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负责任的警察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洛杉矶和别的城市最大的不同是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相反,几乎都是两层的木制别墅,这和别的繁华城市截然不同。

    这倒不是洛杉矶穷,而是因为南加州是地震频发区,根本就不适宜建高楼,这一点和倭国是一样的。洛杉矶市区里面的高楼比起华夏,那可真是差远了。但是在这样的地震区,能建成这样,已经是真不错了。

    洛杉矶是标准的地中海气候,那叫一个晒,马路旁边满满的都是棕榈树。萧鹏看的是直撇嘴,如果华夏奸商来了这里,那可都是钱啊!

    千万不要小看华夏奸商的能力,论起华夏奸商的炒作能力来,那可真是无人能及。

    华夏流传了一段时间的文玩热,这可真是看奸商表演的最佳时期了。

    比如说菩提子。所谓菩提子并不是菩提树的果实,光绪年的秀才丁福保在书里明确说过:“华夏唯天台山有之,谓之天台菩提。”而古代时候的佛珠,大多是什么桃核、枣核、无患子之类的,有钱的则用玉石珠宝。

    但是到了华夏奸商这里,这可就不一样了,菩提子变成了可以穿制成数珠法器的种子果核了。其实这也并不能算错,无患子、桃核、枣核不都是种子么?问题这些东西怎么赚钱?必须要找到新噱头才行!

    于是奸商们开始忙碌起来了:圆果杜英树的果核,有纹路还结实,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金刚菩提了!因为圆果杜英子房一般分为五室,但是也有特殊的四瓣六瓣七瓣的不是?炒作,价格必须要高起来!

    那个中药黄藤的果实挺结实,把皮去掉后还有斑点?不错,挺漂亮,你就叫星月菩提了。不是都个头小么?越大越值钱!大一毫米翻一倍!

    这种鼠李科枣树的枣核竟然这么圆?还有眼睛?行了,你就叫凤眼菩提了。

    最可笑的是非洲那边用来喂牲口都用不上的鳄鱼果,到了华夏摇身一变:千眼菩提。我靠曾经那叫一个火。

    反正要炒作也简单,花点钱到度娘弄个百科,随便扯上个几十年一开花,几十年一结果的,那就会有人相信。然后价格那就嗷嗷涨。

    这些还不算什么,为了赚钱奸商们也是尽力了,各种发掘,中药一口盅,摇身一变,天竺菩提。南酸枣枣核,摇身一变,五眼六通菩提。海红豆?改名红心菩提,只要一改名,那就身价暴涨。现在号称是菩提子的至少二三百种了。

    还是南方人会做生意,马路旁边绿化带都充分利用了起来。很多热带植物都有果实,那可都是钱啊!特别是棕榈树的果实,各种各样的棕榈树果实多,样子还不同,一棵树炒作好了,那就是无尽的财富。

    比如桄榔,本身用来造林绿化的树种,叶子做麻绳也不错,搞个绿化都用它,现在好了,直接改名白玉菩提,一棵树上的种子,做个百八十串佛珠没问题。

    南方马路旁边常见的狐尾椰,直接叫千丝菩提,可惜产量太大了,价格炒不上去。那也不怕,反正都是白捡的钱。更可笑的是贝叶棕,这倒是和佛教挂钩的好东西,当年的佛经都是写在贝叶棕上,称之为贝叶经。但是现在科技发达,又是纸又是电脑的,谁特么的还用它的叶子抄经文?于是他的果实就被利用起来了,传说中六十年一开花,开花后就死的菩提根就出现了。

    有人说菩提根便宜,一串佛珠也就是几十块钱而已。如果看到贝叶棕树后,他就会知道,这也是暴利了,一棵贝叶棕树上的果实,随随便便也够你穿个千八百串佛珠了,这还仅仅是一棵树!

    那些花高价买菩提子的,萧鹏只能耸耸肩笑而不语了,就是些种子而已,今年长了明年长的东西,价格不可能一直炒下去的。再说句难听点的,那些流传百年的古董佛珠,要不然是玉石制作,要不然是骨头桃核。有谁见过古代流传下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菩提子?

    不过如果那些奸商到了洛杉矶,绝对会发现,这里遍地是财富。清一色的热带亚热带植物,那不是钱是什么?

