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去特么的延绳钓
    小丘听得满脸呆滞:“他们这是虚假营销,没人管管他们?”

    萧鹏耸耸肩:“你没听过‘民不告官不究’这句话么?有谁有那闲心去告他们?现在华夏人又有钱,吃了这鱼就算是知道已经上当了,有谁会愿意承认自己是傻瓜?又有多少人会那么较真?”

    小丘想了一会儿:“老板,如果这个鱼现在炒作的这么值钱,我们回国卖这鱼就能发财啊。”

    “呸!你小子再说一句类似的话我真的收拾你!我们是最好的渔夫,最好的商人!这样坑咱们华夏老百姓的事情我们不能做!”萧鹏怒视小丘。

    小丘挠挠头:“那为什么你还卖给倭国人呢?”

    “废话,我只是说不坑华夏老百姓,我可没说不坑倭国人,这不是一会儿事好么?”萧鹏振振有理。

    小丘听了小声嘀咕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坑人么。。。。。。”

    “我揍你小子!”

    这金眼鲷萧鹏是真没兴趣。

    尽管小丘做的挺有卖相,但是萧鹏还是提不起食欲,想了想,萧鹏干脆去冰柜里,挑一条别的鱼吃。

    结果刚打开冰柜,就看到一条‘海狐狸’在冰柜里。萧鹏指着小丘笑骂道:“你小子挺有眼光啊,还藏存货呢?”

    小丘也楞了:“老板,什么意思?这玩意好吃么?我看这鱼花花绿绿的样子,可真不敢吃,就是觉得好看,才放冰柜里的。”

    “好看?你特么的什么审美观啊。”萧鹏一边吐槽,一边把‘海狐狸’拿了出来:“今天就吃它了!小丘,来,看老板给你露两手!”说完系好围裙,走进厨房,料理起‘海狐狸’起来。

    ‘海狐狸’可不像海狗海豹海象那样是海兽,而是地地道道的鱼,之所以叫它‘海狐狸’,是因为它是一种很狡猾的鱼。

    所谓‘海狐狸’,其实就是鲯鳅。因为形状像大砍刀,尤其是雄性鲯鳅,头顶更是直接隆起,像个老寿星脑袋一般,所以华夏这边俗称它为鬼头刀。

    这鱼应该也是最好分辨雌雄的鱼类之一了:雄鱼头部隆起,背部为绿色,腹部则为金黄色,身上还有很多蓝色斑点,而雌鱼大多为鲜亮的蓝色,体侧是一道一道的条纹。

    这样看来鲯鳅确实挺好看,尤其是颜色极为美观。

    但是如果鲯鳅死的时间长了,身上的颜色就会变成一片灰白。这是因为鲯鳅的体色并不是它们体表的色素细胞,而是鱼鳞可以反射光线。鲯鳅死后,它的鳞片不受控制,就显漏出原先的银灰体色。

    鲯鳅被誉为‘海狐狸’不是没有原因的。

    鲯鳅也是一种极为凶猛的海鱼,最大可以长到两米长,然后最喜欢的是成群的在晴朗的天气下在清洁透彻的海水表层巡游,因为它们鲜艳的颜色很容易暴露自己,就算鲯鳅是一种游速非常快的鱼,那也属于给自己增加捕猎难度。所以鲯鳅学会了独特的捕猎习惯:他们会躲藏在浮游物下伺机捕猎,比如大片的马尾藻,甚至在船只下面。

    恩,这倒大大减轻了渔民捕捞它们的难度,所以鲯鳅倒是一种很容易上钩的海钓鱼,有经验的渔夫甚至可以用鱼叉直接捕到。像电影里就有徒手捕鲯鳅的桥段。

    所以,尽管鲯鳅自己捕猎的时候有‘海狐狸’之称,被人类捕捉的时候就成了‘海中二哈’了。

    这条鲯鳅不算大,只有大约一米长,鲯鳅尽管最大能长到两米长,但是其实体长二十多公分的时候,就发育完成可以繁殖后代了。

    萧鹏给鲯鳅化冻之后,拿出一块牛肉,让小丘帮着自己剁碎,又让小丘帮忙和面。

    小丘不知道萧鹏要做什么,但是还是照做了。

    只见萧鹏先是切了一块块的鱼排,直接做了一个煎鱼排。再用鸡蛋面粉调成糊,包裹着鱼排过油炸,又做了一道香炸鲯鳅。

    做好香炸鲯鳅后,萧鹏又把剩下的鲯鳅鱼肉也切成馅,和牛肉馅混合在一起,在里面加上肉冻,做成馅饼,直接放煎锅里煎了起来。

    闻着煎锅里传来的香气,杨猛口水都要下来了:“这叫什么?炸肉饼?”

