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突遇天气变化
    萧鹏整整准备了四天时间,才做好出海准备。

    这几天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陪孩子们玩上了,教给孩子们冲浪,驾驶摩托艇。想想自己也真是不负责,好不容易孩子放假了,自己却要去北极一圈。等到回来,那起码要到秋天了。

    幸好几个孩子倒也懂事,可就算这样,站在码头上给萧鹏送行的时候,也是一个个哭的跟泪人似的。

    萧鹏跟孩子们挨个拥抱告别:“爸,妈,孩子们就辛苦你俩了。”

    陈爱芬没好气的说道:“你现在又不差钱,去遭那个罪干什么?北极啊,那是人呆的地方么?咱现在又不是没赚钱的办法,何必去那么远?就算咱们渔场不大量出鱼,现在我们这少量出售的鱼也够这么多人养家糊口了,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

    萧鹏笑道:“妈,我总不能一辈子就在渔场不出去了吧?去各个海域溜达一圈,长长见识也好啊。”

    陈爱芬叹口气:“可是这也太危险了。儿子,我可不是要拖你后腿,我只是担心你。”

    萧鹏道:“妈,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活蹦乱跳的回来。”

    陈爱芬道:“好吧,儿行千里母担忧,一定随时跟家里保持联系。”

    萧鹏笑嘻嘻的说道:“放心好了,这次跟上次回来不一样,这次船上安装了卫星电话,随时可以联系的上。”

    陈爱芬道:“那就好。”

    “爸,你和我妈在家里,岛上有什么事交给老钱和钱嫂做就行了。渔场的事情有潘佩宇和王龙,你就放心好了。”萧鹏对萧建军道。

    “你小子放心好了,你走时千里岩啥样,回来时就啥样!”萧建军道。

    萧鹏撇撇嘴:“但愿吧!你们可是有黑历史的!”

    “我抽你小子!”萧建军作势要打萧鹏!

    萧鹏把自己手机给萧建军:“爸,我这段时间在海上没有信号,有谁找我就让他打我卫星电话。”

    萧建军接过电话:“行,我都知道了。快走吧。”说完后停顿了一下“路上小心点!”

    萧鹏点点头,转身上了弗拉基米尔号:“出发!”

    驾船的是牛二。没想到牛二原来当兵时竟然是舰艇二副,这下可算解脱萧鹏和杨猛了,终于有个可以替班的驾船的了。反正海警船已经交给尹崇德监管了,只要棒子和华夏方签订好协议就可以拿回去了。牛二也没事,跟着自己船继续当二副吧。

    所谓二副,在船上的职位仅次于船长和大副。他的主要职责就是主管驾驶设备。

    萧鹏在甲板上挂了一块帆布遮阳,自己则躺在吊床上吹着海风舒舒服的,这次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通过倭国海,鄂霍茨克海,白令海,穿越白令海峡,沿着俄国海岸外公海,一路直达挪威。

    弗拉基米尔号先是南下,绕过整容国,到达倭国海。话说倭国海的污染真是严重,萧鹏在这里航行了两天,竟然没看到值得捕捞的大型鱼群,萧鹏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捞了一网黄线狭鳕。权当给船上的人们打打牙祭了。

    黄线狭鳕是典型的小型鳕鱼,由于体积小,黄线狭鳕一般都是大型肉食鱼类肉食动物的食物。千里眼渔场里也有黄线狭鳕,萧鹏从不捕捞,而是作为其他鱼类食物的存在。不过黄线狭鳕的鱼籽确实是好东西,是可以做鱼子酱的鱼种之一。

    要说全世界最爱吃黄线狭鳕的民族,那只有一个:朝鲜族。不管是华夏的朝鲜族人,还是北整容国和南整容国人,都是最爱吃这种鱼的。在朝鲜族里,这种鱼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明太鱼。尤其是每到清明节这天,朝鲜族人家家户户都要吃黄线狭鳕。

    这也跟朝鲜族宗教有关,在古代朝鲜,人们认为奉献给神明的祭品必须全部可以入口,禁止扔掉任何部分。鱼类中,只有明太鱼符合条件。它的内脏、鱼籽可以做酱;鱼头经过酱油泡过异常鲜美;眼睛鱼皮适合下酒。朝鲜族著名的鱼皮包饭,就是把晾干的整张鱼皮包上特制的米做成;鱼鳍尾巴可以熬汤。古代的朝鲜人,能用明太鱼做成三十六道菜。

    但是恐怕只有朝鲜族人喜欢吃这种鱼,因为黄线狭鳕肉质较粗,而且还有一股草腥气,所以黄线狭鳕是世界各国的海鲜市场上,都是一种价格非常便宜的鱼。萧鹏也是因为实在无聊才捞了这么一网。