    你看路旁的金山葵树,种子都快拖到地了都没人去捡?这一棵树起码能做上三百串紫金鼠菩提吧?光这一条街上,萧鹏起码就看到了五十棵金山葵,到唐人街这一路上起码看到几千棵!这是多少钱啊。

    短穗鱼尾葵?这东西可是整蛊神器!传说中的痒痒果就是它了。想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非常简单,摘一个痒痒果,切开一个小口挤出一点汁,想折腾谁给他身上来点,别说友谊的小船了,你来艘爱情的泰坦尼克号也直接翻船。

    那滋味,真的是太酸爽了,基本上是指哪打哪,抹谁谁疯,沾到皮肤上那可是各种钻心的痒,不管怎么挠怎么洗,那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在南方长大的孩子,如果有人拿出了痒痒果,这绝不亚于首先使用了核武器。只要痒痒果一出,什么恩爱情侣一拍两散、昔日好友大打出手、和谐舍友反目成仇这样可以上报纸头条的事情都会发生。

    总而言之一句话:去了热带地区,看到大椰子棕榈树上长着一串串像葡萄一样的紫红色果实,那可千万别碰。

    但是别人不敢碰,奸商敢碰啊,把皮剥掉,果肉洗掉,银线菩提就这么诞生了。还好,萧鹏这一路上看到的这树也不多,也就是上百棵而已。

    还有绿化带里的油棕树,这玩意就更多了,毕竟它的经济价值太高了,亩产棕油二三百千克,比花生油产量高出五六倍!比大豆产油量高十倍!这可是号称世界油王的狠家伙,种的能少么?专门种植也好,绿化也好,用它准没错!

    而且这玩意又好养活,放那里自己嗷嗷的长,大叶子又漂亮,所以洛杉矶最常见的树就是它了,几乎遍地都是。清洁工清理油棕的种子可费事了,那可是一车一车的拉。

    不过如果是奸商看到后,绝不会觉得费事:这可都是招财猪菩提!都是钱啊!

    有一点倒听让萧鹏吃惊的,那就是在洛杉矶,开车倒是件挺爽的事情。不像纽约那般堵车堵得严重,很快时间,萧鹏一行人就到达了洛杉矶的唐人街。

    萧鹏叼着烟走下车,看着眼前的唐人街,萧鹏瞬间感觉回到了华夏,来到了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还是二十年前的那种,清一色的二层建筑,随处可见的华人。

    “真尼玛亲切。我们这是在华夏哪个镇上还是村里?”冯建亭下车感叹道。“这里真比旧金山唐人街差远了。”萧鹏赞同冯建亭的说法。

    孩子们却一脸兴奋的下了车:“爸爸,带我们去看看去。”

    萧鹏点头,要了司机电话,保持联系。这些车都是酒店安排的,每天五百美金,随叫随到去哪都行。

    萧鹏刚想带孩子去唐人街里去,却被一个警察给拦住了,警察二话没说,直接给了萧鹏和冯建亭一人一章罚单,每人罚了五十米金。

    冯建亭愣了:“警官,为什么罚款?停车有问题?那也不该罚我们吧?”

    萧鹏也傻眼了:“我们没在室内抽烟,为什么要罚款啊?”

    没错,洛杉矶也是个无烟城,禁止室内抽烟。当然,你在家抽也没人管你不是?关键是公众场所是绝对禁烟的。不过和旧金山一样,在马路上抽是没有事情的。

    那个警察看了看两人:“你们刚才在车里抽烟了对吧?”

    萧鹏点了点头,在车里抽烟也是不犯法的啊,为什么要罚款呢?

    警察看了看几个孩子,说道:“按照加州的法律规定,车内有十八岁以下的孩子的时候,成年人禁止在车内抽烟!如果你对我的罚单有异议,可以去法庭申诉。”

    “呃。还是算了吧,我没有异议。这罚单我交。”萧鹏直接认了。

    在星条国只要牵扯到孩子的事情,你在法庭上根本得不到法官的任何同情,甚至还会加重处罚。法官还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鄙视你,那可真是又罚钱又要丢人了。

    看到萧鹏态度不错,星条国警察笑了笑,还很贴心的嘱咐萧鹏:“这条法律是全星条国通行的,今后你可要注意!”

    萧鹏接过罚单点点头:“谢谢了。”

    警察态度还不错,笑着跟萧鹏挥手告别。冯建亭愤愤道:“不是说星条国治安不好么?这不警察都很认真负责么,不过态度还真不错。”

    萧鹏答道:“这就是洛杉矶警察的特色了,这里犯罪案件太多,尤其是持枪案件更多,警察也是人啊,能不怕死么?又不敢管黑帮,又不敢让人说自己拿了纳税人的钱不干活,所以在洛杉矶,警察管这些小事管的是最严格的,什么违章停车、闯红灯之类的。管的最严格。”

    “那不是交警的活么?”冯建亭瞪大眼睛。

    “在米国,警察就是交警呗。你说他们态度好,那是当然的了,谁知道自己处罚的人是不是黑帮分子呢?再说了,咱们尊重他,认错态度好,他们肯定也好,你如果跟着警察对着干你试试?在星条国挑衅警察权威那可是重罪!人家真敢开枪打你。你不看看这几年,美国警察打死多少人了?你以为仅仅是种族歧视?你太天真了。那些老黑是省油的灯么?这可不是华夏,在华夏你被抓了可以说两句狠话,在这里警察抓你说狠话你试试,不是警棍就是枪子,自己二选一吧!”

    萧鹏看着楞在一旁的冯建亭,一拍他肩膀:“行了,别想了,咱们去逛街去!”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