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乱成一锅粥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萧鹏点上一根烟,一脸平淡的对刘院士说道:“刘院士,有个事情我想要告诉你,我岛上的珍稀动物不止这些。还有斑海豹、兔狲、紫貂、虎头海雕、棱皮龟,哦。差点忘了,还有斑鳖。怎么说呢,都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动物吧。”



    “等下!去年发现斑鳖的野外存活点,就是你这里?”刘院士作为动物研究所的领导,自然知道野外斑鳖的事情,他还亲自参与了研究工作,只不过他一直搞学术研究,不知道是在千里岩发现的而已。



    萧鹏点点头:“刘院士,我知道你是博士生导师,这样吧,我们谈一笔交易如何?”



    刘院士道:“萧先生,你说说交易条件吧。”



    萧鹏道:“送我两只华南虎,我不但把死老虎给你,还允许你带着两个学生在我这里做观察研究,你觉得如何?”



    对刘院士来说,这里可是一个极好的科研场所,想了半天,刘院士一咬牙:“四个学生!”



    “三个!”萧鹏道。



    “四个!”刘院士坚持。



    “好吧,那就赶快把华南虎送来,我怕我控制不住我的食欲。你也看出来了,这几天岛上忙得要命,我就不留你了。”萧鹏道。“猛子,送客,把咱们的刘院士送走。”



    “。。。。。。。”按道理说,你不该留我吃顿饭么?怎么还这么着急赶人走呢?



    而这时,在京都的某处四合院里,一个老人急匆匆的走进院里,院子里一个老人正在逗着笼子里的画眉鸟,看到老人进来:“老孙,看看我这画眉怎么行?我孙女刚送我的。快听听,这鸟唱的多好听。还是我孙女疼我这个老头子。”



    进来的老人却一脸急色:“老陆,你还有心情逗鸟?出事了!”



    “老孙,出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陆老倒毫不紧张。



    孙老直接递给他一张纸:“你自己看吧。”



    陆老接过后,看了几眼后,脸色大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不是胡闹么?”



    孙老叹口气:“这下这事热闹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想想看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吧。”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叹了一口气:“唉。。。。。。。”



    陆老捏着自己的眉心:“那小子没有反应么?”



    孙老苦笑道:“那小子什么反应也没有。一直在准备他的生日聚会。”



    陆老感觉头更疼了:“这小子生日邀请你了么?”



    “没有啊,邀请你了么?”孙老问道。



    陆老摇了摇头:“这小子,这是摆明了是给咱们脸色看,可是特么的咱们还没有办法!现在的药浴投产还就指望着他!这个节骨眼上怎么闹出这样的事情?那个单尚涛脑子里都是屎么?他从哪空降过去的?情报局那边是干什么吃的?不是一直有人盯着萧鹏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人通知一声?”



    陆老一连串的疑问抛给了孙老。孙老叹口气:“情报局那边的只盯着萧鹏的举动,没有盯着别人的举动,萧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既不吵又不闹的,情报局的同志也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那那个单尚涛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没有什么底气他敢这么胡搞?他是从哪调过去的?”陆老气道。



    孙老脸色有点尴尬:“那个,这件事情郑泽隆也掺和进去了。”



    陆老一愣:“郑泽隆?怎么名字这么熟呢?等下!你说的是老崔的小女婿?”



    孙老点点头。



    看到孙老确认,陆老气的一拍桌子:“我说呢,这个单尚涛能空降到琴岛,原来是老崔的人。这事情都不用问了,老崔肯定不知情,这些人自己瞎搞的。真以为搭上老崔的线就可以横着走了?就不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触碰的底线?老孙,这事还要麻烦你,你给萧鹏打个电话,看看他的态度。我跟老崔说说,让他看着解决这事吧。”



    孙老叹口气:“我可真不想给那小子打电话,不知道他憋着多少坏呢。他本身就是个不肯吃亏的主,这次吃这么大的亏却什么动静也没有,这是等着咱们呢。”



    老陆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只要药浴还攒在他手里,咱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那药浴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整的,配方都分析出来了,也照着做了出来,可就是没有效果!就冲着这个,他怎么折腾咱也要挨着!特么的哄他还来不及,这些人却去招惹他!这不是添乱么?老孙,你就委屈委屈,联系联系他。”



    老孙叹口气:“唉,只能这样了,老崔那边你说说吧。这都是什么女婿啊,净添乱。”



