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玩体育的
    弗拉基米尔号刚刚停靠到码头,萧鹏就看到神奇的一幕:一群熊国年轻人穿着运动装蹲在地上嗑瓜子,身前还摆着几瓶啤酒,真是优哉游哉。

    怎么跟华夏街头的二流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萧鹏刚走出驾驶室,就听到有人用英语在喊话:“嘿,华夏人来这里,这可真少见。怎么样,有什么鱼获么?”

    船只上都挂着国旗显示国籍的,所以在码头认错的国籍的可能性倒真不大。

    “还行吧。”萧鹏答道。

    萧鹏想下船跟他们聊聊去,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姿势,太尼玛亲切了,穿着运动服蹲在地上嗑瓜子?他们怎么想到这个形象的?

    关于‘蹲’这个姿势,包括华夏人在内,许多亚洲人都喜欢蹲在地上。只要不是一直蹲在地上不起来,这姿势还是挺舒服的。

    但是在欧美人眼里,这就比较奇怪了,毕竟他们连蹲着上厕所都做不到。。。。。。

    这可真不是胡说八道!

    曾经有歪果仁到华夏,对华夏人这蹲姿好奇不已,结果模仿却学不会,就把视频发回欧美,掀起一阵全民模仿。

    最后的结果却是:“这姿势太难了,根本做不到!”他们根本做不到脚尖脚后跟同时落地蹲在地上,他们蹲的时候只能双脚脚尖着地,脚后跟是翘着的。

    因为这个姿势他们做不到,所以干脆给这种蹲姿起名叫做‘亚洲蹲’。

    但是也有例外,熊国也跟华夏一样,几乎全民都能蹲。姿势非常和谐统一:双脚向外岔开,双臂轻松的搭在膝盖处,并有个专有称谓:斯拉夫蹲。

    萧鹏刚要过去,王琥却拉住了他,小声的说道:“老板,他们是‘玩体育的’。”

    萧鹏迷茫了:“玩体育的?玩体育的怎么了?还能拖着我比跑马拉松么?”

    王琥解释道:“在俄罗斯,‘玩体育的’就是指帮派份子。”

    萧鹏无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俄罗斯黑帮份子就这样穿着运动服蹲地上嗑瓜子?

    王琥看萧鹏迷茫,跟萧鹏解释道:“老板,你可别觉得奇怪,这几乎是俄罗斯混混的统一形象了。俄罗斯人很习惯嗑瓜子,比如咱们国家东北把葵花籽叫做‘毛嗑’,最早就是因为熊国人,因为华夏人经常把熊国人称为老毛子。。。。。。”

    “那这运动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怎么像咱们华夏学生参加运动会啊,就连咱们华夏站在学校门口的小混混也穿运动装蹲校头啊。这形象太low了吧?”萧鹏对那些熊国小混混的形象无力吐槽。

    王琥笑了半天,说道:“老板,你想知道俄罗斯小混混是如何养成这种画风奇特清新的穿衣品味的?这说起来可话长了。”

    萧鹏抬手做出姿势要打王琥:“有话就说,卖什么关子!我特么的太好奇了。”

    这尼玛哪个国家的黑帮是穿运动装的?熊国果然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王琥做出个认真讲课的样子说道:“这话就要从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说起了。”

    “好好说话!”萧鹏又做姿势要打王琥。

    王琥赶紧挥手:“真的,老板,你别急,听我说完。当年苏联国家队的一身行头,是由阿迪达斯赞助的,但是当时的苏联政府却不允许衣服上出现阿迪达斯的logo,因为对那时候的苏联来说,这是‘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产物。不过阿迪达斯的经典的三道杠还是被保留下来了,尤其是那时候的阿迪达斯跑步鞋上的三道杠,当年的苏联某大佬直接说,这三道杠看上去像字母‘m’,那是‘莫斯科’的第一个字母!这是强调了这场奥运会是咱俺们莫斯科举办的。所以阿迪达斯,或者说三道杠款的运动服就这么在前苏联火了起来。”

    萧鹏张大嘴巴:“这尼玛都能意淫出优越感来了,这也真是没谁了。这三道杠和m有半毛钱关系?”

