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赵东化的理想?
    可赵东化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说着:

    “之前没心思没关系,只要从现在开始有,那事情一定是大有可为,王鹏,想到就做,方为我青年一代,我相信,百年之后,你我都将被历史所铭记。”

    “其实真做到之前说到的那些,咱们的中医学,又何至于会被人误解,就好像长期说的,肝和眼睛的关系,西医看来不可理喻,可是如果肝脏真有事,眼睛是的确可以反映出来的。”

    “就像是黄疸,西医自认为是血清胆红素超出标准,而坚决不承认和肝有直接的联系,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很多,可是西医对中医的结论,一向是忽略不计。”

    “王鹏,我承认,我恨啊,恨咱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中医,不被外人所承认,更加恨,咱们自己也随波逐流,不愿意付出。”

    说道激动处,赵东化直接喊着王鹏的名字,而不再是王先生。

    赵东化的话里,甚至有些在蛊惑王鹏了,王鹏必须要承认,这赵东化如果投身直销界,一定能成长为扛把子的人。

    不过对“想到就做”这点,王鹏就有些鄙夷了,又不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说开干就开干啊,不要事先准备啊!

    而且王鹏觉得,这个赵东化,实在是有些交浅言深了。

    也许是看出了王鹏的想法,也许是赵东化一个人在乐呵,就听他还在说着:

    “王先生,其实东化在医疗界,也有些门路,不说能得到强力的支持,但是推动这件事情,还是可以的。”

    “咱们也不求,步伐迈得太快,只要能一点一滴,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地做起,有了筚路蓝缕的艰辛,才会有满心喜悦的收获。”

    等赵东化说完,王鹏问道:“我就不明白,以你的家势,如果真想要干点什么,随便就能很成功,为什么一定要盯着这个旷世大工程不放呢?”

    “因为我必须,要为国家做点什么,也要为我赵家留下荣耀,我意已决,如果王先生不愿意,东化我也不勉强。”

    哪个要你勉强了,这个赵东化,说是不勉强王鹏,可是说着的时候,一直盯着王鹏看着,那勉强的意思,完全就溢于言表。

    “行啦,我是真的被你打动了,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也没有太多的精力,更加没有太多的钱或者资源,能花在这个上面,所以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被赵东化嘴皮子打败的王鹏,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不得不说,赵东化自有一番,忧国忧民的风采。

    “王先生,你也知道,真要实现这一切,开创中西医合作的盛世,消耗是相当巨大的,要完全不计较地投入人力、物力、财力,而这些转换下来,都是要巨量资金的。”

    赵东化盯着王鹏的眼睛,说的极为诚恳的样子,这道理王鹏肯定明白,可是王鹏想不通,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王鹏问道:“所以呢?”

    “所以还请王先生帮忙!”赵东化一字一句地说道。

    “帮忙?我能帮到你什么?我又能怎么帮?”王鹏边问,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来。

    赵东化一笑,脸上带着点腼腆的意味,说道:

    “王先生手中,不是有好几个药方子吗,东化不才,愿意替先生出力,将药方推向市场,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先生的药方,一定会被市场认可。”

    赵东化说着,手还挥舞着拳头。

    听到这里,挂在王鹏脸上的笑意,开始有些淡了,心中鄙夷着:说的还真是好听,帮我出力,那你要不要帮我连钱都拿了?

    现在他终于明白,对方的目的,就是盯上了自己手上的药方子,没办法啊,王鹏的方子太神奇了,任你如何否认,都能用实际来否决一切的怀疑。

    还有,这赵东化哪里是腼腆,分明就是图穷时的激动,造成身体肾上腺素释放,从而导致脸部血管膨胀,加快了脸部血液流动和氧气输送,才会有些脸红的。

    关键是,王鹏还听出来,赵东化的话里行间,隐藏着很多大坑。

    什么叫需要运作,市场才会接受和认可?

    就王鹏那些方子的药效,随便来个真实的测试,都能很轻松的得到各界的认可,赵东化说的,好像必须要经过他,千辛万苦的运作,才能被勉强接受一样。

    绝对是,有着趁机捞功劳,好在利益分配时,占去大部分好处。

    还有那一段时间是多长?市场到怎样的程度,才算是被认可?

    这些都根本就无法界定,只要是你赵东化,一天不承认被市场接受,那运作是不是就一直都没完,是不是他王鹏,就一天都拿不到任何好处!

    这赵东化还真是,给王鹏挖了满满的坑啊!

    所以王鹏堆起笑容,直接拒绝道:

    “实在是抱歉,现有的这些方子,包括昨晚的镇痛汤,还有要给赵老先生治疗尿毒症的汤药,都已经和人谈好了合作,协议也签好了,如果毁约,那损失我是压根无法承受的。”

    都不等赵东化问,王鹏就摊着双手,很无奈地说道:

    “按照协议的规定,我要按照五十倍计算,赔偿大概三百五十亿现金,而且还得放弃,每年十亿左右的年终奖励,以及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分红。”

    这话直接让赵东化,接下来要说的话胎死腹中。

    就在这时,王鹏又说道:“哦,对了哈,这还只是一种方子的代价,我一共提供了两种,所以必须要翻倍计算。”

    七百个亿,加上每年二十个亿,不算长了就十年吧,也是两百亿,再加上那百分之五十的分红。

    别说他赵东化根本就出不起,哪怕是他能说服父亲,倾整个赵家的资金,估计也难付得起这翘墙角的代价。

    而且要翘墙角,代价起码也得高出老大一截,才有可能成功吧!

    可以说,那是一笔,令人望而止步到绝望的金额。

    玛德,晚了一步,赵东化有些沮丧地想着。

    看来,只能是出狠招,想些办法,让王鹏先将方子透露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