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妖怪,还我爷爷!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ps:感谢书友1知秋一叶1、老杨路过一次、pp_peggy、狮子zbsns的月票打赏。



    1知秋一叶1大大霸气,回来就是一个盟主。。。。。。不多说了,这必须加更啊。老杨路过一次继续打赏,不说了,还是要加更。今天起码加个三更吧,再次感谢老杨路过一次和1知秋一叶1。



    



    



    王馆长苦着脸说道:“现在海外文物的回流,90%靠回购,都是个人或者机构参与国际市场上的商业拍卖,讲文物买回来,咱们国家也成立过流失文物的回购基金会,可是这种方法也引起了争议,很多人认为如果国有机构参与非法流失文物的商业拍卖,会给外界留下华夏对这些非法流失文物合法性认可的证据,在法律上对今后的追索不利,所以造成了现在这个有宝却不能回家的局面。只能更多通过致力于促进相关国际公约的完善已经通过谈判、斡旋等方式索回我国流失的文物。”



    萧鹏撇撇嘴:“得,还不是又想拿文物又不想花钱。”



    陆老正在喝茶,被萧鹏这一句话说的呛到了,咳嗽了半天,指着萧鹏说道:“你小子懂个屁,现在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一直在不断完善!国家文物局去年颁布的《文物拍卖管理办法》明确提出,被盗窃、盗掘、走私的文物或者明确属于历史上被非法掠夺的华夏文物不得作为拍卖标的,同时,国家对拍卖企业拍卖的珍贵文物拥有优先购买权!”



    萧鹏叹口气:“得,今后谁有好东西也不敢在华夏拍卖了,都要出国卖。结果搞得国际上的华夏文物越来越贵,咱们国家的东西往外流失的越来越多。”



    这话倒也没说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以国为重,弄到个好东西准备卖钱,结果国家一介入,本身卖个一千万,最后拿了一百万,他们可接受不了,最后好多人选择把好东西拿出去,在港岛或者国外拍卖。



    陆老叹气:“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萧鹏好奇问道:“那这跟《罂粟花》有什么关系?”



    王馆长听了萧鹏的问题,咬牙切齿道:“那些外国博物馆都有华夏馆,咱们华夏故宫博物馆为什么不能有个西洋馆?”



    萧鹏听了倒两眼一亮:“嘿,你这话倒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其实我就想弄个博物馆,专门收藏别的国家的宝贝。”



    “可是你卖了多少好东西了?我都觉得心疼!”王馆长道。



    “你给我钱?”萧鹏白了一眼王馆长,“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怎么不说我卖了之后给国家创造了多少税收?我说陆爷爷孙爷爷,我也算是纳税大户了吧?千人大厂赶不上我一个小渔场吧?也没见你们怎么奖励我呢!”



    “谁让你小子从来都要全额纳税呢。你的基金项目和慈善捐款都可以减税,你却从来不提这些事。”陆老道。



    萧鹏白了一眼陆老:“我不提你们就当不知道的啊?还真是怎么赚钱多怎么来。我们四岛镇这么多年来,一直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虽说属于琴岛,却是琴岛最穷的地方,可是也没见有人关注那里。我既然有能力,自然尽全力支持家乡建设,可是现在呢?四岛镇发展有了好苗头,直接就有人来摘胜利果实了?派个好点的人来也行,你们倒好,什么样乱七八糟的人也往琴岛送!现在的琴岛就是一像个大姑娘,什么人都想来占便宜,占了便宜。。。。。。哦,捞了政绩后就走人。可是这单尚涛你一来就玩强x,玩完了强x还要玩破相。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呃。说艺术品的事,怎么扯到单尚涛身上了,不是都处理了么?你还不解气?”陆老道。



    “能不生气么?我好好的做生意,却来了个这么个家伙,谁知道下一个来的是不是还是个这样的玩意!”萧鹏嘟嘴。



    “行了行了,说正事,说正事。”孙老出来和稀泥。



    萧鹏喝了口茶:“王馆长,《罂粟花》短期内你就别想了,毕竟我已经借出去了,一年后才能拿回来,做人要讲信用不是?一年后拿回来我就放在故宫博物馆。这总行了吧?”



    王馆长听了却不是很开心:“还要等一年啊。我这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萧鹏看着王馆长:“听你的话故宫这边早有准备了?”



    王馆长点头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们在回购华夏文物的同时,也没忘记收购别国的文物。所以还是有不少展品的,只可惜没有那种能引起轰动性的展品。所以西洋馆一直没有开办起来。你的那枚罗马帝国的戒指,我们想过参与竞争,结果评估失败,没想到能拍出那样的天价。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萧鹏笑了:“我以为什么事呢。就这件事啊。”



    “就这件事?你以为轰动性展品很容易找么?”王馆长瞪大了眼睛。一副恨其不争的表情看着萧鹏。



    萧鹏却用纯真的眼神看着王馆长:“确实很简单啊。”



    王馆长还想说话,陆老却一把拉住了他,笑呵呵的看着萧鹏:“小子,别光聊天,来来来,吃菜,这菜都凉了。”



    王馆长还想说,陆老气得在桌底狠狠踩了他一脚。王馆长这才不说话了。



    孙老更是直接端起酒杯:“来,小子,尝尝这酒,我跟你讲,这可是外面喝不到的特供茅台,来,尝尝味道如何。”



    陆老点头:“对对对,小子。来陪你两个爷爷喝两杯。”



    陆雅和孙鹏程坐在一旁大眼瞪小眼,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自己的爷爷么?从来都是挥斥方遒的两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呢?



