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可怜的伊万
    “萧鹏,别的话我就不跟你废话了,你这啤酒一定给我点,这尼玛太牛逼了!”余天放拿起眼前的酒盅,咂了一口啤酒。

    没错,是咂了一口啤酒。余天放也被萧鹏坑了一次。萧鹏发现,这‘蛇毒’啤酒,绝对是阴人必备佳品。看着透明满是气泡的‘蛇毒’啤酒,谁能想到这酒竟然这么烈?萧鹏还算厚道,只给余天放倒了一杯,余天放干掉一杯啤酒之后直接两眼呆滞了。

    可是他又很喜欢这个‘蛇毒’啤酒,于是就出现了这用酒盅和啤酒的一幕。。。。。

    “行啊,余哥,走的时候自己搬,反正我多了也没有,你能搬多少搬多少。”萧鹏倒无所谓。

    “我也不扛多,就搬一箱回去。”余天放也没客气。

    萧鹏白了他一眼:“我一共还有四箱多你抗走一箱,还跟我说不扛多,你到也真不客气。”

    余天放笑了:“跟你客气?我可没那想不开,别人不知道你什么情况,我再不知道?我这是打土豪呢。来时孙老也说了,能宰你绝对不能放过,要报当时看你吃火锅之仇。”

    萧鹏撇撇嘴一脸嫌弃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心眼这么小,跟针眼似的,多久之前的事了,现在还提。还是领导呢,心胸一点也不开阔。”

    杨猛满脸惊恐的看着萧鹏:“有没有搞错?你说别人小心眼?最小心眼的就是你吧?”

    萧鹏直接无视了杨猛的话:“余哥,你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余天放道:“照目前的速度来看,起码还要一两个月。”

    萧鹏一愣:“余哥,那时候这里都要极夜了吧?这工程量还那么大?”

    余天放道:“毕竟这不是在船坞里,一切都是野外作业,不管是工具还是工作环境,都太差了。面临的工作难度超过想象。怎么?你想走了?”

    萧鹏点点头:“是啊,余哥,夏季就要过去了,等北风吹来这里的环境就太恶劣了。我可不能让我的船员跟着我受这份罪。”

    余天放毫不犹豫的揭穿了萧鹏的谎话:“是你不想受这份罪吧?”

    萧鹏讪笑道:“余哥,你可要理解我,我就想多走走多看看多玩玩,带着兄弟们挣点钱,该做的我都会去做,不是我的活我也不遭那份罪不是?”

    说完萧鹏还很嘚瑟的说了句:“毕竟我是大富翁不是。哪有大富翁不享受生活自己受苦的道理?”

    余天放无语的看着萧鹏,突然笑了起来,拿起酒盅敬了萧鹏一杯:“其实来时孙老就跟我说,只要你带我们找到‘共青团员号’,你的任务就完成了,随便你去哪都行。你在这里陪了我三天,已经够仗义了。早点回去,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该看我的了。”

    萧鹏也没矫情:“行,余哥,我船上还有很多补给,什么鹿肉牛肉酒水之类的,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搬过去,你留着给大家换换口味,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余天放点点头:“我就不跟你小子客气了,谁也不如你会吃,我代表雪龙号上所有工作人员谢谢你了。”

    萧鹏摇摇头:“这都是小事,跟你们做的事情比起来,我这些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情。我回国等待你们凯旋的消息。”

    余天放端起酒杯:“借你吉言了,我也祝你一帆风顺了!”

    “行,为了胜利凯旋,为了一帆风顺,我们干杯!”

    三人一起举起了酒盅。。。。。。说的豪气无比,可是碰到这‘蛇毒’,还是别装逼为好。。。。。。

    萧鹏船上只留下了三天补给,其余的都留给雪龙号了。就连‘蛇毒’啤酒,萧鹏都一瓶没留。算是尽了自己的心意。

    跟这些为了国家强盛默默奉献自己的人比较起来,萧鹏自己觉得自己差距还真不是一点半点。这些科学家是真心为了国家做事的人,比那些整天嘴上喊着爱国的‘公知’强太多了。

    在华夏总有这么一群人,出了什么事情都站在道德制高点拼命刷存在,显示自己的爱国之心,背地后早把家人送到不知道那个国家去了,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说的就是这种人。

    弗拉基米尔号告别了雪龙号,踏上了返程。

    杨猛问道:“咱们去哪里补给?北角么?”

