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怪老头
    “他也太狂妄了!”郑泽隆气得咬牙切齿说道。

    单尚涛也气的不轻,想了一会儿后,说道:“王秘书,通知下去,下午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说完后看着郑泽隆:“我一定会让他一无所有!气死我啦!”

    而萧鹏出门后掏出手机,却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手机不知怎么的,碰到静音了。

    萧鹏一看号码,是尹崇德的,便回拨了回去:“喂,尹叔,有什么事么?”

    尹崇德急道:“老刘说单尚涛对付你?你没事吧!”

    萧鹏笑道:“尹叔,别担心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要召开常委会议了,议题是回收千里岩。”

    “他敢!”尹崇德抬高了音量:“小萧,放心,我不会让这个议题通过的。”

    “别,尹叔,千万别这么做,你一定要大力支持他,让他的议题通过才行!”萧鹏道。

    “啊????”尹崇德糊涂了,萧鹏又是要搞什么幺蛾子?

    别说尹崇德不明白萧鹏要干什么,就连潘佩宇也是,回去路上一直在问:“老板,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萧鹏晃着二郎腿:“老潘,你觉得一个空降来镀金的市委书记,为什么有这么足的底气来跟咱们对上?”

    潘佩宇听后一皱眉,没说话。萧鹏笑道:“用黄健翔的话说‘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不知道他是和主子并肩作战呢还是给他主子闯祸,反正让他闹腾吧。闹腾的越大他死的越惨。别忘了,咱千里岩还有一个谁也动不起的项目呢!”

    潘佩宇想了想后,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猛子一直说你坏透了,还真是这样。”

    萧鹏白了他一眼:“猛子特么的那就是放屁!我多善良的一个人?什么时候你见我欺负人过,我那都是奋起反击!”

    “你是老板你怎么说就怎么是呗。”

    “靠,你什么意思你?不服单挑!”

    “老板,马上降落了,请注意安全。”

    “。。。。。。”

    刚下飞机,杨猛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萧鹏,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他怀里抱着一只大鸟。

    “大头?它怎么了?”萧鹏一看,杨猛怀里抱着一只虎头海雕。结果杨猛还没说话,大头就直接落到了萧鹏肩膀上,这是另外一只虎头海雕?不过这只虎头海雕看起来像是身患残疾。而且更让萧鹏感到奇怪的是,这只虎头海雕竟然也是被启灵术启灵过的!

    萧鹏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来,当时潘一龙他们抓回来两只小鸟,自己启灵后放回森林也就没管,一只是大头,这明显是另外一只!萧鹏从杨猛怀里接过虎头海雕。这才发现,这只虎头海雕的两只爪子都是断了的,而且一看就是陈年旧伤“你从哪里找到它的?”萧鹏问杨猛。

    杨猛道:“我心思去林子里抓两只羊回来,结果看到了它,飞也飞不起来,大头给它捕食,不然早就饿死了。”

    萧鹏点点头,这还真没说错,华夏有句老话来形容鹰:‘鹰不好,爪好。’

    意思就是老鹰的力量都在腿上,鹰爪受伤,对老鹰来说,那可真是只有等死一条路了。幸亏大头被启灵过,知道照顾自己的兄弟,不然这只虎头海雕早就饿死了。

    萧鹏观察了一下这只虎头海雕,不知道什么应该是小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鸟窝里跌落导致双腿断裂。这样的旧伤可是难以治疗的,可是如果不治疗,那它这辈子都只能这样了。

    萧鹏想了想,把手机交给杨猛:“猛子,谁找我也不见,岛上的事情你来负责,我想试试能不能治好它。谁也不能打扰我!”

    “行!放心好了。”杨猛接过手机,对这只虎头海雕他也就放心了-----沃文的腿那德行了都能治好,更何况这小小的虎头海雕!

    萧鹏抱着虎头海雕跑回房间,仔细观察了一下它的情况。这可比沃文那次要严重的多,沃文那次毕竟是刚刚受伤,而这只虎头海雕是陈年老伤,这可如何是好?

