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做生意真累,要恐吓、威胁!
    四十五天一个疗程,按八个疗程算,打完九五折,也要一亿七千多万,还不能断根,的确是够贵的了。

    关键是,刚放话,说自己很有钱的机车青年男,此刻也是满脸的惊容,这么多钱,他可拿不出来,不然当时也不会羡慕,王鹏有一亿多的资产了。

    其实真实的情况,王鹏是不可能收得这么贵的。

    给到齐海富,那完全就是宰羊子,而赵老先生这样的大人物,他可不敢真的胡来,至于具体收多少,回头还得和曾建协商一下。

    “还有,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到目前为止,这个世界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我了,我也不是一定会愿意拿出来,主要还是看我的心情,你明白吗?”

    机车青年男瞬间黑脸,质疑地问道:“你威胁我?”

    “怎么可能,我只是描述一下事实而已!”王鹏轻飘飘地回答着。

    王鹏的确是故意威胁、恐吓着对方,他想借此,来提醒对方,他王鹏在这件事中的重要程度。

    这也因为是机车青年男,如果换成西装青年男,或者是赵老先生本人,王鹏绝对不会这么说。

    根据之前的事来推断,机车青年男在赵家的地位刚刚好。

    既属于核心圈,同时因为还无法做主任何事,话语权较轻,王鹏选择和他讲,既不会触怒到赵老先生,又能将话中的意思带到。

    当然啦,有些事情,王鹏是不会晓得的,所以他并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有些弄巧成拙的意思。

    “行啦,话我已经给曾叔叔带到,你可以回之前的房间休息、等候,那里已经安排了人伺候,我还有事,就不陪着你了!”

    机车青年男脸色变化一阵,然后对王鹏说完,就转身离开。

    “对了,今天还要多谢,你肯出手熬制汤药。”机车青年男留下这么一句后,已经拐弯不见了。

    有地方可以待,王鹏也懒得再留在走廊。

    回到最开始的那间房,门口的守卫并没有撤走,仍旧在那站立,而房间里,已经多出一位中年女子,正在那擦拭着家具。

    王鹏没有理睬对方,径直地做到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他在心底琢磨着今晚的所见所闻。

    赵老先生无疑是个大人物,这已经不必要再去证明什么了。

    他的两位公子,则是性格迥异,一个沉稳,办事得体,一个跳脱,典型的二代。

    不过他们还挺有默契的,在曾建的动员下,来了个配合,让王鹏将药汤熬制好后,送给赵老先生服用。

    接下来,就是文朗了,摆明和曾建的确是死对头,凡是曾建要做的,他就尽力拆台不说,还想趁机捞到好处。

    不过这样的人,个性摆在了明处,倒也还好办,最主要的就是那齐家父子。

    如果换做是王鹏,绝对无法自如,甚至于有些讨好的,面对赢走自己二十亿左右财产的家伙。

    对方所图甚大,不过好在摸清了对方的目的。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贪图那治疗、滋补肾的汤药,结果到最后,王鹏才明白过来,对方就是为了地中海贫血。

    也不知道那药,齐海富是给谁用的,不过如此肯下血本,想来必定是极为亲近的身边人。

    还有一位施老教授,说起来,是哈佛医学的终身教授,可是王鹏就没什么感觉了。

    毕竟和哈佛药学齐名的学校,也不是没有,施老教授只能说是顶尖的那一撮人,但和王鹏没什么交集可言。

    正想着的时候,王鹏听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睁开眼一看,正是曾建大步走了进来。

    “小王,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曾建笑着说道,言语中的确带有歉然。

    “没事,赵老先生现在如何?”

    王鹏问道,他刚才有听到急救车的声音,不过没想到,曾建竟然没有跟着过去。

    曾建说道:“赵老哥啊,刚才已经送去医院了,他现在除了还有些头晕,其它的都趋于稳定,不过他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会耽误到你的休息,就让我先安排送你回家。”

    曾建的话虽然简单,王鹏心头却是一动,赵老先生能指挥曾建,而曾建也能在赵家主事人不在的时候,安排和调动人手。

    不管这个程度如何,起码说明曾建和对方的关系,并不如看到的那么疏远。

    “那就麻烦曾叔叔了!”王鹏客气地说着。

    然后他拿出一直随身带着的包,向曾建说道:

    “对了,这里有我专门根据尿毒症,重新调整过药量的药汤,原本是想请您,做为试用品给到赵老先生的,不过没来得急!”

    曾建闻言,眉头轻轻一挑,问道:“重新调整的专用药吗,那太好了,你有多少份,都先给我,回头我给你结账!”

    “结啥账啊,曾叔叔,以咱们的关系,就不要谈这些了吧,关键是能管用,才是最主要的。”

    王鹏边说着,边从包里,拿出三个红色保温杯来,摆在茶几上。

    然后又拿出一个紫色的,对曾建说道:“这个也是我准备的,是一份镇痛汤,您看有没有需要留下。”

    “留下吧,你的这镇痛汤啊,今天可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建说的有些唏嘘。

    他这位亲身经历者,都没有想到,王鹏的镇痛汤竟然如此有效,如此神奇。

    当镇痛汤送进赵老先生的嘴里后,也就差不多十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半分钟后,赵老先生脸色就已经基本缓和下去,两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能正常的开口说话。

    那个时候,施老教授,还没有冲破,由西装青年男和胡教授,联合组成的防线呢。

    西装青年男之所以,会同意服用汤药,就是因为,在京城的时候,是他亲手安排的试药,对曾建提供过去的汤药,会有什么疗效,他是清楚明白的。

    不然一份不知根底得汤药,想给赵老先生服下,别说配合的问题了,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

    吩咐一旁的中年女子,将四个保温瓶收好后,曾建带着王鹏出去,走的是来时的路线,两人的出现,引得仍旧逗留在一楼的人,是不停地纷纷张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