢地睁开了眼。

    “呀~”他吓了一跳。

    就见一张男人的脸,杵在和自己不到1公分的距离前,正挤着笑容打量着自己。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坐在我这里?”副总厉声问道。

    王鹏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嬉皮笑脸着说道:“我是来给你送资料的啊!”

    “你来送什么资料?要送也是你们周行亲自来送,你快给我滚开。”副总绷着脸,驱赶着王鹏,太特么晦气了。

    “唷~就送个资料的,还讲究级别啊!那你根本就不应该来这,去咱们总行才对呀!”王鹏嘲讽道。

    一点也没有想挪窝的样子,反而还腰身用力的挤了挤。

    “你算是什么东西?小子别怪没警告你,再不滚开,劳资喊人了啊!”副总边说,边望望不远处,正陪着小心,和自己大老板谈笑风生的湛卫国。

    意思明显极了。

    就你们市行负责人,都小心翼翼地在伺候着咱们,你小子特么能算个什么屁?

    王鹏才不在乎呢。

    也如同对方看看窗边,不过他看得是曾建。

    接着轻蔑地说道:“我好怕怕啊,你喊吧,我可告诉你,今天你就算是喊破喉咙,都不可能如愿。”

    副总这下子可压不住心头火啦,“腾”地站起来,指着王鹏说道:“周行,这就是你们的员工?素质实在是太低下了,我建议你们立刻开除。”

    没等周琳琳出声,王鹏也说道:“周行,这都是些什么客户,素质太差,根本就不值得我们费心接待,还有,我希望您立刻向对方企业反应,建议开除这样的员工,并且永不录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