    “其实当年为了这事在前苏联也引起了很大的纠纷,当时有一句很流行的话,意思就是‘穿阿迪的人将成为明天的卖国贼!’”王琥道。

    萧鹏好奇:“咦,这前苏联还真不愧是华夏人民的老朋友,说起话来都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王琥继续道:“但是同时又有一些人对阿迪喜欢的那是不得了。在当时的苏联,人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西方时尚,憋屈久了也会让许多苏联人觉得‘外国的月亮一定比国内圆’,所以阿迪达斯运动服对他们来说就成了炫酷吊炸天的时尚单品。当时还有一句话很流行,叫任何妞都愿意把自己给一个穿阿迪的人。。。。。。”

    萧鹏点点头:“好吧,咱们华夏也经历过这么一个年代。呃。现在依然也有很多人觉得外国的月亮就是圆,拼了命想去外国生活,结果出去挨了揍都没地方伸冤。”

    他说的前两天,几个华夏女性跑到星条国去,结果被三个当地黑妞一顿暴揍。

    事情发生后,警方到达现场,三个嫌疑人人放了俩。人家警方说了,只要不涉及人权问题就不违法。而事情是在星巴克门口发生的,当事人想去借调监控起诉,结果到了现在没人鸟。。。。。。

    王琥笑着说:“可是这种洋货一来很贵,二来购买渠道也有限,为了解决老朋友们的燃眉之急,热情的华夏商人‘拔刀相助’,在90年代出,苏联刚解体那段时间,熊国物资匮乏依赖进口的时候,很多商人就开始向熊国倒腾廉价运动服,其中不乏大量假冒伪劣的假阿迪达斯。曾经bbc俄语分部曾经调查熊国人对华夏人的印象,得出的结论竟然是:勤奋、爱国、假货多。这也难怪,这都被坑了几十年了。你想啊,大量的山寨货蜂拥而至,许多熊国人终于有机会穿上运动服了,就连监狱的囚犯也因为缺乏统一着装而一股脑的穿上了运动服套装,嗯,便宜舒适,又适合打架斗殴,简直没有比运动服更配的了。”

    萧鹏听了笑的直不起腰来:“你还没说这运动服跟黑帮有什么关系呢。怎么就叫‘玩体育的’呢。”

    王琥继续说道:“苏联解体后,熊国的黑帮招募了许多已经结束体育生涯的摔跤和举重运动员。这些曾为国家卖命的人有机会出国比赛,可以接触到西方的运动服,所以他们经常穿着这类衣服在黑帮中炫耀,时间久了,运动服在俄罗斯黑帮中,成为一种权威和力量的象征,于是更多人跟风穿上了各式山寨货。时至今日,就看到小混混们穿着各种“madeinchina”的‘名牌’运动服霸气侧漏的蹲在地上,手里还常常要拿着些吃的喝的,比如啤酒啊,伏特加啊,最耀眼的当然还是瓜子了。在俄罗斯和身边的人分享瓜子也是一种既定的习俗。现在这‘名牌’运动服加斯拉夫蹲加一包上好的黑瓜子,妥妥的就是战斗民族黑帮日常了。”

    萧鹏好奇问道:“这熊国黑帮分子这么多么?这么偏远的远东城市也有黑帮分子?”

    王琥想了想:“这跟民族性格有关吧,熊国人还是性格比较刚烈一些。不是有这么一个笑话么?老板如果打了员工一个巴掌,各国人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倭国人,他们会头一点:嗨!如果是星条国员工,直接叫来律师,如果是鹰国员工,他们会微笑着打电话报警,如果是熊国员工呢,那就直接反手给他老板一巴掌。”

    听了王琥这解释,萧鹏更好奇了:“那华夏员工会怎么样呢?”

    王琥露出个坏坏的笑容:“老板,这还用问么?你如果打我一个巴掌,我啥事也不干,回头就上网匿名骂你去。”

    萧鹏倒让王琥气笑了:“你小子行,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样能震慑住这帮小混混还不给咱们惹麻烦?”

    王琥摇头道:“他们来这里肯定是想捞点油水,可是如果我们太怂他们会以为我们好欺负,如果直接怼他们又怕他们给咱们惹麻烦。这事还真不太好办。”

    萧鹏皱皱眉头,这也是,倒不怕这些小混子,但是在这些枪支管控不严格的国家,可能稍微的冲突都能引起大麻烦,萧鹏自己倒不怕,可是万一伤害到船上的船员呢?这可真不好办。

    就在萧鹏犯愁的时候,杨猛从冷藏舱里走了出来,肩上扛着一条至少四百多公斤的大金枪鱼,左手还拎着一箱啤酒,直接走到那群小混混面前。

    小混混们都傻了眼了,这么大的金枪鱼就这么扛着?你这是多有劲啊?

    杨猛把啤酒递给愣住的小混混:“渔业公司在那里?能带我去么?”

    混混们嘴巴都合不拢了,呆呆的看着杨猛,半晌后点点头,赶紧接过啤酒带着杨猛去找渔业公司去了。

    萧鹏哈哈一笑,拍了拍王琥肩膀:“好了,问题解决了。今后你就不能多学学猛子?这多简单就能解决的问题。”

    王琥一脸无奈,我倒是想学,可是尼玛谁跟杨猛似的?

    那是人形暴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