    “行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想想一会儿你给萧鹏打电话怎么说吧。”



    二老对视一眼,又是一起叹气:“唉。”



    跟愁眉苦脸的二老比起来,萧鹏也在千里岩忙得不可开交。



    忙的原因很简单,源自于杨猛的一句话:“幸亏这是你的生日聚会,不用给人回礼,不然这些人来这里,你要准备多少回礼啊。”



    “呃。”萧鹏听了杨猛的话,倒是一愣,不管怎么说,能让自己邀请来千里岩的,哪个不是有钱有势的?来了不都是因为给自己面子?别人不给回礼,咱不能不准备啊是吧?那准备什么呢?



    想想自己这里值钱的,有乌木、翡翠、海底还有红珊瑚,那还是翡翠吧。反正那些翡翠碎片还没有用尽,萧鹏干脆去买了一些十八k金,开始了手工制作翡翠戒指的手工活。



    要知道,纯金太软,适不适合用来制作镶嵌宝石首饰的,如果哪家珠宝商说自己的镶嵌珠宝首饰是24k金,直接抽他大嘴巴就行------骗子就欠抽。



    萧鹏做的认真,电话打到静音放到一边。这可苦了孙老了,怎么打都没人接。不得已,孙老直接打电话找到陆老,说了一下情况,陆老一听萧鹏不接电话,还不相信,打了几个电话,萧鹏也是不接。



    陆老叹了口气,给崔老打了个电话:“老伙计,这次真的麻烦了。你过来吧,咱研究研究吧。”



    陆老刚才跟崔老打电话,把琴岛市政府要回收千里岩的事情告诉了崔老,而且告诉他,千里岩大酒店和四海渔业都已经被查封了。崔老也吓了一跳,陆老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崔老。



    崔老挂上陆老电话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砸了那把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紫砂壶。那可是高建芳大师制作的精品。卖个几十上百万人民币没有什么问题。平时崔老爱不释手,结果这一怒之下摔了个粉碎!



    崔老夫人一看这情况,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老崔,除了什么事了?怎么发那么大脾气?”



    崔老冷哼一声:“我真找了个好女婿!好!好!好!你给郑泽隆打电话!让他马上给我滚回来!要是滚的慢了,他这辈子也别滚回来了!”



    “消消气,这么大岁数了,发这么大的脾气干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了,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崔老太太安慰道:“他做错什么了就让他回来行了。是不是琴岛那边有什么变故?和小单有关么?”



    “哼!”崔老火气明显没降下去:“这些混蛋,真以为在华夏咱们家能只手遮天不成?难道不知道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触碰么?什么是底线?跟华夏崛起相关的任何事情都是底线!他们竟然敢过了这道杠!这些混蛋!非要把咱们家彻底拉下水才行么?”



    崔老太太疑惑道:“他们过了哪道杠了?”



    崔老瞪了崔老太太一眼:“你打听那么多干什么!不知道什么叫做机密?”



    崔老太太知道崔老的脾气,也没反驳:“现在怎么办?跟泽隆和小单说说,让他们停手?”



    崔老眼珠子一转:“哼,什么也不用跟他们说!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崔老太太听了却吓了一跳:“老头子,你这是不管泽隆死活了?你不怕四丫头回家一哭二闹三上吊?好歹那是咱家女婿,就算笨了点,你也要帮帮他么。”



    “帮他?这个事情如果出点问题,咱们崔家整个家族会万劫不复!你懂么?你懂么?”崔老都开始喊了起来。



    “这么严重啊?”崔老太太也吓坏了:“老头子,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的女婿,你要拉他一把啊。”



    崔老听了却一脸颓色,坐回到椅子上:“这次,琴岛这个市委书记的空缺,是我从老楚手上抢来的,结果却捅出了天大的篓子。这次不做出点牺牲,给老楚一个交代。咱家想全身而退也不容易。唉,罢了,你给泽隆打个电话,让他什么话也别说,直接回来就行了。他这个糊涂蛋,也别再做官了,他这智商就别在那位置上丢人了,给老楚那边让出来吧。”



    崔老太太听了紧皱眉头:“老头子,至于那么夸张么?他们在那边到底做了什么惹了这么大篓子?你跟小单那天聊天我也在现场,没听你指示他琴岛那边有什么不可触及的雷区。怎么突然就有这么大的麻烦?”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