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齐海富到底想要什么?
    长叹一声,王鹏无奈地说道:“好,你怎么说都对,随便你怎么想啦,我是不管了!”说完,王鹏向门外走去。

    “啊~疼啊~”

    带上门的时候,王鹏听到,赵老先生忽然又叫了起来。

    “不好!”

    因为正好开门的原因,赵老先生痛苦的叫声,传到了外面,惊动了曾建他们几人,连忙反身回去房间。

    “住手,你们这是在对病人做什么?”

    门再次被带上的时候,王鹏隐约听到施老教授的怒吼声。

    不过一切都不关他事了。

    “啪”的点上一支烟。

    没人打扰的王鹏,倚在二楼的栏杆上,静静地吸了起来。

    一时间,王鹏被青烟笼罩。

    “能找个烟灰缸,或者是一次用的纸杯来吗?”王鹏问道几步之遥的守卫。

    守卫看了他一眼,然后其中一人离开,拿了个装有小半杯水的纸杯,给到王鹏,不过说来也奇怪,守卫竟然完全不制止,他这种吸烟的行为。

    从所处的地方看下去,楼下依然是人影晃动,看来下面的那群人,心还挺坚定的。

    就不知道,当他们得知,想要拜见的对象忽然发病,会是什么情况,想来不管作何感想,一定都会表现得很焦急吧,面子上总是得要过得去才行。

    “王先生!”

    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忽然在王鹏的身边响起。

    转身回头一看,竟然是齐家父子,此刻正站在王鹏身边,齐海富仍旧是满脸诚恳的笑意,阿正抿着嘴,仍旧是火辣仇恨的目光。

    “哦,是齐......先生啊!”

    王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喊叔叔、伯伯?他和对方又没什么关系,也犯不着如此攀关系。

    “鄙人齐海富,想必王先生应该已经知道!”齐海富不以为意地笑着。

    “你们这是要离开了吗?”王鹏随口问道,人家都到眼前了,还打了这招呼,怎么也要应两声,客气一下吧!

    点点脑袋,齐海富说道:“对,时间太晚,我年纪也大了,需要早点休息。”

    王鹏刚准备说句晚安之类的话,对方却是话风一转,说道:“王先生,还请您务必记得,咱们之前说的,帮我掌眼的约定。”

    王鹏一笑,说道:“能有钱拿,我自然是记得!不过请我的话,必须要先预付款哦!”

    纵然已经没啥事了,可王鹏依然牢牢记着自己的人设,傲慢、略带冲动、喜欢钱,他相信,这样的人设,在别人眼里是无害的。

    齐海富根本不犹豫,直接回答道:“那是,那是,以王先生的水平,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大师,能请动您就是福分,预付款到时候您说了算。”

    接着,齐海富话风,再次一转,带着感慨和惊讶的语气,又说道:

    “想不到,今天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好在最后,有王先生神奇的汤药出手,老赵是转危为安,化险为夷啊!”

    这话说得,让王鹏心中一动。

    看来,赵老先生还是服下了镇痛汤,而且想必效果十分惊人,这才让齐海富到现在提及,还是一样会动容。

    “呵呵,能有效果自然是好!”王鹏打着哈哈。

    齐海富话风又是一变,说道:“对了,我听犬子说,今天王先生和他见过,还发生了一些误会?”

    “啊,是见过,算是误会吧!不过齐公子可是好人啊!”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飘忽呢,有些疑惑的王鹏,只好再次打着哈哈,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提起这事。

    王鹏这话说得太欠,就连久历人事的齐海富,都不由嘴角抽动了一下。

    不过......

    “逆子,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冲撞了王先生,还不快向王先生赔礼道歉?”齐海富忽然很严厉地对阿正说道,脸色似乎极为愤怒。

    阿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指着王鹏,惊讶地对齐海富说道:“我?我给他赔礼,老爸,你是不是糊涂了,他讹了我那么多钱,我还得赔礼?”

    齐海富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冲着阿正的脑袋扇过去,边骂道:“逆子,王先生也是你能冲撞的?还敢嘴硬,回头没收你的一切!”

    没收一切,这一条对于啃老二代来说,是最大的杀手锏,阿正立刻服软:“你打什么人啊,道歉就道歉呗!”

    “还敢顶嘴,还不道歉!”齐海富似乎气极,整个人都在起伏着。

    阿正只好对着王鹏说道:“那个,谁,今天是我不对,十分抱歉!”

    王鹏肩膀一耸,吐出一个烟圈,笑眯眯地说道:“我可不叫谁,还有,你刚才在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到,还有那态度,也不像是道歉的,反而像要咬我一口。”

    “我去!”阿正气得爆粗口。

    阿正就知道,王鹏还没开口,阿正看到他那笑容,心中就知道要坏事,没办法,中午时分,阿正就是在这个笑容下,吃了人生最大的一个亏。

    没听清楚,那你怎么知道,我喊得是“谁”!没听清楚,那你怎么知道我在道歉,还有,谁想着要咬你了,你脸皮那么厚,我根本就咬不动!

    王鹏要知道阿正想的,肯定还会问上一句,你为什么想咬我的脸?

    “不争气的混账东西,你是要当场气死我吗?”齐海富一脚踹向阿正。

    “老爸!”

    没有防备的阿正同学,边从地上爬起来,边委屈、哀怨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看样子,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齐海富胳膊肘要往外拐。

    边搀扶着阿正,王鹏边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反正也不可能诚心实意,立正站好地道歉,就不为难你了!”

    你到底想要闹哪样?

    立正?站好?诚心实意?

    你真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阿正脑子里,冒出一大堆的问好来!

    可王鹏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还特好心好意的,帮忙拍着阿正衣服上的灰。

    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逼阿正就范。

    王鹏其实是有意这么说的,齐海富的态度太怪异了。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贱即盗。

    这毫无瓜葛,甚至说因为阿正,理应结仇的齐海富,殷勤已经献过头,让王鹏心中异常地警觉。

    既然不知道,对方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那么就做个测试好了。

    这才是王鹏的真是目的,既然齐海富主动送上门来,他就顺便试探一下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