    萧鹏认真的看着火候:“这叫酱爆鲯鳅牛肉馅饼。怎么样?闻起来还不错?”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厨艺,我这话是替你旁边的那个傻小子问的。”杨猛指着萧鹏身旁的小丘。

    萧鹏一看小丘,差点笑出来。只见小丘眼睛随着萧鹏的铲子翻动而转动,嘴里的口水已经快流到下巴上了。

    “喂,有点出息好不。好歹你也是个厨子,怎么好像八百年没吃过饭似的?”萧鹏看着小丘这样子也哭笑不得。

    小丘擦了擦口水:“老板,这可真不怪我,这味道太好了啊。牛肉的香气和鲯鳅的鲜味一起飘出来,神仙也挡不住啊。”

    萧鹏把已经炸好的鲯鳅牛肉馅饼装盘后继续炸了起来:“行,那一会儿你多吃两个。”

    谁知小丘却道:“老板,你确定一会儿我能吃的上么?”

    萧鹏不解,回头一看,好嘛,这做出来的馅饼已经让杨猛消灭了一个干净,现在正在吃煎鱼排呢。看到萧鹏两人看自己,杨猛还摆了摆手:“你们俩聊你们的,我吃我的。恩,古人说食不言寝不语果然没错,有那时间废话,还真不如多吃两口。”

    “这。。。。。”萧鹏也傻眼了,感情自己做的还没有杨猛吃得快!

    海狐狸碰到馋狐狸。。。。。。

    海狐狸完败!

    。。。。。。

    “老板,这已经是碰到的第几个鱼群了?为什么不下网啊,在跑下去,明天我们就能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了。”牛二看着探鱼器的屏幕抱怨道,这连续三天的航行,沿途发现几个鱼群,却都让萧鹏无视了,难免他会抱怨。

    萧鹏却躺在躺椅上叼着跟烟眼也不睁:“这是鰤鱼群,夏季的鰤鱼刚度过繁殖期,全身脂肪耗尽,一点也不好吃,所以价格便宜还不好卖,费那事打捞它干什么?”

    牛二一听:“老板,你怎么知道那是鰤鱼群呢?”

    萧鹏倒被问住了,总不能说自己意念分身去看着吧?萧鹏撇撇嘴:“你如果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就是船长了。”

    牛二再一根筋也听出来萧鹏话里有话,赶紧闭上嘴了。萧鹏是老板,犯得着跟你解释么?你非要当十万个为什么,这不是讨人嫌么?

    “我们现在到哪里了?”萧鹏问道。

    牛二看了下海图:“刚穿越千岛群岛进入北太平洋,接近北库里尔斯克,沿海岸北上,一天航程能到达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

    “终于到堪察加了。”萧鹏想了想:“放缓前进速度,继续沿规定航线走。”

    说完萧鹏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走出驾驶舱,来到甲板上。杨猛正叼着个烟斗看着一群船员做俯卧撑呢。看到萧鹏出来,众人纷纷停下跟他打招呼。

    “你们好闲啊。”萧鹏笑道。

    王琥刚从地上爬起来,听到萧鹏这么说,赶紧说道:“老板,我们已经把卫生打扫好了,可真不是偷懒。”

    萧鹏笑了:“紧张什么,在海上这么无聊,找点事情做也好。你们娱乐你们的。我溜达溜达。”

    众人听萧鹏这么说,才四下散去,杨猛看着萧鹏:“我看这架势,咱们是要直接开去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么?不整点什么鱼获?”

    萧鹏苦笑道:“我特么的都后悔了,应该开延绳钓船,不该开拖网渔船来。这里的作业方式,还是适合延绳钓。”

    没收佐藤家族的那艘延绳钓船,可一直停在千里岩码头,萧鹏嫌延绳钓费时间,不喜欢用它。结果到了远洋一看,终于理解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延绳钓是分布面最广,数量和产量最高的捕鱼方式了。原因很简单,两者比较起来,延绳钓就像是钓鱼,把船开到渔场后布置好延绳钓局,睡一觉等着收鱼就行了。如果找到合适的渔场,那肯定收获不错的。

    拖网渔船呢,拖到鱼群就发财,拖不到鱼群就空手而归,网上几尾运气不好的鱼。就是这么两个极端。就算能发现鱼群,你不知道海底洋流的情况,很容易就会和鱼群错过。你要算好洋流流向,鱼群前进方向之后,才有可能喜获丰收,不然很可能眼瞅着大鱼群而不可得。这一路上看到的鱼群,几乎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无法下网:等到拖网下好,鱼群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杨猛知道萧鹏这么说是为什么,也叹了口气:“你说如果咱们能控制水下洋流就好了,支上拖网,等着鱼群撞进来。那特么的就爽了。”

    “恩?”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萧鹏就差从原地蹦起来了:“我特么的怎么没想到?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猛子,我特么的爱死你了!”说完急匆匆的跑回驾驶舱,留着杨猛站在原地发呆。

    半晌后,杨猛才回过神来:“老子特么的是直的!你瞎爱个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