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三家渔业公司
    杨猛没离开多久就回来了,恩,还扛着那条大蓝鳍金枪鱼,过后面跟着一群人。

    谁说歪果仁就不爱凑热闹了?

    当杨猛扛着大金枪鱼走到码头的时候,无数人看到了这一幕后,差点暴动了,尤其是码头上的三家渔业公司,更是急了眼睛。围住杨猛非要购买这条鱼。

    杨猛直接一句老板说了算,掉头回到弗拉基米尔号。

    当杨猛指着萧鹏说:“这就是老板”的时候,三个渔业公司的经理直接把萧鹏围住,吵得萧鹏脑瓜仁子疼。

    “停停停!一个一个来!你们别这么激动。”萧鹏道。

    “嘿,我的华夏兄弟,这条鱼一定要卖给我!”其中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帅哥说道“我是沃顿渔业的经理,你可以叫我尼尔森,我们沃顿渔业在加拿大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公司,请放心,我一定给你个很好地价格的。”

    “尼尔森,你们沃顿渔业能跟我们强森渔业比么?”旁边一个看上去年轻一点的人听到尼尔森的话不乐意了:“如果比较公司资产的话,我们强森渔业不知道比你们大多少呢,这位船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强森渔业驻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港业务经理肖恩。不知道这位船长,你打算怎么出手这条鱼呢?”

    一旁一个叼着烟斗的老人这时倒也说话了:“这位华夏船长,在你确定和哪家合作前我最好跟你说明一下情况,不管沃顿渔业,强森渔业,还是我们金椒鱼渔业,都是很有规模的渔业公司,其中强森渔业主攻欧洲市场,沃顿渔业则主攻北美市场,我们金椒鱼渔业,则更喜欢远东市场。我想您既然是华夏人,和我们金椒鱼渔业合作应该更符合你的需求。我叫马克西姆,土生土长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人。很期待与你的合作。”

    马克西姆?听名字就知道是俄罗斯人。

    其实俄罗斯人起名字和华夏差不多,重名的一堆一堆的,因为他们主流姓名都有含义的,比如马克西姆,意思就是‘最伟大的’。再比如什么安德烈,那意思是‘有魄力的男人’,还有什么伊万,含义是‘上帝赐予的’。而亚历山大和谢尔盖,含义则差不多,前者是防御者,后者是‘守卫’。。。。。。比如普京大帝,他的名字是弗拉基米尔,这个名字的含义是‘拥有世界’,就问你霸气不霸气?

    也就因为这一点,俄罗斯这边重名的其实也很多。特别是普京大帝又刚刚颁布了一条新法律,禁止俄罗斯家长给小孩登记姓名时起奇怪的名字。

    这一代俄罗斯年轻人本来是标新立异的一代人,各种给孩子起名时胡闹,让普京大帝直接给断了这个苗头。

    萧鹏这也尴尬了,怎么选择好呢?

    “也别船长船长的叫,我叫萧鹏,其实我很想知道,在这里应该经常可以捕获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吧,怎么看你们这么激动呢?”

    马克西姆答到:“萧船长,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现在大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太少了。今年倭国开春第一拍的那条鱼你知道才多大?0公斤,也就是400磅!那就是今年的首拍鱼王了。放在往年谁敢相信?你这条呢?起码00磅,现在这么大的黑鲔鱼可是十分难得了。”黑鲔鱼,就是蓝鳍金枪鱼的别称。马克西姆拿出一把刀,在鱼尾处切了一个新的口子,“a级品质,我们给你35米金一磅。”

    “你们?”萧鹏问道。

    “恩,这个我们三家渔业公司在这里有协议,如果碰到三家都心仪的目标渔获,我们统一定价,渔夫选择谁,那就给谁生意。”马克西姆达到。

    “谢特!”王琥听了倒急了:“35米金一磅?你们这是坑爹呢?这么便宜?”

    一旁站着的尼尔森倒说话了:“这个价格很公道了,我们收普通的a级品质的金枪鱼的价格是2米金。每磅给你加了7米金呢!”

    “那也太便宜了!”王琥急道。

    尼尔森也不着急,一脸微笑的答到:“这位先生,你要考虑到我们也有成本,把这个家伙送到筑地市场去,路费,保鲜费用,人工费用,这都要计算在成本里面,这个价格已经非常公道了。”

    王琥还想说什么,萧鹏摆了摆手,制止了王琥。

    “猛子,把鱼拿上船。”萧鹏对着船下的杨猛喊道。这时候杨猛正在和那些熊国混混们蹲一起喝啤酒呢,听到萧鹏的话,站了起来,走到放到一旁的金枪鱼旁,两手一用力,把金枪鱼扛了起来,走向弗拉基米尔号。

    看到这一幕,旁边围观的人集体傻眼了:

    “那是假鱼吧?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抗起来?”