    不过吃了两顿也就吃够了,放在冷库里还占位置,萧鹏想了想,干脆让王琥带人拿出不少黄线狭鳕,把内脏掏掉后挂在船上晒干,制作‘干太’。黄线狭鳕在朝鲜族这边,新鲜的叫做‘生太’;冷冻的叫做‘冻太’,掏掉内脏晒干的就是‘干太’,而干太里最高级的,则是经过一个月昼夜反复晾晒制成的‘黄太’。

    干太那可是异常坚硬的,想吃‘干太’,需要找个铁锤子使劲敲,把‘干太’锤松了才能吃,不过因为这样很有嚼头,倒是一流的下酒菜。尤其是‘黄太’,色泽金黄,肉质有嚼头,所以是难得的下酒菜.

    萧鹏捕到的黄线狭鳕满满挂了一船,现在的弗拉基米尔号上到处都是鱼腥味。不过这对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来说都是毛毛雨啦,萧鹏躺在吊椅上啃着苹果,一点不介意这鱼腥味。但是也有人受不了这味道,比如说沃文。

    没错,沃文也死皮赖脸的跟着萧鹏出海了。非说自己要跟着开开眼界。一路上除了拍照发推特,到处游荡,看着什么都新奇。

    这时的沃文带这个口罩,坐到萧鹏身边:“狮虎,你们怎么能受得了这味道的?”

    萧鹏笑道:“所以我就说了,别跟着我们出海,我这可不是邮轮,跟着我们出海可是受罪的。”

    沃文摇头道:“狮虎,除了这该死的鱼腥味,我还真觉得这是一躺美妙的旅行。”

    萧鹏摇头道:“沃文,说实话,现在真不是出海的好时候,北半球的夏季海上天气变化太任性了。如果碰到热带气旋,咱们麻烦可就大了。”

    热带气旋,是发生在热带、亚热带地区海面上的气旋性环流。可以说是地球上破坏性最强的天气系统之一,如果小型热带气旋还好说,如果是强烈的热带气旋那就可怕了,不但会形成狂风巨浪,而且往往会伴随发生暴雨、海啸等。

    高强度的热带气旋,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呼。在西太平洋这边,叫做台风,在东太平洋和北大西洋那边,叫做飓风,而在南半球,叫做旋风。称呼不同,其实原理都是一样的,每年的七**月,都是热带气旋发生最频繁的时期。

    倭国海尽管算是一个近似封闭海。但是却是一个‘微型海洋’,几乎拥有所有的大洋水文特性,而且很多热带气旋,都会进入倭国海,每年到了夏季,这里的气候可是变化多端。平时潮汐极小,平均潮差不到半米,但是如果碰到热带气旋,那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沃文打开一瓶可乐灌入肚子:“狮虎,我可是幸运星,不可能运气那么差碰到热带气旋的。”

    沃文刚说完,杨猛就从驾驶舱走了出来:“萧鹏,刚才接到气象报道,倭国海上空气压突然下降的厉害。”

    萧鹏一听,从吊椅上跳了下来,指着沃文:“你这乌鸦嘴。还特么的幸运星!你是扫把星吧!”说完急匆匆跑到驾驶舱。

    牛二跟萧鹏打了个招呼,指着一旁的仪表盘说道:“老板,你看看对马海峡那边。”

    萧鹏一看气象变化图,思考了一会儿:“我们要调转航线了。原来计划去小樽市补给,现在如果过去,那是直接撞枪口上了,虽说现在看起来情况不知道如何,但是在海上天气变化多端,万一形成风暴了咱就哭了。这不值得咱们冒这么大的险,我们西去,找个港口避过风头再说。”

    杨猛皱眉,指着海图:“萧鹏,我们不是要走回头路吧?现在我们的位置西行的话,那可是到了北整容国了。能进去么?”

    沃文正在喝可乐,一听杨猛的话,直接呛了一口,咳嗽起来,“北整容国?你们说的是我知道的那个北整容国?”说这话时,一脸惊恐之色。

    这不怪沃文紧张,如果说全世界哪个国家最神秘?北整容国肯定能排第一。

    如果说世界上哪个国家最反星条国?北整容国肯定也排第一。

    有人说星条国恶魔化华夏恶魔的厉害,那他们一定是不知道星条国怎么妖魔化北整容国的。

    星条国人眼里的北整容国,那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国家,没有之一。

    经过他们国家媒体的恶意渲染,在他们老百姓眼里,北整容国都是天天抱着核弹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的疯子。。。。。。

    萧鹏看了沃文的表情,微微一笑:“别紧张,我们去的是新津市。在那里,咱们还是安全的。那里可以说是属于华夏的地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