    萧鹏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一脸难色看着虎头海雕说道:“那个,我倒有个想法,可能能治好你的腿,不过你会疼得要死,而且还不一定能治好你,你如果有意见的话,就摇摇头呗。”

    虽说虎头海雕被启灵过,可是听不懂萧鹏说话,愣愣的看着萧鹏。萧鹏一脸认真:“既然你没摇头,那就是你默认了。”

    说完萧鹏一狠心,直接把虎头海雕的腿,从旧伤处再次折断!虎头海雕疼的呲牙裂嘴乱扑腾,萧鹏直接把床单撕成布条,把虎头海雕紧紧包裹起来,这样才方便治疗。

    萧鹏想到的治疗方法,正是使用巫力接骨。看起来和给沃文治病的时候差不多。但是其实区别很大:虎头海雕的伤处早已经长畸形了。要想恢复原样,必须一点一点修复!这可把萧鹏难为坏了,又需要消耗巫力,又需要高度专注,最重要的是,不能半途而废!不然前面的治疗就会没有效果!

    这可是虎头海雕啊,在华夏极为少见,大部分为旅鸟。而且属于易受害种,分布区过于狭窄,自从华夏这边工业发展,造成的污染以及过量捕捞鱼类,很多原来能看到虎头海雕的地方已经再也没有它的踪迹了,就算在黑龙江洪河沼泽自然保护区还能极少看到它的身影,却也没有繁殖记录!

    萧鹏分析了一下,这两只虎头海雕的父母,应该是去台岛或者琉球群岛越冬的时候留在这里繁殖的后代,结果当年却让潘一龙他们掏了鸟窝,大概是看到孩子没有了,虎头海雕父母离开了这里。留下了这两个倒霉蛋。

    算起时间来,虎头海雕的离巢期应该是八个月左右。算算日子,潘一龙他们捉到这两只小鹰的时候大概也只有五个多月,又没有父母喂养,两只小虎头海雕只能想办法早点离巢,结果一个成功的开始飞翔捕食,就是大头了,另外一个跌断了双腿,就是这个可怜鬼了。幸亏都被萧鹏用过启灵术,不管是身体还是智慧,两个小家伙都提升了很多。所以,虽说日子难熬,两个小家伙倒都活了下来。

    想到这,萧鹏就内疚不已,算起来还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如果当时自己更细心一些,留意一下这两个小家伙,也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萧鹏不是?毕竟小鹰都长得差不多,灰不溜秋的,萧鹏也认不出那是虎头海雕不是?

    因为内疚,萧鹏治疗的更为用心,等到萧鹏给虎头海雕治疗完后,已经整整二十四小时过去了。萧鹏的治疗办法起到效果了,小虎头海雕的两只爪子终于接好了。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它就会恢复原样!

    萧鹏长出一口气,抱着虎头海雕走了出去。就算现在小家伙腿给治好了,两腿还是很脆弱的。萧鹏怕它再次受伤,干脆,把它两条腿固定好,敷上自己配置的药膏。等它彻底康复后,在让它学习怎么飞吧。

    萧鹏刚一出门,就看到杨猛坐在院子里喝茶,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头,老头被捆的严严实实的,不知道杨猛怎么折腾的他,嘴巴被用布条封的严严实实,头发也乱成鸟窝一般,一副高度近视眼镜挂在脸上,一个镜片不知所踪。正恶狠狠地瞪着杨猛,一看到萧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呜呜呜呜的叫了起来。

    萧鹏愣了:“猛子,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啊?”

    杨猛:“谁知道是干什么的,老家伙也够牛逼的,昨天晚上,竟然开着一艘橡皮艇跑到千里岩了,丫的也真不怕死,开着个小橡皮艇也敢往这么远的地方跑,也不怕让浪给冲翻了。”

    “问明白是干什么了的?”萧鹏看着老头,怎么看怎么像是个老学究、知识分子的样子,可胆量还真不小,橡皮艇近海玩玩也就罢了,还敢开到千里岩?这纯属上厕所点蜡烛------没屎(事)找屎(事)。

    杨猛摇了摇头:“橡皮艇那么小的玩意,雷达也发现不了,他偷偷摸摸的上了岛后,跟做贼似的,专往林子里面钻,最后让泰迪给逮着了。我问他两句,他还敢跟我吹胡子瞪眼,我直接把他捆了,一会儿让老潘送警察局去吧。”

    老学究一听杨猛的话,呜呜叫唤的更厉害了。萧鹏跟杨猛说道:“你也真不尊老爱幼,这么大岁数了,你把他捆的像个粽子似的。你还怕他跑了?给他松开,我问问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谁让他骂我呢?”杨猛嘀嘀咕咕的走到老学究面前:“我现在给你拿开捂嘴的布条,你如果再骂我,我直接给你堵回去。听明白没有?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

    不知道老头骂过杨猛什么,杨猛这给他捂得一个严实,嘴里塞满了布条,再用一个布条把整个嘴捂住,难怪老头只能‘呜呜呜’却说不出话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