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渔夫 第五百零五章 陆雅回来了
    陆老一听“他不是有基金会么?不是有慈善募捐么?这些都可以申请免税的啊。”

    孙老摇头“他都没有免税,所有税额都是按照最高数额缴纳,你说他傻么?”

    陆老冷哼“这小子比猴还精!”

    “那不就得了,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孙老问道。

    陆老皱眉“我怎么知道。”

    孙老笑着说道“他这么做就是不想占国家任何便宜!你看他的酒店,赚的那些钱他放在眼里么?在看他的渔场,卖的鱼都是天价,他却不大规模出货,把客户都往这里引,为的是什么?那不就是为了自己家乡提高知名度么?你说他弄千里岩是为了挣钱?我觉得他更像是把这里建成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他这是全心全意支持家乡建设,所以也别怪他这次火气不小,在这件事情,国家不但没帮上忙,还有单尚涛那样的人拖后腿,你觉得他心里能舒服了?”

    陆老道“我就不信这小子那么好心。”

    “得了吧,你就这点不好,死鸭子嘴硬。”孙老没给陆老留面子。“如果你真的觉得萧鹏不好,你能亲自过来?对这小子你也重视着呢。”

    “哼,你怎么说他好话?既然你那么喜欢他,你直接收了他做你孙女婿不就得了!”陆老道。

    “我倒是真想,如果家里真有合适的孩子,我还真让他做孙女婿了!”孙老道。

    “快行了吧!嘴上说说谁都会!你看看他在米国做的那些事,天天和一帮女的腻在一起花天酒地,整个一个花花公子!”陆老不屑道。

    孙老却摇了摇头“谁年轻时候没有个疯的时候?男人结婚前和结婚后两个样!关键是他没有碰到对的人,那些场面上的事情,应酬上的事情,就算他想躲也躲不过不是?”

    “你还替他说话?说的他好像是个正人君子一样。”陆老不屑道。

    “你还别说,在我眼里,还真没有比他更正的了!私生活咱们不管,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比谁都正!你看这小子什么时候干过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过?”孙老笑道。

    “嘿,照你这说法,这小子天天和那些模特戏子鬼混,也是正派人做的事?”陆老瞪眼说道。

    老孙却没说话,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老小子,笑什么呢?”陆老不接。

    孙老好不容易不笑了,看着陆老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年和妇女主任钻瓜棚的事情了?要不要我给你宣传一下?”

    “。。。。。。你敢宣传,我就。。。。。。我就。。。。。。我就跟你拼了!”陆老急了。

    孙老笑了半天,转移了话题,一看屋里摆着一副棋盘“行了,别斗嘴了,那边有围棋,还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准备好,咱俩杀一盘去。”

    陆老哼道“行!今天我一定要杀得你丢盔卸甲!不然我消不了气。”

    “恩?”二老刚坐下,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这个棋盘?”陆老有点疑惑。

    孙老从口袋里摸出老花镜,仔细观察起这个围棋棋盘,只见这个棋盘是用一个树墩整个雕刻而成,棋盘上的年轮详细可见。“这么大的乌木树根整个做成这样一个棋盘?这小子也太会享受了吧?”孙老道。

    陆老却仿佛没听到孙老的话,一脸苦涩的指着旁边的棋子“老孙,你看看棋子。”

    孙老一看,嘿,这围棋棋子竟然没有白色,只有红色和绿色,再仔细一看,红色是红翡,绿色是翡翠!这么奢侈的围棋,两人一辈子还没见过呢。

    孙老的表情也像吃了苦瓜一样紧皱在一起“老陆,你现在觉得咱们赔他钱,他还在乎么?”

    陆老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钱?就没见过这么败家的玩意了!

    赔钱是不行了,要从别的方面补偿了。

    。。。。。。

    “王秘书,上面还没有批准咱们回收千里岩的决议吗?”市府大楼里,单尚涛皱眉问着王秘书。

    王秘书摇头道“单书记,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

    单尚涛气道“这个老郑,说是回去跑跑这事,到现在没动静,电话也关机,不知道搞什么。”

    王秘书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单尚涛看了皱眉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王秘书支支吾吾的说道“那天,我听到刘副市长和尹常委说道,千里岩是永久产权,咱们根本没法收回来。”

    “开什么玩笑?在华夏哪里有永久产权的地方!现在千里岩的人在做什么?”单尚涛哼道。

    王秘书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明天是那个萧鹏的生日,最近一直忙这事,这几天不少外国明星到了琴岛,下了飞机都让千里岩的人接走了。”

    “哼,我倒要看他还能嚣张多久?有钱找点外国明星来撑场子不就是了,王秘书,你联系一下船,明天我要去千里岩!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嚣张的资本。”单尚涛道。

    “可是。”王秘书为难道“千里岩怎么说也是军管区,现在又是私人岛屿,他不让我们上我们怎么办?”

