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抵达新奥尔森
    人们经常看到新闻说在哪里哪里发现鲸鱼搁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鲸鱼送回海里后,却发现鲸鱼还是死掉了。

    这是因为鲸鱼实在是太重了,他们的肋骨在岸上根本承受不了自己的体重,只有在海里靠着海水的浮力才能保证无事,而上了岸后经常会发生因为自己体重压断自己肋骨的事情,所以即使送回到海里死亡,那也不奇怪了。

    其实萧鹏说北极露脊鲸是全世界最稀有的鲸鱼,这个说法也对也不对,如果按照分类学来说,广义鲸目里最稀少的并不是北极露脊鲸,像加湾鼠海豚、华夏的江豚,以及传说中的铲齿中喙鲸之类都比它稀有的多。尤其是最后一种,人们对它的了解只存在偶然发现的两只死去的鲸鱼尸体上。

    萧鹏们捕捉到的是一只雌性北极露脊鲸,萧鹏看到它一切正常后,就让它离开了。北极露脊鲸要十多岁才能发育成熟繁殖后代,而且25的幼鲸都会死于成长过程中,有了启灵术的帮助,这只小雌鲸应该长大吧。

    别看这次拖网时间长,倒并没有多少鱼,只有为数不多的鳕鱼、鲽鱼之类的,也就三四吨的样子。这都是自己撞到网里来的,萧鹏又没有刻意去寻找鱼群。

    不过萧鹏可不在乎这些鱼获,他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可是‘大金鱼’,而不是眼前这些小鱼。

    倒是王琥等人倒一脸失望“老板,这里鱼也太少了,拖了这么久的网就捕到这么少。这一网鱼咱们可赔大了。”

    萧鹏笑了笑“在大海里一切皆有可能,如果真的到处都是鱼,所有人都去做渔夫了。行了,大家提起劲来,让小丘和伊万给大家整点好吃的,咱们吃饱喝足,去新奥尔森!晚上除了值班人员,所有人都可以喝两杯!”

    “老板万岁!”船员们欢呼起来。渔获不佳导致心情低落的众人心情瞬间开心起来------在海上飘了那么久,终于又可以上岸了。

    经过一晚上的赶路,弗拉基米尔号终于到达了位于斯匹次卑尔根群岛的新奥尔森华夏北极考察站黄河站的所在地。

    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是有很多岛屿组成,这里是挪威的领土。但是,在1925年的时候,51个国家签订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条约斯瓦尔巴条约。

    按照国际惯例,若想获得对一片土地的领土权,应该具备两个起码的条件,即‘首先发现’与‘有效的行政管理’。但是对于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来说,这两个条件都不存在。

    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最早是由荷兰探险家巴伦支发现的,遗憾的是,他没有来得及回国复命,由于饥寒交迫和坏血病,他死在新地岛,他死前写了一份探险报告,却没有说明他‘是否曾经以国王陛下的名义宣布对该群岛的领土拥有所有权’。

    十年之后,英国探险家亨利哈德逊来到这里,并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鲸鱼和海象,再往后,芬兰籍探险家琴登肖尔德先后五次带人来此考察,发现这里有大量的矿产!哦。琴登虽说是芬兰人,却是代表瑞典去这里探险考察的。

    随着这里的资源被发现,一批又一批的欧洲人来此创业,其中最多的就是挪威人和俄国人了。他们在这里捕鲸猎熊,开矿挖煤,甚至在此建立了城邦,也就是现在斯匹次卑尔根群岛的首府朗伊尔城。这也是人类建立在地球最北端的城市。

    斯匹次卑尔根群岛的利益日益增长,关于这个国家的所有权就出现了问题。

    如果按照‘首先发现’权力来说,这里是荷兰人发现的,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荷兰人说过这里是荷兰的领土。

    那如果按照‘有效的行政管理权’来说,这里挪威和俄国所占的分量似乎更重一些,但是在那个年代,挪威国力有限,俄国又处于内战时期,无暇西顾。

    这对于不愿意放弃斯匹次卑尔根群岛利益的欧美列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机会,最后各国你来我往讨价还价,终于达成了协议,也就是后来的斯瓦尔巴条约。这个条约使得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成为北极地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非军事区。

