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基里又来了。。。。。。
    看到萧鹏回到弗拉基米尔号上。直升机群又盘旋了一会儿,就掉头离去了。

    这事搞得萧鹏一头雾水。

    不过经过这个事情,萧鹏对坐鲸鱼也没有多大兴趣了。让杨猛他们继续向白令海前进,自己则跑回船舱,抱着两只小白狼睡起大觉来。

    在鲸鱼背上哪有在暖暖的被窝里舒服?

    可惜萧鹏没睡多久,又被牛二给叫了起来“老板,快点到驾驶舱来,我们又被包围了!”

    萧鹏拿起无线电“又是鲸鱼么?它们又回来了?”他已经让‘大头’带着抹香鲸群离开了不是?怎么又回来了?

    ‘大头’就是他给雌抹香鲸头领起得名字,倒也贴切,抹香鲸拥有所有哺乳动物里最大的头部和最大的脑子。

    牛二却道“老板,这次不是被鲸鱼包围了,是被船包围了。”

    萧鹏听了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被船包围了?不是遇到海盗了吧?要不然是俄国海军?”萧鹏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去驾驶舱一窥究竟。

    “呃。。。。。。”上了驾驶舱,萧鹏拿起望远镜一看之下,倒是愣神了。这包围自己的船队,还真是个杂牌军有因纽特人的‘乌米亚’小筏,也有现代渔船,甚至还有一艘熊**舰。这是什么混编舰队?

    除了小‘乌米亚’,别的船还都跟弗拉基米尔号保持着安全距离,但是这情况萧鹏也没法前进啊。这被堵得死死的。萧鹏无语了,这是什么事?

    只见军舰上放下来一艘小快艇,几个人上了快艇向着弗拉基米尔号驶来,而因纽特人的一艘‘乌米亚’也航行了过来。

    萧鹏楞住了,这好像是两拨人?“猛子,给我望远镜用用。”萧鹏伸手道。

    杨猛递给他望远镜“我看那快艇上那个穿着花花绿绿的,怎么这么眼熟呢?”

    萧鹏拿起望远镜,可不是眼熟么“是老基里,你说他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就闲不住呢?今天跑华夏,明天跑堪察加,现在又跑到这里来了?谁把他招惹过来的?”

    杨猛不屑说道“能把他招惹来的,除了你还有谁?”

    萧鹏摇摇头“老头子都七十多岁了,我没事招惹他干什么?刚把人家的船给偷了,我躲他还来不及呢。”

    杨猛一听,惊到“不是咱们眯了他们潜艇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吧?”

    萧鹏也是有点紧张“不能吧?如果他们真的发现了船没了,应该就不是他来了,而是军舰来了吧?”

    杨猛一指“来的可不就是军舰么?”

    “呃。。。。。。。”萧鹏一咬牙“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说什么咱们也不承认!”

    不过当老基里上船的那一刻,萧鹏就放心了,这老基里绝对不是找麻烦的。

    要问他为什么?很简单。老基里脸上又笑开花了。当他脸上开花的时候,只能说明,这是有好事。

    果然,基里牧首的第一句话就是“撒母耳真不愧是撒母耳,你是东公教的骄傲!”得,连他都叫萧鹏撒母耳了,看来果然是好事。

    萧鹏还没说话,却听到船尾处传来有人喊话“你这话说得无可理喻!这位应该是信仰万物有灵的大萨满!只有我们萨满教的大萨满才能做到这一切!”萧鹏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因纽特萨满服饰的老人,从‘乌米亚’上走了下来。

    萧鹏听得一个楞一个楞的,我又做了什么了?

    基里牧首看着萧鹏疑惑的表情,笑了起来“撒母耳,你这事办的可不厚道,我竟然是从电视上才知道你做的事情。”

    “我又做什么了?”萧鹏实在忍不住了,说出自己的疑惑。

    基里牧首道“你是不是没看你的推特?你的那段视频可已经引起轰动了,就连方济各都给你点赞了。这可是宗教大事呢。”

    “视频?”萧鹏明白了,杨猛拍摄了自己带着鲸群前进的视频,他顺手就发到推特上了。不过看到很多评论是说他这是剪辑出来的,萧鹏也懒得搭理他们,喷子哪里都有。

    萧鹏也因此没有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基里牧首说道“你的视频发出来后,引起了轰动,很多人都说,你这是剪辑出来骗人的,这里面还有很多的专家学者。但是媒体却追踪报道这个事情,结果他们拍到了你在鲸鱼背上的视频。这证明你了你发的视频都是真实的。现在你在网络上有了新的名字,叫做‘鲸语者’,很多人都想采访你,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难怪老基里会来这里找自己,原来是因为这么一会儿事。不过萧鹏对基里牧首说的话中的关注点明显和别人不同。

    “那个,基里牧首,你说的方济各是谁?”

