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再见晋老【第三更】
    小伙子叫李杰,高中毕业后,跟着父母在自己药店干活维生,现在父母去进货了,所以店里只有他一个人在。

    “这么说来,我还来对了咯。”王鹏放下李杰为他沏的茶,说道。

    原来在交谈中得知,李杰家的这间药铺,就是以中草药为主的,不像其他的药房、药铺,主打的全是些西药和中成药。

    “鹏哥,你要是找中药药材,那铁定是没错,我这里的品种,不敢说是整个淞南城里最齐全的,也差不了多少!”

    李杰带着骄傲说道。

    他母亲就是学中医的,而且下岗之前还在一个大厂医务室工作,所以积累了一些中草药的门路,这才开了这间药铺。

    不过因为是主营中药,所以生意一直都不温不火,要不是品种全,附近很多同行会过来调货什么的,只怕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你们为什么不增加些西药类呢?”王鹏好奇地问道。

    “我妈说了,我们中医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她想要做个榜样,推动中医,让中医在我们国家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来。”李杰说道。

    王鹏点点脑袋,没有出声,实际上,中医早就因为各种原因开始没落,要不是后世那惊天的方子出现,只怕振兴中医也只能是个笑谈,不过还好。

    “那我想要买些药材,你看看能不能抓得全?”

    王鹏拿出一张纸,上面都是写着密密麻麻的各式草药名,还标注了年份。

    “鹏哥放心,只要不是罕见的类型,我这里都能直接给你配齐。”接过来,李杰自信地讲着。

    “呀,这么大的数量啊,鹏哥你先坐坐,我先清点一下。”

    李杰仔细看看,才发现,自己大包大揽得太快,王鹏那张纸上的东西,的确是不罕见,可是份量却是十足,而且还有好些特别精贵的药材,不是那么容易,说有就能有的。

    其实原来没那么多种类和份量,之所以如此,全都是王鹏用来掩人耳目的。

    就拿精贵的药材来说,他给出的是实际份量的十倍,而且还额外加了好多,如果有心人想尝试仿制的话,估计是要倾家荡产吃尽苦头了。

    “没事,你慢慢来,不着急!”王鹏很善解人意地笑笑。

    过了有大半个小时,李杰才从药仓里钻出来,带着歉意地说道:“鹏哥,我这里的也不全,不过主要是数量不够,一般没有人会用到这么多的份量。”

    “那齐了多少,又差多少?”王鹏放下杯子问道。

    李杰脸上羞愧的一红,吱唔着说道:“有两味太稀缺我们这也没有外,就只有广陈皮没货了,其它的有,37味都差了。”

    “那就只有9味备齐的啊!”王鹏很快就心算出结果来。

    什么叫太稀缺,就是有钱也不定买到的货,没有,王鹏心里也是有准备,可是,“就连广陈皮也没有吗?只不过20年而已。”王鹏问道。

    “真的是没有,鹏哥你不知道,广陈皮和陈皮的药性差不多,加上还要从南边进货过来,所以价钱会贵上很多,一般就没人专门准备了。”李杰闻言解释道。

    “不过鹏哥你放心,其它的都没有问题,回头我就能补全了。”

    王鹏皱皱眉头:“要等多久?”

    “我现在下单的话,差不多三到四个小时,实在是份量太大,估计一个供货商都不定拿得全啊!”李杰说道。

    三四个小时?王鹏考虑了一下,说道:“那这样,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先将钱给到你,你直接帮我备好货,我回来再提,你看怎么样?”

    “可以可以!”一听生意还可以继续做下去,李杰忙不迭地点着脑袋,答应下来。

    最后双方将账目一算,王鹏一共给了8.5万,多出的600多元,算做了李杰的辛苦费。

    “行啦,有问题打我电话,我应该中午左右会过来拿!”王鹏临出门前交待了一句。

    他决定赶过去晋家药铺一趟,一来是进些广陈皮,看来估计也就那家有了。

    二来是看看缺的两味药材,那边有没有存货。

    他原先有点不想和对方再扯上关系,毕竟人家可能是,能医治偏瘫那方子得真正主人,他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

    可是想想缺少的那两味,全部是其它方面的,想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透过这,窥视到整张方子,以及其用途,王鹏也就放心下来。

    开着蓝色的宝马,王鹏就过去了,手机还在充电中,他也就懒得带了。

    “晋老板您好,还记得我不,我又过来看你了。”王鹏笑笑地和药铺老板,那位晋悠悠的爷爷问着好。

    晋老正在门口得躺椅上晒太阳,抬起头一瞧:“哦,是你啊,怎么样那广陈皮管用吗?”

    看来晋老是真的记得自己,不然也不会说出广陈皮这个名字,不过也变相证明,人家可是很想和自己好好“交流”的。

    “管用吧,我听说病人已经有了反应,手脚都开始有了知觉!”王鹏老实地回答。

    这些都是昨晚,钟家村和自己聊天的时候,给自己说到的。

    “是吗?”晋老反而是满脸吃惊,多大年纪了,就一把从躺椅上起来,抓住王鹏的手就往药铺里拽,边说道:“来来,给我具体的讲一讲。”

    王鹏哭笑不得,小声喊道:“晋老板,晋老板,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啊,你问我也没有。”

    “诶诶,晋老板,您还是给我抓几味药吧,我还等着急用呢!”

    王鹏被晋老一下子压在一把椅子上,又拿过一个茶壶,给他倒好水放在手边,说道:“现在说吧!”

    那气势完全不容王鹏质疑。

    唉,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说没效果呢,完全是给自己添麻烦。

    没办法的王鹏只好开口:“那天晚上,将煎熬好的药,合着稀粥一起喂下去了,然后每天是喝两次,就这样,此时此刻的情况我还清楚,刚才说的反应,都是昨天的事情。”

    “三十年的广陈皮真的就有效果了?不对啊,我以前也试着用过,没有这么强烈啊?”晋老捏着自己的胡须,在认真听完王鹏讲得后,就一直围着王鹏跺脚转圈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