    条约承认挪威具有‘充分和完全的主权’,但各缔约国公民可以自主进入。在遵守挪威法律的范围内从事正当的生产和商业活动。

    华夏也是这个条约的缔约国,所以说,华夏人可以随便进入斯匹次卑尔根群岛,在这里生活工作,连签证都不用。

    所以,华夏唯一的北极科考站‘黄河站’,正是建立在这里。

    站在码头上迎接众人的,正是‘黄河站’的站长等人。

    巧合的是,这站长也姓杨,杨猛知道后,揽着人家的的脖子就是不松手了,非说这是他们老杨家的人才,谁也别跟他抢,搞得众人哭笑不得。

    在杨站长的带领下,萧鹏游览了这个位于北极圈内的小镇。

    新奥尔松并不大,步行十五分钟就可以走遍全城。这里只有六十余座两三层小楼构成,实际上这里也是一座科研设施完善的科学城。十几个国家再次设立了考察站,这里是世界各地科学家从事北极研究的基地。华夏在2004年在这里租用了科学城的房子,建立了科考站。

    在这里,只要你肯多付钱,就可以多租房和续租房,房间里的热力、电力管线早已备齐,承租方只需要安装摆设自己的科研设备即可。不过,可千万别以为这里建立科考站很容易,这里需要的费用可是很可怕的,光电费,就相当于三百块人民币一度电。至于别的费用,更是高的可怕了。

    毕竟这里是北极圈内的城市,一切建设什么的都是极为困难的,物价贵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杨站长带着萧鹏和杨猛,来到一座两层的红色建筑里“萧船长,这里是新奥尔松综合楼,我带你介绍一下这里的管理人员。”

    几人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请进。”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杨站长推开门,里面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看到杨站长走进来,笑着打招呼道“杨站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咦?这几位看起来倒是脸生的很,都是你的朋友么?”

    杨站长介绍道“艾尔,这几位是我们华夏的同胞,他们说有几吨渔获,想送给我们,我就把他们带来了。”

    艾尔一听,面带喜色,和萧鹏二人热情拥抱一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尔-哈罗德森,你们可以叫我老艾尔。哇偶,想想都不可思议,华夏的渔夫跑到这里来?你们真是勇敢的人!跟我们的祖先一样。”

    “你们的祖先?”萧鹏疑问道,怎么表扬表扬着自己扯到你们祖先头上了?

    艾尔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油画说道“这就是我的祖先,安菲尔德哈罗德,伟大的维京海盗!”

    看着老艾尔满脸自豪的样子,萧鹏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你伟大的祖先?不就是个海盗么?怎么提起他还那么自豪?

    这感觉就像在华夏有人家里供着自家祖宗的大照片,满脸骄傲的跟萧鹏介绍道“这是我祖爷爷,在湘西当土匪,后来被国家给灭了”是一个道理。这里哪里值得骄傲了?不得不说,这就是东西方文明的差异了。

    不过老艾尔的名字倒是标准的维京式姓名,祖宗姓哈罗德,他的后代名字后面加个后缀森,意思是哈罗德的孩子。维京人起名字,就这么简单粗暴。

    萧鹏看着老艾尔兴奋地表情,只得顺着他来“哦,维京人可是勇敢的冒险者!”

    老艾尔一听,满脸兴奋“对吧?杨站长,你这华夏同胞可比你强多了!他知道我们维京人的真谛,我们不是北欧海盗,我们只是探险者。”

    这下连萧鹏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尽管‘维京’这个词在冰岛土语中的意思,就是海上冒险,但是维京人的冒险方式还真有点霸气,就是在海上抢夺、抢夺、再抢夺。

    萧鹏想了想“在那个时期,维京人确实是海上的探险者,有强力的证据显示,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五百年,维京人就曾经到达过纽芬兰,并且探索了部分北美区域。”

    老艾尔听后兴奋的不行,揽着萧鹏的肩膀“你是我们维京人的朋友,我代表新奥尔松欢迎你!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你喝两杯!晚上酒吧,我请!我让你认识更多维京人的后代!”

    新奥尔松别看只有这么少人,但是确确实实有酒吧,不过只有在周末时候开业。这是新奥尔松唯一的官方娱乐活动,至于私人的。。。。。。萧鹏刚下岸,就看到有几个不知道哪个国家的科考队员在那里踢足球。在新奥尔松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如果不会自娱自乐,人们会疯掉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