    单尚涛一拍桌子“他敢!他以为他是谁?”

    王秘书看到单尚涛发火,急忙道“好的单书记,我这就去联系船。”

    看着王秘书退出,单尚涛咬牙切齿道“萧鹏!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你怎么收这个场!”

    而此时的萧鹏,正在岛上忙的不可开交,好多朋友都已经到了

    “沃文,你怎么也来了?不打比赛了么?”这可是比赛期,沃文竟然来了这里,这让萧鹏很是不解。

    怎么?赚到外财了,开始膨胀了?

    沃文伸着手指,可怜巴巴的说道“狮虎,我受伤了,指骨骨折,现在在养病呢。”

    萧鹏噗嗤笑了起来,沃文的中指包扎的严严实实,上面还扎着一个夸张的蝴蝶结,一看就是出自女人之手。

    “怎么断的?”萧鹏问道。

    沃文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那个,洗澡时候摔倒了。”

    “洗澡时候断的中指?你当时在那里干什么呢?你可真行!一会儿到我那边我给你治治!海莉,你爹呢?”

    不管这个莫名其妙的沃文了,沃文的女儿海莉还在一旁呢。

    “他和猛子去林子了,他不信猛子能空手抓野猪,50cent也跟着去了。。。。。。”

    “这个猛子,这个时候不帮忙还添乱。老潘,场地都准备好了么?”

    “放心好了,这些东西搞定了。”潘佩宇听到后伸手比出一个‘ok’的手势。

    “陆老和孙老呢?”

    “在房间里下棋!”

    “很好,派个人看着他们俩,让他们老老实实下棋,别出来添乱了!”

    萧鹏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一个女生“噗嗤”笑了出来。

    萧鹏一回头看清来人倒也一愣“陆雅?你不是在非洲么?你怎么过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让萧鹏怼得死去活来的陆雅医生,陆老的孙女。

    现在的陆雅,和当时初见时变化很大,原来的长发已经变成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显得泼辣了许多,看来这趟去非洲的医疗援助对她的影响不小。

    “我上个月回来的,爷爷岁数大了,我到身边照顾下也好,而且不是你生日么?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不是么?”陆雅笑道。

    “吆?这非洲还真挺改造人啊。感觉你像变了个人似的。”萧鹏惊奇道。

    “你那时候说的对,我还真是井底之蛙,不去困难地方看看,真不知道百姓疾苦。”陆雅并没有反驳萧鹏的话

    “你去的哪个国家?”萧鹏问道。

    在援助非洲这件事情,华夏几十年如一日尽心,几乎非洲所有贫困国家都有华夏的援非医疗队。

    陆雅道“我去的中非,去了之后才知道,咱们华夏真是天堂。”

    萧鹏指着旁边的椅子“不着急的话就坐下说呗,给我讲讲那边的见闻。”

    陆雅点点头,两人坐下,薇娅端了两杯果汁跑了过来“爸爸,阿姨,你们喝果汁。”

    萧鹏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递给薇娅,薇娅接过钱笑嘻嘻的跑掉了。

    “这是?”陆雅不明白。

    萧鹏笑道“你也知道,我不差钱,可是我不想把孩子给惯坏了,所以我给她们足够的学费,其他的一切费用都要他们自掏腰包,如果他们想要手头上多几个零花钱,就必须自食其力。他们倒也聪明,借这个机会来岛上挣零花钱呢。说说你在非洲那边的事情吧。”

    陆雅点点头,说道“中非那边,气候炎热,缺水少电,疾病流行,生活物资贫乏,社会治安更是差劲,经常发生盗抢时间,我们的医疗点就被偷过几次,那可真是碰到什么偷什么,我刚去的时候就让人偷走了一个行李箱,我的衣服都给偷光了,害得我只能借同事的衣服穿。”

    萧鹏笑了“那你不想回来?”

    “怎么不想?”陆雅道“我那时候晚上偷偷抹眼泪,就想回家,可是想想你那时候骂我的话,我就决定人争一口气,在那里待下去。总不能一直让你笑话吧?”

    “我有笑话过你么?”萧鹏挠了挠头。

    “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