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一千万件流失文物
    “孙爷爷,你这房子可厉害了,独门独户的四合院,啧啧,这要值多少钱啊。”萧鹏进门就啧啧赞叹。

    “你小子,哪来的那么多屁话,你也好意思说我这房子值钱?你那小院值多少钱?”孙老笑骂道。

    萧鹏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可不一样,我那里是屋子里的家具值点钱,你这是房子值钱。鹏程,今天你伺候局子啊。”在一旁跑前跑后端茶递水的,正是孙老的长孙孙鹏程。

    孙鹏程挠头道:“我爷爷说,这样才是待客之道。”

    萧鹏听完,一脸诧异地看着孙老:“孙爷爷,我怎么闻到了鸿门宴的味道?”

    孙老听了萧鹏的话,故意脸色一沉,作出不高兴的样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鸿门宴啊。走,赶紧进屋,外面这么冷。”

    萧鹏跟在孙老身后进了屋,屋里只有陆老和故宫博物馆的王馆长,萧鹏和两人打着招呼,陆老倒还好,王馆长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看的萧鹏心里发毛。

    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孙老笑道:“来,这桌菜可是正经八经的宫廷菜,做菜的主厨祖上是宫里的御厨,你尝尝这手艺如何?”

    萧鹏拿起筷子,心思了半天,把筷子又放回原处:“孙爷爷,你们有话就直说好了,你们这样做,我心里发毛啊,这可不像是你们的风格。”

    孙老气笑了:“你这小子,对你好点你还害怕了?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先办正事!”说完孙老从一旁拿出一个小盒子:“你看看这个品质可以么?”

    萧鹏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棕色圆形的物体,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这麝香不错。”

    孙老道:“恩,这是照你说的,喜马拉雅麝,活麝取香,不过今年的产量不高,毕竟这些喜马拉雅麝的数量不多,不过好消息是,今年不少小麝出生,大概三年后也可以取香了。”

    “保护情况如何?要野生麝才有效果哦。”这才是萧鹏的目的。别为了取麝香把喜马拉雅麝都开始人工养殖专门取麝了。

    孙老道:“行了你小子,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想的?又是要我们种红花,又是一定要野生喜马拉雅麝,你小子的意思不就是为了保护它们么?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国家已经在藏南川西那里建设了全国最大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了,而且常年驻军,打击盗猎。原来为什么盗猎屡禁不止?不就是因为获利高量刑低么?这次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马上就颁布了,盗猎国家二级以上动物,一旦捉到五年起步上不封顶,没收非法所得!我看看谁还敢盗猎!”

    (今年河南信阳市一人逮了四只‘野鸡’判了五年,罚款三万。那不是普通野鸡,是国家二级动物白冠长尾雉,现在动物保护就是这么狠)

    萧鹏伸出大拇指:“孙爷爷,你们终于干了件正经八经的事。”

    “啊呸!你小子什么意思?”孙老抬手做个姿势要打萧鹏。“我们原来干的不是正经八经的事?”

    “得,我说错话了,就这事?行,把今年的麝香都拿来吧,我先来生产一批药浴。”萧鹏道。“就这些事还弄得这么神秘?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萧鹏语音刚落,王馆长就在一旁干咳起来,还不断的对陆老使眼色。场面很是尴尬,因为他这些小动作,可是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的。

    陆老也让王馆长的动作搞得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说道:“小萧,听说你那里有梵高的《罂粟花》?确定是真迹了么?”

    萧鹏点头道:“确定了,是真迹。怎么了?”

    “小萧啊,你看你那千里岩,环境潮湿,这可不利于保护这世界名画,如果出现了什么变故损失了名画多可惜?”陆老道。

    萧鹏一听乐了:“陆老的意思是,放在我那里可惜了,放在你们这里才对是吧?”

    王馆长听了在一旁拼命点头:“对对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陆老瞪了王馆长一眼,示意他别说话:“小萧啊,我们倒不是想占你的便宜,你想一下,这么贵重的画,如果因为一些小事情出现损失了。那可得不偿失了不是?所以你看这样如何?咱把它放到故宫博物馆,让故宫博物馆帮你收藏着,你觉得如何?东西肯定是你的!我们不是要你的。”

    萧鹏无语了:“陆爷爷,为什么每次负责当黑脸的都是你呢?所有得罪人的事情都是你来做啊。”

    陆老听了萧鹏的话,也是老脸一红,狠狠地瞪了一眼萧鹏,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么?