    北角是挪威最北部的海岬,也是距离弗拉基米尔号最近的一个港口。

    萧鹏却摇了摇头:“不去那里,咱们去捷里别尔卡。”

    “哪?”杨猛都没听过这个地方。

    萧鹏道:“那是熊国的一个港口小镇,离摩尔摩斯克市大约两小时车程。别看地方小,但是因为北大西洋暖流的原因,捷里别尔卡可是北极圈内的不冻港,终年可通航。走东北航线,这个港口可不能不知道,是一个很好地避风港。”

    杨猛看着海图调整航线:“行,三天航程没问题,速度快点的话,两天就到了。”

    萧鹏笑道:“还是去熊国补给心里踏实点。别看挪威东公教的分布也很广,但是毕竟没有基里牧首立在那里给咱们当保-护-伞不是?”

    杨猛撇撇嘴:“老基里给咱们这么大的身份,咱们却把他们的潜艇给眯了。你说老基里如果知道后,会不会恨不得杀死咱们?”

    萧鹏白了杨猛一眼:“又不是我让他给咱们这身份的,眯了他们潜艇怎么了?你说咱们两个国家整天说是什么一袍带水的兄弟国家,他们却把自己的军事科技捂着藏着的,那么小气,一点都不实在,咱这是教他怎么做兄弟。再说了,如果说咱们是熊国人,这么做确实不厚道,可是咱们是华夏人,华夏人为了华夏做事怎么了?哪里错了?这是天经地义!”

    杨猛点点头,突然睁大双眼惊恐的看着萧鹏:“说道熊国人,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萧鹏听后也是一愣:“你不说的话我还不觉得,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觉得咱们好像忘了什么事。好像还挺重要的。。。。。。”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伊万!”说完一起往船舱里跑去。

    可怜的伊万,因为怕他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让萧鹏整晕了放在船舱里,这已经三天了,别尼玛饿死了吧?

    看着一脸虚弱的伊万,萧鹏满心歉意,好好地一个年轻人,竟然虚弱成这样,萧鹏满脸歉意的问道:“伊万,你感觉怎么样了?怎么能突然病成这样?要不是我还会点医术,你可能真的就命葬大海了。”

    杨猛:“。。。。。。”萧鹏,你真特么的是我哥了!你这么不要脸你自己知道么?

    萧鹏却根本无视杨猛的表情,继续满脸关怀的的看着伊万:“伊万,你现在刚刚醒过来,身体还是很虚弱,说说想吃什么?我让小丘给你做。不过你现在可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我让小丘给你做点病号粥,你吃了后好好休息,等你康复了又是一条好汉!”

    伊万没说话,只是可是眼里却满是泪水:“老板,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我的心情。你救了我的命,我对这着上帝发誓,我会一生忠诚于你。我,伊万-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这条命,就是老板你的!”

    萧鹏微笑着拍了拍伊万的肩膀:“别这么说,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好好休养,让身体康复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你先在这里躺会儿,我去让小丘给你准备好吃的。”

    伊万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萧鹏按住了他:“别起来,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康复了再说。”

    萧鹏安置好伊万,和杨猛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杨猛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萧鹏道:“瞅我干啥?再瞅我真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玻璃球弹!”

    杨猛一脸嫌弃的摇摇头:“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脸皮能这么厚。。。。。。”

    萧鹏惊奇道:“我不这么说我能怎么说,难道你让我对伊万说:是我把你整晕的,让你晕了三天,最后还忘了你这茬事,差点把你饿死?”

    杨猛哈哈笑道:“你也真行,这么一个大活人你都能忘了。如果伊万饿死了,那要多委屈。。。。。。”

    “你也没帮我记着!”萧鹏反驳道。

    杨猛道:“那是你的事,我帮你记着干什么?明明是你猪脑子。”

    萧鹏道:“你不是大副么?大副就要有个大副的样子。要帮船长记住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提醒船长不要忘记重要的事情!”

    “我是大副!又不是保姆!船上的事我记得,这保姆的事我可不管!”杨猛抗议。

    “还敢犟嘴,信不信我揍你!”萧鹏两眼一瞪。

    “谁怕谁啊!要战便战!”杨猛也不怕。

    “行!今天战‘铁拳’!”

    “‘铁拳’就‘铁拳’!今天我们死战到底。”

    “先去跟小丘说说,别再把伊万给忘了。”

    “。。。。。。你不说我已经把他给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