    孙鹏程道:“爷爷,你少喝点酒。”



    陆雅也道:“医生说了多少次了,让你注意身体,少喝酒呢。”



    陆老笑道:“没事没事,和小萧喝两杯还是可以的。”



    陆雅不满的看着萧鹏:“你别跟我爷爷喝酒,医生早就说了,我爷爷不能多喝酒了。”



    萧鹏撇撇嘴:“你以为俩老爷子是想跟我喝酒呢?他们可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是准备好了宰我呢。”



    “宰你?你以为你是大肥猪啊?”陆雅冷哼道。



    “你信不?在他们二老眼里,我肯定比大肥猪还肥。”萧鹏道。



    两个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听着萧鹏的话,孙老和陆老干咳两声,制止了两人的对话,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孙老说了:“小子,老实交代,你手里是不是还有好货?”



    萧鹏一脸诧异之色看着孙老:“我说,孙爷爷,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时候,更像是个山大王呢?”



    “别说这些没用的!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孙老也听了萧鹏的话,知道有戏,也开起了玩笑。



    萧鹏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绝不坦白,坦白就要破财!”



    听了萧鹏这么说,孙老和陆老脸上都笑开了花,果然有货!



    “行了,你小子快说,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孙老道。



    萧鹏一副受伤小媳妇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帕拉夏项链上的那些宝石而已。”



    孙老他们不明白,王馆长还不知道么?王馆长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帕拉夏王公的项链?当时失窃后上面镶嵌的宝石下落不明,竟然在你的手上?”



    萧鹏点点头,陆老二人倒不知道这些宝石的贵重:“宝石也能算珍贵文物么?”



    王馆长看了一眼二老,解释道:“那是当然!这些宝石可不是普通的宝石,它们当年镶嵌在卡地亚设计制作的一根项链上。后来失窃后,项链链身找到了,上面的宝石却下落不明。不说别的钻石红宝石之类的,光那颗黄钻就价值连城!萧老板,那项链的宝石都在你手上么?”



    “应该是都在吧。就算少个一颗两颗我也不知道不是?”萧鹏的话自然是承认了。



    王馆长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陆老和孙老,陆老一看,叹了口气:“那个,小子。。。。。。嗨,我都不好意思说了,老孙,你来呗。”



    孙老听了陆老的话,也是不好意思,看着萧鹏,啥话也没说,表情里都表达的清清楚楚了。



    萧鹏掏出一根烟,孙鹏程急忙很狗腿的给他点上,萧鹏笑了笑:“行了二老,你们俩别这么纠结了,我既然说出来这东西在我手上,那就说明我肯拿出来,王馆长,你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而故宫博物馆这么搞的话,比我自己搞影响力更大,所以我自然会支持你们。不过我有条件。”



    王馆长急忙说道:“有什么条件,你请说。”



    “你肯定知道,不管是帕拉夏项链,还是《罂粟花》,都是失窃的赃物。”萧鹏道。



    王馆长点头。这是常识,能不知道么?



    萧鹏笑道:“当然,这东西可不是我偷得,但是现在确实是在我手上了,如果你们展出的话,肯定会面临争议。”



    王馆长承认道:“这个我想过。”



    萧鹏笑道:“那就把争议扛在我身上吧。这些展品都是我租给故宫博物馆的,你们要缴纳租金的!”



    王馆长听到萧鹏的话,倒也紧张起来:“不知道萧老板打算多少钱租给我们?要知道我们故宫博物馆虽说是国家支持,但是真没有多少钱,拿不出太多的租金的。你想要多少?”



    萧鹏伸出一个手指头:“你觉得这么多如何?”



    “一百万一年?萧老板,我知道这个价格很便宜了,可是你要想一下,你这是七件文物,一年七百万,我们真的承担不起啊!”王馆长苦着脸道。



    “我的意思是,十万一件就行了,我也就是要个给车加油的油钱而已。当然,是租给你们,不是给你们哦!”萧鹏说的淡然。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王馆长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



    陆老听了插嘴道:“你开坦克呢?还‘就要个加油钱’,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啊!”



    萧鹏撇撇嘴:“我还真不是开坦克,只不过有辆乔治巴顿而已,百公里四十多个油。从琴岛跑一趟京都,光油钱就要两千多吧。”



    听了萧鹏的话,众人嘴里一起蹦出俩字:“败家!”



    “再说我败家我把东西都收回来!那就不败家了!”萧鹏愤愤说道!



    “额。。。。。。谁说你败家?我们是说你最勤俭节约,最会过日子养家!”



    “。。。。。。老孙,你的节操呢?啊?不不不,我和老孙一个意思。。。。。。”



    在一旁的孙鹏程和陆雅瞠目结舌,这还是自己的爷爷么?怎么放飞自我了?



    妖怪,还我爷爷!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