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草台班子?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如果不是答应好洪爷爷,萧鹏真想带着孩子们离开。到洛杉矶唐人街,绝对是错误,这尼玛就是个农贸大集,还是村级别的,镇级别都卡不上。

    最牛的地方是:这里的商品,80以上都是华夏商品,不管衣服鞋帽,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而且这里的特色是名气起得都很大气,一个简陋的厂房,门口竟然用繁体字写着:“亚美面饼制造所,”大概就是个做方便面的吧?

    不过孩子们倒是很喜欢这里,倒不是因为这里的廉价服饰,而是这里的美食,尤其是海王城的点心,萧鹏都吃的有点上瘾了。

    洛杉矶唐人街并不大,没多久几人就逛遍了,也没见像洪老爷子说的那样像是有什么集会活动的样子,就在萧鹏觉得无聊的时候,电话响起:“萧小友,我到唐人街了。你在哪里呢?”

    萧鹏笑道:“我在唐人街里面呢,您在哪里?”

    “活动在唐人街牌坊这里,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这就过去。”

    等到萧鹏一行人到达唐人街大门时,果然现在跟刚才不一样了,很多华人聚集在那里,男女老少皆有,甚是热闹。

    萧鹏一眼看到了洪老爷子,穿着一身唐装,身旁则是很多年轻人,和那天在朴茨茅斯公园里看到的样子还真不一样,看来自己没猜错,这个老爷子在华人圈里,绝对是有一定地位的。

    看到萧鹏到来,洪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示意萧鹏前来:“萧小友,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萧鹏笑道:“没事,反正我也要带孩子来逛逛洛杉矶么,我这还要感谢洪爷爷邀请我参加这么大的活动。”

    “嗨,什么大活动啊。”洪爷爷摆了摆手。“就是一个华夏来的功夫大师举办的功夫展示会,萧小友,你不了解我们这些漂泊在异乡的华人,看到关于故乡的一切都会让我们激动好久的。”

    “那就回去看看么,现在华夏可是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萧鹏道。

    洪爷爷叹口气:“是啊,都说落叶归根,可是我的根到底在哪呢?很多人离开华夏太久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喽。。。。”说完一脸悲伤之色。

    萧鹏也不好继续说什么,转移话题道:“今天是什么活动啊,看起来这么隆重,你还要跑来这里?我感觉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就是个功夫展示会吧?”

    听了萧鹏的问题,洪爷爷的倒也从唏嘘中回过神来:“萧小友,我今天还真没骗你,真是来了一个华夏功夫大师,带着她的弟子们前来表演,弘扬华夏功夫!”

    萧鹏听了也来了兴趣:“谁啊?这么厉害?”

    “萧小友,你听说过过李经梧么?”洪爷爷问萧鹏道。

    萧鹏点头:“当然了,李经梧大名如雷贯耳,一代太极大师!可是,他不是死了好久了么?”

    这倒不是给李经梧戴高帽子,李经梧确实配得上大师二字,那可实打实的是太极真功夫,华夏现在普遍的八十八式太极和简化二十四式太极,当年李经梧大师也参与过推广。

    李经梧学太极的原因倒是很简单,小时候李经梧身患风湿,于是从十七岁开始,学习弥宗拳,注意,不是霍元甲的迷踪拳。。。。。这一学就是十年,后来听说太极拳精妙,转而去京都学习了吴氏太极拳,那时候已经27岁,标准的半路出家。

    不过他的师傅赵铁庵并没有因为他年龄大而有所藏私,悉心传授给李经梧拳法和推手技巧,并把吴式太极拳里的瑰宝太极拳秘籍传授给李经梧,成为吴氏太极拳的大师。

    但是李经梧并没有因此满足,仍然是活到老学到老,又去跟陈发抖大师学习了陈式太极拳,同时还学习八卦掌、心意**掌、通背拳、八极拳,解放后又学习了杨氏太极拳和孙式太极拳,至此,李经梧身上,集陈、杨、吴、孙四家太极拳技巧于一身,把吴式太极拳的粘随柔化之功、陈式太极拳的缠抖刚发之力、杨氏太极拳的舒放洒脱之势,孙式太极拳的灵活紧凑之巧结合在一起,连同早年学习的弥宗拳、八卦拳、通背拳等拳法融合在一起,开创出了经梧太极拳,至今已经有门徒八百余人,徒子徒孙更是多不胜数。

    洪爷爷笑道:“今天来的,正是李经梧大师的徒弟和徒孙。”

    萧鹏道:“李经梧老爷子门徒八百,不知道来的是哪位大师?”李经梧门下的太极大师可真不少,其弟子谷平海、冯志明都曾拿过全国武术大赛冠军,另外的像梅墨生、李树骏、王大勇、王凤锁、周树生、项国员等,在华夏武术圈里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洪爷爷刚想说话,身旁另外一个老人却不高兴了:“这大师,架子可真不小,现在还没来呢?”

