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遇难船
    说沃文害怕北整容国,这也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1950年时,北方不宣而战进攻南方,最盛时占领了整个半岛90%的领土,整容国险被灭国。后来联合国介入,北方被十六国联军迎头臭揍一顿,北方又差点被灭,直至后来华夏参战,开始了著名的援北战争。这场战争持续了三年,在各自损失了大量的人员装备后,战争双方在1953年签订了停火协议,这才停止了这场浩劫。

    但是这场战争北方的经济几近崩溃,而且将华夏牵扯进来,将华夏捆绑进了北方的战车至今尚未脱离,时至今日,北方人民的生活条件依然十分艰苦。

    当然,朝鲜有些方面也是可圈可点的,比如全民基础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住房免费。这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不常见的。

    只能说各有各的优劣势。

    清津市,是北方咸镜北道的的首府。是临近倭国海的港湾城市,也是该国的第三大都市。

    所谓的咸镜北道的‘道’,是古代王朝时期划分的行政区域,一共有八道,到了今天,也是南北整容国的行政区划基础。现在的整容八道几道在北,几道在南,其中还有几道归双方共同拥有。

    不过咸镜道是完完全全的北方领土。

    萧鹏之所以说去清津市是安全的。原因很简单,新津市是整个北方唯一驻有外国领事馆的城市。

    华夏驻北方领事馆,就在清津市新岩洞的‘天马山饭店’里。

    这些还不是萧鹏说清津市安全的最主要原因。

    最主要原因是:清津港也在这里。

    清津港和罗津港,是北方最大的两个港口。华夏有罗津港1号码头清津港3号4号码头的使用权。华夏有了这里之后大幅降低了华夏东北三省各种资源运输至华夏东南地区的物流费用。同时也给北方带来了经济效益,这是一个两国双赢的合作。

    而这些港口倒也给了弗拉基米尔号提供了躲避风雨的避难所。

    事实证明,萧鹏的选择是正确的,弗拉基米尔号改变航线航行没多远,气候就开始变得恶劣起来!甲板上晒的那些黄线狭鳕还没全收回船舱,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海浪也越来越高,弗拉基米尔号在海浪中摇晃的厉害。

    沃文脸色苍白,这可是他第一次在海上遇到风浪:“狮虎,这么大的风浪,咱们的船没事吧?”

    萧鹏倒一脸轻松:“这还叫风浪啊?毛毛雨了,这样的风浪咱们船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去喝杯咖啡暖暖身子,照这样看,再过六七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新津港了。这样的小风浪还真奈何不了咱的船。”

    沃文听萧鹏这么说,心里才踏实了一点。杨猛在一旁嘲笑道:“让你老老实实在岛上带着你不听,非要来凑热闹,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沃文却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拼命拍照片,嘴里嘀咕道:“我要让我的球迷看看,让他们知道我是多么爷们,从今天开始请叫我硬汉‘沃文’。。。。。。”

    “吓得脸色惨白的硬汉。”杨猛补刀。

    沃文假装听不到,继续抱着手机发布推特。

    几个人在驾驶舱里说说笑笑,虽说外面下着暴雨,但是对于弗拉基米尔号来说,倒没什么危险。

    牛二已经去休息了,现在是杨猛在驾船:“萧鹏,我觉得咱们那次去乌国,还真不是白辛苦,这弗拉基米尔号还真不错。我觉得在这个大小吨位的船里,还真没有船能跟弗拉基米尔号比。”

    萧鹏笑道:“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咱这船是什么材质的。今后有机会一定去找他们再订购一艘去。”

    沃文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手里捧着几个密封咖啡杯:“狮虎,杨,喝杯咖啡吧。”

    “谢了。”两人接过咖啡,刚要开喝,沃文指着仪表盘一侧的红灯问道:“狮虎,那个一闪一闪的灯是干什么的?”