    萧鹏耸耸肩膀:“我说王馆长,我的那几件国宝还在故宫博物馆呢,我当时说借给你们一年,现在早就超了,我这还没拿回来,你倒先惦记上我别的宝贝了?我们是不是先谈谈我那六件宝贝了?”

    “呃?”王馆长听了脸都变了。

    萧鹏那六件宝贝放在故宫博物馆,瞬间成了镇馆之宝,毕竟是从外国拿回来的国宝,还特么是从倭国拿回来的,无数人慕名前来观看。故宫博物馆天天人流量爆满,真让萧鹏拿回去,那王馆长那不要哇哇大哭?

    “别紧张,我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那几件宝贝,继续放在故宫吧。”萧鹏并没有要从故宫取回这些国宝,这几件东西放在故宫的意义比收藏在自己手里大很多。毕竟这是从倭国拿回来的国宝,华夏日益富强越来越强大,这里的象征意义可是十分重大。

    萧鹏的话让王馆长放下心来:“那那副《罂粟花》呢?”

    萧鹏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那副《罂粟花》已经不在我手里了。”

    “什么?”王馆长直接站了起来:“萧老板,那副画你给卖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你又不缺钱,卖了它干什么?”

    萧鹏无语了:“喂,那副画怎么也能卖个几亿人民币吧。那可不是小数,再说了,我说了我卖了么?”

    “啊?你没卖?”王馆长愣了:“那你说画不在你手里了?”

    “是啊,我借出去了。”萧鹏的说的平淡,在座众人表情都十分精彩。

    “价值几亿的画你说借出去就借出去了?”王馆长长大了嘴巴,一脸痛心之色:“你这是要有多败家啊?赶快要回来啊!”

    王馆长的话一说完,别说萧鹏了,就连陆老和孙老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王馆长,果然,就听到萧鹏说道:“王馆长,我认为你说得对,我确实太败家了,这些东西不能借,你先把我那几件还给我呗?”

    “呃。。。。。。。”王馆长傻眼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可不是么,怎么又把这茬给忘了,这不是让萧鹏抓话把么?

    萧鹏笑了:“行了,王馆长,我也不逗你了,画让布隆伯格借去了搞慈善展览了,你可能不了解我,我这人对慈善还是比较热心的,布隆伯格又是我朋友,所以借给他一年,不过我有点不明白,故宫博物馆那么在意这幅画干什么?”

    王馆长没有直接回答萧鹏的问题,却伸出了一只手指头,嘴里吐出一个数字:“一千万。”

    “啊?”萧鹏不明白什么意思。

    王馆长叹口气,解释道:“咱们华夏,流失在海外的文物多达一千万件以上!”

    “这么多?”听了这个数字,萧鹏也吸了一口凉气。

    王馆长接着说道:“这其中有165万件被世界二百多家博物馆收藏着,而且都是文物精品中的精品!什么伦敦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市博物馆、巴黎卢浮宫、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圣彼得堡冬宫等世界许多著名的博物馆,里面都有数量众多的华夏国宝陈列其内,供人参观,而我们华夏人想要看这些宝贝,却不能在家里看,只能跑到人家地盘上才能看到!还有更多的文物在私人手里或者下落不明,成为永久的遗憾。”

    “我看现在很多国人都在高价回购这些文物,让它们回国呢。”萧鹏问道。

    “一千万件!怎么回购?”王馆长怒道:“不说全部了,我们曾经算过一笔账,仅仅算统计出来的被世界47个国家二百多个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咱们华夏就要用164万亿才能买回来这些流失的文物!几乎相当于咱们国家三年的gdp总额!而且他们也不会卖!因为很多流失文物的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那些博物馆根本不会割让出让!”

    萧鹏不解:“可是我看到还是有很多人回购国宝成功啊。”

    王馆长苦笑道:“你以为那些歪果仁都是活雷锋白求恩?他们这是看准了华夏人现在有钱,以及回购国宝的决心,所以拼命哄抬华夏国宝的价格!举个简单的例子,十二兽首你知道吧?”

    萧鹏点点头。王馆长继续说到:“2000年时,保利集团花费将近三千万港币,回购了牛兽、猴首和虎首三件文物,可是当2007年,爱国商人何鸿燊回购马首时候,一件花费了6910万港币!价格提升了七倍!为什么会有这个价格?还不是因为那些洋鬼子使劲炒的就特么的想黑咱们华夏人的钱?”

    萧鹏听后,握紧了拳头:“真特么的龟孙,咱还没有办法收拾他们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