    洪爷爷赶紧跟萧鹏介绍道:“这是丁老爷子,你叫丁爷爷就好。要问来的是谁,你还真要问他,这是他安排的武术交流活动。”

    萧鹏笑着和丁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丁爷爷,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丁爷爷气道:“按理说十分钟之前他们就该到了,怎么现在还没来?这太阳能晒死人!”

    恩,加州的太阳确实很毒,让这么多人站在太阳底下确实不像那么一会儿事。

    洪爷爷倒是一副不介意的样子:“可能是路上堵车吧。”萧鹏看了看大马路,这尼玛哪里有个堵车的样子。。。。。。

    洪爷爷笑呵呵的说道:“老丁,刚才萧小友问,来得是哪位太极大师,他这一问我也傻了,我也不知道呢,你倒是介绍一下呗。不是又是什么草台班子来了吧?”

    “草台班子?”萧鹏很在意这个词。

    洪爷爷哈哈大笑起来:“萧小友,也不怕你笑话,我们在星条国,确实也是无聊至极,有什么华夏活动,我们都像过年一样,有的活动很好,什么国家歌舞团等人来的演出,那叫一个绝。但是也有很多来浑水摸鱼的,在华夏夜店里唱歌的跑到这里来都敢说自己是知名歌星,我们对华夏那边的信息比较迟缓,所以上过好几次这样的当呢。”

    丁爷爷不愿意听了:“这次可真不是上当,这次来的可是真大师。我跟你讲,来的人可是有官方身份的人,原来是河北省武术协会副主席、石家庄第十届政协委员,而且还是原来的石家庄市侨联常委,那可是真材实料的,还是大企业家呢”

    鹏一听,这些名头怎么这么耳熟呢?符合这个身份的好像只有一个人,萧鹏问道:“丁爷爷,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女的?”

    丁爷爷一听,脸色大喜:“萧小友对吧?你也知道这个大师?”

    萧鹏皱皱眉头,想了一下:“那个,丁爷爷,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自称石家庄公大感光化学研制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河北华侨专修学院董事长、经悟太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经梧太极拳第一代传人、石家庄第十届政协委员、石家庄侨联常委、石家庄市工商联合会常委、原河北省武协副主席、华夏武术一级裁判、国家武术八段?”

    丁爷爷更高兴了:“一个字不差!丁小友怎么知道的?”

    萧鹏叹口气:“我就记性好,不过。。。。。。”

    还没等萧鹏说出后面的话,丁爷爷就高兴地不行了,拍着洪爷爷的肩膀说道:“老周,这次我办事可靠谱了吧?”

    “老周?”萧鹏看着洪爷爷:“你不是洪爷爷么?”

    丁爷爷笑道:“老周可没骗你,他原来姓周,只有我们这些老家伙才知道。”

    呃,姓都改了?这是什么意思?

    洪爷爷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将信将疑的看着萧鹏:“这次老丁请来的真是这么厉害的大师?那么多名头?唉,我这次来还想看看老丁笑话呢。”洪爷爷叹口气。

    “那个。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萧鹏看着二老说道。

    丁爷爷心情不错:“萧小友,有话直说好了。”

    萧鹏吸口气道:“丁爷爷,这次你恐怕上当了。”

    “啊?”丁爷爷洪爷爷一起看着萧鹏:“快说说,怎么回事。”

    萧鹏叹口气道:“你说的那人,什么有限公司,就是个居委会。那学校也早就被责令停止招生了,至于什么经梧太极拳文化传播公司,那就是个皮包公司,现在也不是什么政协委员,也不是侨联常委,更不是什么国家武术八段,那都是自封的,国家武术一级裁判更不可能了,一级裁判年龄不能超过四十岁。她甚至现在连武协成员都不是了。”

    “萧小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丁爷爷问道。

    萧鹏挠了挠头:“不是我知道的多,而是她已经臭名烂大街了,华夏只要稍微关注点武术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反正在国内,她是已经混不下去了,这才跑到这里来的吧?”

    洪爷好奇问道:“你说的到底是谁啊?”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