    “假鱼你个头,我刚才试着搬了搬,根本搬不动,那是真家伙,起码三百多公斤。”

    “三百多公斤就这么扛起来了?你们快告诉我,我不是看到幻觉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华夏功夫吧?我一直以为所谓的华夏功夫是骗人的花拳绣腿呢。”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惊碎了众人眼球:只见杨猛走到码头旁边,两手抓住鱼鳃处,就跟扔链球似的两手一轮,大金枪鱼直接飞向船上的众人。

    看着大鱼砸来,尼尔森等人大惊失色,萧鹏却不慌不忙,直接接住了大鱼,

    人群彻底炸锅了。“华夏人果然都会功夫!”

    “卧槽,今后这辈子我不想跟华夏人做对手,他们如果把内裤穿外面,说自己是超人我都信!”

    萧鹏把鱼放到脚边,对着杨猛吼了起来:“你特么的要懒出个花?多走两步不行?乱扔什么!砸到花花草草算谁的?”

    杨猛却耸耸肩,继续跑回去跟俄罗斯混混们蹲地上嗑瓜子喝啤酒了。这画面。。。。。。毫无违和感。

    萧鹏把金枪鱼放在地上,对王琥道:“找几个人,把它拖回冷冻舱去。”

    吩咐完王琥后,萧鹏才转过身,看着马克西姆等人,微微一笑:“你们说的对,这里运输人工之类的都需要费用,但是你们忽略了一个事情:我是华夏人,我只要回家就会路过倭国,我可以直接带他去筑地。怎么说那句话呢?求谁不如求自己不是?二牛,去做好补给!我们明天离开!”

    萧鹏嘴里的筑地,是指倭国东京的筑底市场,这是倭国最大的海鲜市场,从935年建立使用至今,不过由于为了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所以东京一直忙着搬走筑地市场,理由是筑地市场建设时使用了大量的石棉,对环境污染严重。

    不过可笑的是,倭国政府给筑地市场安排的新址是东京燃气公司工厂旧址,这里土壤污染严重,苯及其他有害物质浓度超出标准值4.3万倍,地下水污染更是严重,而且更是爆出了土地交易内幕,围着丑闻一个一个连续爆出,原定于206年底完成的筑地市场搬迁工作,近期之内是无法实现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筑地市场最著名的就是金枪鱼拍卖了。全世界每五条蓝鳍金枪鱼中,就至少有一条会被运到筑地进行拍卖。筑地市场每天都会拍卖出上千条的金枪鱼。

    马克西姆等人听了脸色微变,对啊,人家回家顺道就可以把鱼卖了,不用非要走自己这道手续啊,不过也不对啊,如果真是那样,他们直接南下就行了,不需要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港来啊,众人都觉得哪里不对,却也想不出原因在哪。

    小丘这时候却扛着半尾长鳍金枪鱼跑了出来:“老板,你看看这鱼肉熟成的如何了?”

    萧鹏翻看了一下鱼肉:“行,就这样吧。”

    小丘屁颠屁颠的扛着鱼又跑回去了。

    马克西姆有点傻眼:“萧船长,那是?”

    “哦,我们的晚饭。”萧鹏回答的轻描淡写。

    马克西姆却无语了,那好歹也是长鳍金枪鱼啊,一条上千米金没问题的,你们就这么当员工餐吃了?难怪对自己的报价看不上,这群华夏人还真是不差钱的主了-----这一趟肯定大丰收。

    “好了,各位老板,我们现在船上要进行补给了,场面有点混乱,如果弄脏各位的衣服就不好了,各位老板请回吧。”萧鹏微笑着下了逐客令。

    三位渔业公司经理你看我我看你,摇了摇头,离开了弗拉基米尔号。

    萧鹏对这船下的杨猛吼道:“猛子,你不吃饭了?”这时候天色已经傍晚了,昨天连续下网,耽误了不少时间,到达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杨猛站直了身子:“鹏爷,给我随便拿条鱼。”

    萧鹏也没问他干什么,直接去冰库拿了条大鳞大麻哈鱼直接扔给杨猛,杨猛把鱼直接递给旁边的几个俄罗斯混混,跟他们挥了挥手,回到弗拉基米尔号上。

    “怎么没卖鱼?”杨猛上了甲板问道。“牛二干啥去了?”

    “我让牛二做补给去了,那些渔业公司给的价格太低了。我把他们赶走了。”萧鹏道。

    杨猛听了一愣:“你的意思不是咱去倭国卖吧?不去挪威了?你不是说要在这里好好玩几天么?我刚才给那几个混混鱼,就是跟他们说好了,让他们明天开车做导游,待咱们去玩去。我这不白给他们鱼了?这下赔大了。”

    萧鹏微微一笑:“放心好了,明天不会耽误咱们玩的。”

    杨猛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萧鹏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走,吃饭去,吃饭不积极,脑袋有问题。大伙都多吃点,晚上有咱们忙活的。”

    “晚上忙活?你要带我们去开洋荤么?”杨猛眼睛瞪得好大。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