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卖不出去的黄唇鱼
    杨猛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这乔治巴顿不是更拉风?”

    萧鹏拿着对讲机怒吼道:“我这乔治巴顿起码路上能看到。你这坦克咱华夏就你这一辆可以上路吧。”

    “你现在说我说的起劲,也不知道这一路上谁开坦克开得多。你特么的现在还在坦克上!”杨猛抗议道。

    “我作证,是爸爸开的多。”薇娅的声音也传来。

    自从离开高速公路,就是萧鹏一直在开ev2坦克了。结果这一路上,各种被人围观,如果不是萧鹏带着孩子,萧鹏早就被人按车里生猴子了。

    道奇挑战者里,冯建亭对吉娜说道:“我原来以为我就挺骚包的了,结果跟老丈人和猛子叔比起来,我这差远了。”

    吉娜白了冯建亭一眼:“好像你比他们俩都大一点把,你这一口老丈人,一口猛子叔叫的不亏心?”

    冯建亭谄笑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么。再说了,这老丈人叫的可真不亏心,谁让我这老丈人有本事呢,有这么好的女儿呢。”

    “行了,回去见奶奶爷爷去吧,他们回来了,咱们一起吃饭。”吉娜道。

    冯建亭道:“恩,可算回家了。这节假日绝对不是出行的好时间。”

    无线电里还传来萧鹏和杨猛的争执声,这一路上听两人吵吵闹闹,倒也不无聊。就这样回到了父母的别墅里。

    “你们回来了?怎么不见冉冉和米莎?”陈爱芬知道萧鹏等人回来,到门口迎接他们。

    萧鹏下了车:“冉冉她们跟叶姐一起,幸亏没跟我们一起,这一趟玩的憋屈死了,堵车堵了一路。”

    陈爱芬道:“哼,谁让你们非要开车呢?傻瓜都知道节假日时候交通不好。你们还非要开车出去,就显摆你们有车?”

    萧鹏无语了,这是什么意思?这算被老妈鄙视了么?不过老妈说的也很有道理,正常人还真不会选择节假日去自驾游。堵车就不说了,走到哪都是人山人海,所谓的‘旅游’根本就是出去看人的。

    老妈老爸倒聪明,直接出国了。外国可不没有华夏国庆黄金周这一说。不过近几年,临近华夏的国家倒也开始关注华夏的各种节日了。毕竟每到这段时间都会有大量的华夏游客涌入他们国家。

    “吆,小冯也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看到冯建亭,老妈倒乐呵的很。

    冯建亭笑着拿出一个包裹:“奶奶,这是给你的小礼物,不成敬意。”

    “来就来吧,客气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来。。。。。。”

    萧鹏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好么,冯建亭玩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感情自己是最后面才知道这事的。

    ‘又不是第一次来’?你小子背着我做了多少地下工作?

    萧鹏想到这,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瞪着冯建亭。

    冯建亭吓了一跳,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爱芬,陈爱芬一拉冯建亭,瞪了萧鹏一眼:“吓唬人家小冯干什么?我看小冯就是好孩子,小冯,进来吧。咱们咱们不理他。”

    杨猛哈哈笑了起来,小声对萧鹏道:“怎么样,用不用我替你收拾顿那小子,替你出气?”

    萧鹏还没回答,陈爱芬道:“你小子收拾谁呢?我可听见了。不想进来吃饭了么?”

    这下轮到萧鹏哈哈大笑了,老妈这是顺风耳啊。

    “萧鹏,你接下来要干什么?”吃饭的时候老妈问道。

    萧鹏道:“恩?我要去趟星条国。”

    “去星条国干什么?”老妈问道。

    萧鹏笑道:“一点生意上的事情,去旧金山。”他可没跟老妈撒谎,自己确实要去星条国,确实要去旧金山,只不过去的方式有点特殊而已。

    “嗯呢。去了之后收敛下你的脾气,一定要注意安全。”老妈又开始吧啦吧啦吧啦了。

    不过老妈虽然啰嗦,萧鹏却一点也没有厌烦,听着老妈的唠叨,和老爸喝两口小酒,和孩子们说说笑笑,虽说平淡,但是真的很幸福。

    吃完饭后萧鹏把孩子留下,几个人离开了父母处,回到了千里岩大酒店,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回去。

    萧鹏还想还好睡一觉,冯建亭却鬼鬼祟祟拿着瓶酒跑了过来,非要跟萧鹏喝两杯。

    “老丈人,我搞到一瓶好酒,特意拿来孝敬你老人家。”冯建亭道。

    萧鹏无语了:“玛德,你特么的才是老人家,会说话就说话,不会说话闭嘴!”