    基里牧首“。。。。。。”

    基里牧首感到头好痛,心好疼。萧鹏明明是最好的提高宗教形象的代言人,怎么竟然是个无神论者?他竟然连方济各都不知道是谁!

    基里开始考虑让萧鹏担当东公教大祭司一职到底是对是错了。。。。。。。

    基里牧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始给萧鹏扫盲“方济各,本名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里奥,意大利裔阿根廷人。用最直接的话语表达他的身份梵蒂冈的老大,天主教皇。”

    天主教皇给自己的视频点赞?这是几个意思?萧鹏感觉自己脑子转不过弯来了。天主教和东公教,尽管同属于基督教两大派别,但是它们之间的仇恨,那可是已经延续了千年之久!

    曾经的一位东公教士师,更是公开声称“宁见苏丹的头巾,不见教皇三重冕”!

    ‘苏丹’可是伊斯兰教里的官职,这宁可和伊斯兰教交往,都不和同为信仰耶稣的天主教交际,由此可见两者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了。

    其实天主教和东公教两大教会千年来争论不休的,都是一些极其琐碎的细节。例如仪式时使用有酵饼还是无酵饼,要不要求教士结婚生子,圣灵到底是由圣父和圣子而出还是只由圣父而出。。。。。。都是这么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为了彰显各自的权威性,双方就在这些琐碎的神学问题上斤斤计较,还长期为了争夺势力范围和主导地位摩擦不断。

    直到1054年7月16日,罗马教皇派出了一个叫洪贝尔的脑残特使,竟然直接代表教皇把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和他的数名追随者逐出教会!理由是他们拒绝在神学上服从罗马教皇并承认其在基督教世界的最高地位。这下可惹毛了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直接当众焚烧敕令,并且直接把洪贝尔和他的助手逐出教会。这戏剧性的一幕导致东西方教会的决裂,此后东方教会被称为希腊东公教,西方教会被称为罗马天主教。开始了各自的发展。

    如果说这只是决裂,还不至于引发仇恨,后面发生的事情,则堪称风暴了。

    两教分裂后,罗马天主教在西欧,逐渐演变成政教合一的势力,但东公教则不得不面对伊斯兰教的入侵。当时的东罗马帝国皇帝就试图调解两大教会关系,希望基督教世界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对抗伊斯兰教。于是,著名的十字军东征开始了。

    而1202年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彻底使两大教派的关系,走上了不归路。

    当时的罗马教皇发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目的是攻击埃及,解救圣地耶路撒冷,然后十字军集结后,却转而去进攻同为基督教兄弟的君士坦丁堡。两年之后终于攻陷了君士坦丁堡,随后,开始烧杀抢掠,对自己的基督教兄弟毫无怜悯之情,四处搜刮财宝屠杀平明。最过分的是,他们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洗劫一空,纵火烧毁了皇家图书馆,暴行就这样持续了三天三夜。

    这场悲剧使基督教东西教会基本上没有了和解的可能。虽说东罗马帝国随后将十字军驱逐出君士坦丁堡,不过经过十字军的蹂躏后,东罗马帝国彻底走向衰落。直至土耳其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灭亡。曾经的东公教象征圣索菲亚大教堂也被改成了清真寺。不过东公教仍得以保存,一部分东公教徒转而北上,寻求新的发展空间,直到1472年,莫斯科公国的伊凡三世娶了末代东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堡十一世的侄女,自视为罗马帝国的继承者,熊国东公教会地位随之不断上升,逐渐取代了希腊东公教会的地位。

    时至今日,熊国历史学家仍然自称熊国为‘第三罗马帝国’。

    不过近二十年来,尽管在一些神学及教皇权威问题上难以消弭分歧,但是罗马天主教和东公教会的关系,也开始有了缓和的趋势。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上上任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他1999年访问罗马尼亚,与当地的东公教主教会面,成为自从1054年东西教会分裂之后,第一位拜访东公教国家的教皇。后来又成为1291年以来首位到访希腊的教皇。甚至公开为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行为向东公教道歉。

    而他最新的继任者方济各,也延续了前任的策略,甚至曾经主动和基里牧首会晤。这无疑两大教派进一步走向和解的新步伐。

    当然,萧鹏认为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和解,毕竟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这东西教会明显都是大公老虎,今后谁占主导?谁的理论权威?这都是无法解决的死循环难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