    萧鹏顺着沃文的手指看去,脸色严肃起来:“猛子,联系下,看看谁发的求救信号。”

    不过他的话也算是白说了,在杨猛看到那闪烁的红灯时,已经跑到驾驶台去操作设备寻找信号来源。

    看着沃文不解的表情,萧鹏解释道:“这是mayday,国际通用的无线电求救讯号。是指遇上了威胁生命的实时危险情况。你看它连续三闪,这就是mayday的呼叫方式,必须连续呼叫三次。发出这个信号,意思就是船只遇上了严重危难,威胁人命安全无法自救,需要立刻救援。”

    “求援信号不是sos么?”沃文问道。

    “sos是摩尔斯电码遇难信号,因为短长短的方式最容易辨识。从1906年至1992年一直是海上无线电的求救信号。不过现在已经被gmdss系统取代了。”萧鹏解释道。

    “gmdss”沃文不懂。

    “全球海上遇险及安全系统的缩写。是通过海事卫星通信系统、卫星搜救系统、地表通信系统、海上安全信息播发系统及陆上搜救通信系统构成。你看到的这个灯光,就是遇险报警。是gmdss系统发放的遇难报告。”萧鹏解释道。

    沃文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发到咱这里?”

    萧鹏苦笑道:“咱们运气好呗,这说明事故就在咱们附近,距离咱们这里不远。猛子,联系上遇难船没有?”

    杨猛摇摇头:“没有任何应答。但是求救信号发布的越来越密集了。”

    “操,这尼玛肯定是北方的船!”听了杨猛的话,萧鹏气的骂道。

    沃文不明白:“狮虎,你怎么能确定是北方的船呢?”

    萧鹏冷哼道:“北方一贯闭关锁国,想尽办法封锁一切对外联系方式,gmdss系统是包括通信系统的,北方的船只除了必须的涉外船只,这通信系统都是封闭的,所以我们才联系不上对方。”

    沃文倒脸色一喜:“狮虎,这是不是就说明我们可以不用救援了?”风浪这么大,他可是想早点上岸的。

    萧鹏瞪着沃文:“沃文,如果你还想叫我师傅的话,你就给我注意下你说的话!不管是什么时候,人命都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人,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有人在海上需要救援,你看到了就要伸出援手,哪怕他是你的敌人!这是渔民的原则!”

    沃文被萧鹏的语气吓坏了:“狮虎,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说的这些我知道的,那些整容国海警,还有之前的倭国捕鲸人,你不都救了么。我的意思是,我们怎么样才能找到这些落水者施以援手啊。现在又没法通信,不知道他们的位置不是?”

    萧鹏冷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也算你小子话来的快,下不为例。猛子,我去开9ghz雷达,你操纵好了船。”

    杨猛听后却道:“你来开船,我去吧。”说完也不等萧鹏回答,直接走出船舱,萧鹏赶紧扶住方向舵,拿起无线电喊道:“王琥,牛二,速度到驾驶舱,其余船员做好雨中工作的准备。”

    王琥和牛二很快的跑到驾驶舱,萧鹏看到他俩来了,喊道:“猛子在外面,给他做好安全保护。”王琥和牛二也没问怎么回事,直接准备好安全带和保护绳,迎着暴雨走出船舱,给杨猛送保护器械去了。

    “右舵三十方向。”驾驶舱内扬声器传来杨猛的喊声,萧鹏直接转舵。

    沃文谄笑着给萧鹏递过咖啡杯:“狮虎,喝咖啡,你就别生气了行不?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萧鹏嗯了一声,喝了口热咖啡,但是眼睛一直在一转不转的盯着海平线方向。

    “狮虎,你们怎么知道遇难船在哪里呢?”沃文再一次问出自己的疑问。

    萧鹏解释说道:“gmdss系统里是有定位信号的。遇难船只和它的幸存者用9ghz的搜救雷达应答器发出幸存者信号。咱们船使用9ghz雷达搜寻应答器信号,这样就能找到遇难船只和幸存者的位置。”

    说到这里,萧鹏指了指头顶:“咱们船的9ghz雷达在驾驶舱顶,原来觉得那玩意就是个摆设,谁尼玛以为自己真能用得上那玩意?这下好了,猛子去外面淋雨去吧。”

    “前方左舵十五八海里处!”猛子的声音又传来了。

    萧鹏赶紧盯着窗外看:“八海里?但愿他们能坚持到咱们赶过去吧!这尼玛这么大的风浪怎么能看清!一会儿救援的时候肯定还会很麻烦!”

    现在海上的浪起码能有三米多高,虽说对弗拉基米尔号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小浪花,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遇难,那可是充满危险的。

    猛子在外面不断的指引调整航线,半个多小时后,弗拉基米尔号终于接近了遇难船只的遇难位置。

    “狮虎!那边!”沃文指着船只右前方的方向。

    萧鹏定睛一看,果然,那边海面上有个黑影,萧鹏赶紧把船向黑影方向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