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步不让
    “呃。。。。。。”萧鹏这才明白为什么陆老和孙老会这么隆重的过来了。

    方济各,那可是梵蒂冈的元首,别看梵蒂冈地方很小,只有几千人口,可是那毕竟是天公教的宗教中心,其国际地位绝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方济各不管要去哪个国家,那都是国家元首亲自接见陪同的。

    这也就解释清楚为什么陆老他们是乘坐军舰过来而不是直升飞机了,这样显得隆重么。

    “萧老板,你不是说是你朋友来了么?怎么教皇来了?”阿布拉申卡问道。

    “其他的人是我朋友,这个教皇我还真不认识,他来找我干什么?”萧鹏也不解。

    阿布拉申卡无语道:“萧老板,你问我哪?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那个,既然这样的大人物来了,我们就先走了。。。。。。”说完阿布拉申卡对方济各画了个东公教的十字礼,转身回到船上。

    阿布拉申卡船上的人也对都方济各行十字礼,准备离去。

    方济各面带微笑,走到熊国货船前,给货船施礼。阿布拉申卡人更是满脸感激之色。做完这一切后,阿布拉申卡等人离开了千里岩。

    看着货船离开,方济各面带微笑的来到萧鹏面前,这让警卫团的人很是紧张,毕竟旁边的狼獾和北极熊都不是善茬。

    “果然不愧是承担撒母耳之名的圣人,这么受动物爱戴。”方济各道。

    萧鹏挥了挥手,让动物们自己去森林里玩去,这才让警卫团的人长出一口气。

    陆老和孙老也走了过来,笑着介绍道:“方济各教皇,这位就是我们千里岩渔场的老板萧鹏,也是东公教的首席监督,萨满教的大萨满。”

    说完又对萧鹏介绍道:“萧鹏,这位是天主教第二百六十六任教皇方济各,这次我们过来只是陪客,关键是方济各教皇想要专程来拜访你。”

    得,‘拜访’一次都用上了,这是真急了眼了啊?

    萧鹏的小院里,老钱给几人准备好了茶水,只留下几个人在院里。

    方济各喝了一口茶水:“你们华夏的茶水味道倒是苦涩,但是细品之下,倒真的回味无穷。这是什么好茶么?”

    萧鹏摇了摇头:“这只是我们岛上的野茶树的叶子,如果你喜欢,走的时候给你装一些做礼物。”

    陆老笑道:“我们来岛上那么多次,也没见你给我们茶叶。”

    萧鹏撇撇嘴:“你们也没说过我这里茶叶好喝不是?再说了,你们这些喝大红袍的好意思跟我要茶叶?”

    “大红袍?那是什么?”方济各好奇问道。

    萧鹏很认真的回答道:“华夏十三亿人口,只有不到一千人喝过的茶叶,当然,我说的是正宗的大红袍母树上的茶叶,你身旁那两位都是喝过的。别看我,我是没那口福。”

    “母树?那是什么?”方济各像个好奇宝宝一般。

    萧鹏道:“大红袍是我们华夏的一种名茶,也是全华夏最珍贵的茶叶。曾经的御茶,也就是专门进贡给皇上喝的茶叶。其实它的珍贵倒不是因为它多好喝,因为它属于乌龙茶,是一种发酵茶,在华夏很多北方人喝不惯它。它最珍贵的原因,是只有三棵六株,而且这六株茶树,都不是同一个品种,叶形、发芽期都不一样,这六株茶树,可是常年有武警看守,光保险费就高达一亿人民币呢。只有你们这样的大人物,才有资格喝那茶叶,我们也就是看看热闹而已。我说方济各教皇,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探讨华夏茶叶文化的吧?”

    方济各笑道:“自然不是,我这次来华夏的目的,我想萧先生应该知道,哦不,是撒母耳先生。”

    萧鹏摆摆手道:“我这撒母耳之名是东公教基里牧首给我的封号而已,不值一提。”

    方济各摇头道:“撒母耳先生过谦了,你这撒母耳之名是所有基督教徒的信仰,可不仅仅是东公教自己的财富。”

    萧鹏微笑道:“是么?我只知道,这是基里牧首给我的称号。好像和你们天公教没有任何关系吧。”

    方济各道:“我们都信仰上帝,都信奉圣经,都知道撒母耳和参孙。对了怎么没见参孙先生?”