    “呃。。。。。。。”冯建亭赶紧转移话题:“老丈人,你看看你喜欢不喜欢这酒。”

    “这是什么酒?”萧鹏接过瓶子,看来有点年头了。

    冯建亭道:“这是我从朋友那搞到的老百加得老朗姆酒,特意来请您尝尝鲜的。”

    萧鹏一听,眉头一皱:“朗姆酒?什么玩意?”

    冯建亭介绍道:“这朗姆酒又叫海盗酒,你看加勒比海盗他们里面喝的,都是朗姆酒。这朗姆酒和咱们这边粮食酒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用甘蔗糖蜜作为原料酿造的一种蒸馏酒,也叫糖酒,原产古巴,是那边的一种传统酒。”

    萧鹏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这味道还不错。”

    冯建亭笑道:“其实现在人喝朗姆酒,最多是用来调制鸡尾酒,最简单的喝法也要是加上冰块,配上青柠檬片。”

    萧鹏拉下脸:“你的意思是我这么喝浪费酒就是了?”

    冯建亭急忙摆手道:“哪能呢,老丈人,你可误会我了,我可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想说,加冰块更好喝。”

    萧鹏加上两个冰块,喝了一口道:“你小子过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跟我喝酒的吧?吉娜的事情我都不管了,你还想要干啥?”

    冯建亭听到这,脸色倒一正:“老丈人,这次我过来还真不是为了吉娜的事情,我是想跟你谈谈生意上的事情。”

    “啥玩意?”萧鹏瞪大眼睛看着冯建亭:“你找我谈生意上的事情?你这还没睡醒吧?”

    冯建亭都快哭出来了:“老丈人,你别瞧不起我,这次真的是跟生意有关。”

    “哦,既然跟生意上有关,那你说吧。”萧鹏道。

    冯建亭说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发现千里岩渔场里面,有不小规模的一群黄唇鱼。老丈人,你知道这事么?”

    萧鹏点点头,心道我怎么不知道,那黄唇鱼可是我带回来的,这么长时间没管理它,怎么还成规模了?

    冯建亭道:“事情是这样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渔获里发现一条黄唇鱼,只有十几斤的样子,并不大。我问过潘佩宇大哥,潘佩宇说渔场里经常有这种鱼获,但是你曾经说过,这样的鱼不许捕捞,所以他们都是放回海中,这一条应该是被人当做大黄鱼了。”

    “这有什么问题么?”萧鹏问道。

    “问题?老丈人,如果渔场里真有成群的黄唇鱼,我能让整个沿海地区所有的高档酒店都用咱们的海鲜!”冯建亭来了精神。

    “说说你的想法。”萧鹏语气平淡,看着冯建亭。

    冯建亭道:“老丈人,黄唇鱼现在可非常罕见了,本身就是物以稀为贵,再说了,这种鱼浑身都是宝,现在这种鱼肉的价格,大概在三千多块一斤,鱼鳃、鱼鳞都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而它的鱼鳔价格更是惊人,一斤就在一百五十万以上!黄唇鱼鳔可以入药,有滋补肝肾的功效,而且还能止血。”

    萧鹏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说重点。”萧鹏怎能不知道这个,黄唇鱼在华夏的地位就相当于金枪鱼在倭国的地位。

    冯建亭道:“老丈人,现在四海渔业已经在沪市扎住脚跟了,毕竟千里岩的大黄鱼摆在那里,再挑剔的食客也对它挑不出毛病。这算是我们的明星产品了。不过咱们渔场的大黄鱼毕竟有限,一到沪市就被一扫而空,现在很多更南方的豪华酒店顶级食客,都不知道咱们的海鲜。所以咱需要个巨星产品,把咱们的品牌一炮打响道众人皆知的地步。”

    “所以你想到用黄唇鱼?”萧鹏反问道。

    冯建亭点点头:“老丈人,黄唇鱼是最好的招牌,但是我们也面临着问题。”

    “什么问题?”萧鹏问。

    冯建亭苦笑着说:“因为黄唇鱼濒临灭绝,所以目前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如果私自交易和买卖,是违反法律的。”

    “呃,那现在市场上的黄唇鱼买卖是怎么回事?”萧鹏不解。

    冯建亭耸耸肩:“两个办法,要不然说是捡到的,要不然说是从邻国收购的。在海外贸易中,并没有法律规定不允许贸易黄唇鱼。”

    萧鹏想了想:“那既然卖黄唇鱼这么麻烦,你跟我说这么多还不是白搭,有好鱼只能偷着卖不是?”

    冯建亭却道:“老丈人,解决办法倒不是没有,不过需要你去办件事。”

    “什么事?”

    冯建亭给出答案:“你要去给千里岩渔场办个关于黄唇鱼的动物繁殖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

    萧鹏一听:“这事情好办,不就是办个证么。”

    冯建亭却摇摇头:“老丈人,事情可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