    萧鹏道:“他?我也不知道他跑哪里浪去了。不过我想方济各先生说的对,既然你们都信仰圣经,那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同的流派呢?看来还是有不同的,肯定有正统盗版之分吧?既然东公教那边跟我合作愉快,看来我应该发声支持东公教了。”

    萧鹏微笑着看着方济各,这人从来了就跟自己兜圈子,什么撒母耳之名是所有教派的,你们不吐点血我白给你们干活?那不是想的美么?

    方济各听了萧鹏的话,却面不改色,依然微笑道:“撒母耳先生,你如果想要单方面支持一个教派,你回华夏之时应该就第一时间发表声明了不是么?”

    萧鹏摇头道:“方济各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回来之后要陪家人陪朋友,你们眼里这些所谓的宗教大事,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好吧,这么说有点狂妄,但是相信我,确实没有我的亲人重要。”

    “呃。。。。。”方济各听了差点掀桌,什么叫不值一提的小事?你这该死的无神论者!要不是为了宗教发展我一定找人谴责你。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想想而已,毕竟现在主动权在萧鹏这里,想到此,方济各不禁叹了口气:“不知道撒母耳先生怎样才能接受我们的册封呢?”

    萧鹏笑了:“我的条件早就提出来了好吧?再说了,你们的册封也忒不值钱了。竟然把对我国的侵略者封圣,你们的册封我还真不想要。”

    方济各无语道:“萧先生,关于上次封圣的事情,我只能表示歉意,但是这封圣大典已经完成了,我们是没有办法更改这个现状的。这是违背我们的教义的。”

    萧鹏直接挥手,对门外喊了一句:“来人,送客。”

    方济各差点跪了,这萧鹏还真如奥古斯托枢机所说那样,油盐不进啊。说送客就送客?我这一杯茶还没喝完呢!

    方济各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陆老和孙老,哪知道二老直接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

    来时他们就说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萧鹏自己拿主意,他们只是介绍萧鹏给方济各认识而已。谈妥谈不妥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陆老当时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们华夏一直是个宗教自由的国家,从不干涉别人的信仰。我们总不可能去给萧鹏下命令说:‘你去信仰天公教’吧?我想这样也违背你们的教义不是?所以事情只能你们自己去谈,什么结果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方济各想起陆老的话,现在唯一的想法却是:“你们快给萧鹏发命令吧!这家伙太不好说话了。整个一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不是谈判么?他怎么寸步不让?”

    萧鹏却根本没给他思考的时间:“陆老,孙老,你们是跟着方济各先生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吃饭?”

    而听到萧鹏的召唤,老钱这时候也走入院中:“老板,您的朋友要离开了?”

    虽说听不懂老钱说什么,可是方济各也知道老钱进来是干什么的。方济各急忙对着老钱说道:“这位先生,这是个误会,没人要离开的。”殊不知他说的是英语,老钱根本听不懂,对着方济各微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方济各急忙对萧鹏道:“撒母耳先生,我们还可以再谈谈么?”

    萧鹏微笑答到:“既然条件谈不妥,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谈下去?越谈争执越多,不如趁现在就别继续谈下去,彼此还能多点好感不是?”

    方济各心里腹议道:好感?对你哪里还有好感?碰到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当然,心里这么想归想,脸上却只能挂着笑容:“撒母耳先生,我们之间肯定存在着误会,让我们再谈谈好么?我对这趟商谈是有很大的诚意的。”

    萧鹏示意老钱先出去,微笑道:“误会?你嘴里所谓的‘误会’是建立在一次次伤害我们华夏人的基础上,又是和宝岛建交,又是封圣,你们这些行为已经大大的伤害到我们这些淳朴的华夏劳动人民的心了。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那就答应我的三个条件。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其实这几天我还一直在考虑第四个条件。我这人想一出是一出,说不定还会有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条件。。。。。。”

    方济各愣住了,这三个条件就够让人头疼了,你还要继续加?这意思不就是逼着自己赶快下决定么?

    可是这个决定怎么下啊,发表这个声明倒简单,可是这个声明发表后,后续的麻烦事情更多,别的不说,万一造成信徒对教廷的不信任怎么办?

    ps:求月票啊求月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