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后台来了(再加更)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圣诞树’保养得挺不错,化妆之后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不过想想她女儿的年龄,那应该是四十多岁。



    四十多岁文职二级的副军级待遇,这级别不可谓不低了,这露露他妈都这么牛逼了,他爹肯定更不简单。



    老谭一看这情况,大声喊了起来:“大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在警局撒野?”



    萧鹏微微一笑:“你先解释一下,警局里怎么会有无关人员进入审讯室撒野吧。”



    “你!”老谭让萧鹏噎住了。



    萧鹏冷哼道:“这里是警局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呢,真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



    老谭这时候也顾不上和萧鹏斗嘴了,而是赶紧把那露露的母亲从地上扶了起来:“林老师,你没事吧?林老师?”



    林老师?这么年轻还被人称呼为老师?想想和这女人接触的两次,还有他那个女儿的德行,这女的怎么对得起老师两字呢?



    被萧鹏踹倒在地的女人这才缓过气来,指着萧鹏:“你敢踹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萧鹏无语了:“我踹的是你肚子,又不是你脑子,怎么感觉你脑子却出问题了?我踹都踹完了你问我敢不敢踹你?”



    被称作林老师的女人看着萧鹏:“行!行!我林西歌把话放在这里,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了!”说完掏出手机:“老牟!你要是再不过来你媳妇要给人打死了!对!就这么胆大包天!你别在医院里耗着了!先给女儿出了气再说!”



    挂上电话,林西歌在老谭的搀扶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你小子死定了!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萧鹏耸耸肩,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林西歌,萧鹏终于知道这个林老师为什么能那么年轻享受副军级待遇了,原来是她啊!



    这还真是个名人,准确的说,这一家三口还真的都是名人!大约两年多之前,警方破获了一起吸毒案件,在一次例行检查中,拦住了一辆宝马x3,车上一共两男两女,携带了大量的毒品。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的运毒案件,人赃俱获,事实清楚,但是因为这起案件一个涉案女生身份,这起案件也就变得不寻常了。



    那个女孩,就是牟露露,而她的父母,正是华夏著名的歌唱家牟山河和林西歌两口子。



    牟山河和林西歌,这对年龄相差将近三十岁的师生恋人,在华夏可是大名鼎鼎。



    先说一下牟山河,华夏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从军五十多年,在华夏可是赫赫有名,专业一级的文职干部,享受中将待遇!这可不可谓不高!在华夏文职干部中,仅次于国宝级文学家、剧作家阎大师了。而且更为牛逼的是,根据我国《军官法》规定,所有的军官70退休,可是人家牟山河的中将待遇那可是终身制的。



    而至于林西歌,那绝对是个有心机的女人,以拜师为名接近牟山河,生生凭借自己比牟山河年轻接近三十岁的年龄优势,挤走了牟山河的发妻,和牟山河结婚生女,从此林西歌从一个一文不名的音乐学院的戏剧学生,变成了华夏炙手可热的青年歌手,后来在牟山河的斡旋下,加入了华夏某军旅歌舞团,从此仕途一片风光,四十出头变成为享受副军级待遇的高级文职干部!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两口子,牛逼!



    那次携毒事件发生之后,就看到林西歌上蹿下跳为女儿出面,也不知道这两口子到底是多有钱,请了三拨律师给女儿辩护、雇佣水军为女儿造势、网上各种‘专家’为牟露露背书,于是这场本来事实确凿的藏毒案,也不知道林西歌用了什么办法,案件生生变成了其余两男一女绑架牟露露,胁迫牟露露开车帮忙运毒。最后牟露露竟然无罪释放了!



    而等到牟露露释放后,林西歌为了给牟露露压惊,直接又给她买了一辆宝马x5顶配,那可是一百五十万的豪车!



    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要知道,军委早就明令禁止文职干部不准走穴,这两口子除了军费津贴哪来的那么多钱呢?这事闹的全国皆知,最后却不了了之,谁让人家老公牛逼呢?



    见识了萧鹏的暴力,倒没人敢靠近萧鹏了,老谭给林西歌搬了一张椅子坐下,林西歌恶狠狠地盯着萧鹏。



    萧鹏还是一脸无所谓:“喂,老谭是吧?你们这里真是菜市场啊?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坐?要不然我去外面找个大叔大妈过来旁观一下?”



    “你小子别狂妄!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你知道这是谁么?林老师作为受害者家属,在这里看看凶手怎么了?”老谭怒道。



    萧鹏看着老谭,冷冷说道:“还要十分钟!”



    老谭不解:“你小子什么意思?”



    萧鹏没答话,只是对着老谭冷笑,看的老谭心底直发毛。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



    “小文啊,这次的事情可是辛苦你了。”



    “牟老师,你这话说的那就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



    “小文,现在我们的社会环境越来越差了,那么多年轻人受西方文化的荼毒,给社会制造了那么多混乱与不安因素!这给你们也增加了工作内容,你们辛苦了。”



    “哪里那里,牟老师您客气了,我们的工作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吗。”



    “恩,小文,一定要记住,我们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放心好了,牟老师,这次我们证据确凿,凶手已经被我们当场抓住,正在里面审讯!”



    “听说这个歹徒在审讯室里还十分的凶残,敢于伤人?”



    “是么?这个事情我真不知道”



    “西歌给我打电话,听意思被歹毒打伤了!这个歹毒也太无法无天了吧?敢在这里伤人?”



    “不能吧?那歹徒已经被铐起来了,不然我们进去看看?”



    “行,我们去看看去。嗳,牟老师,不是那个房间,那个房间的小子有人在收拾呢,对,前面那个房间。”



    房间门被人打开,两人走了进来,前面一人七十多岁,身穿军服,一级文职干部的肩章甚是惊人,身后则是分局局长,两人进来后,先看到林西歌坐在椅子上,一脸痛苦之色。



    “西歌,你这是怎么回事?”牟山河大惊失色,赶紧走到林西歌面前查看情况,牟山河可是很爱这个小娇妻的,不然也不会为她离婚再娶不是?



    “山河,你看这个歹徒!在警局里都不忘行凶!你们警察都是废物么?就眼睁睁看着他这么嚣张?你们警局的枪呢?直接枪毙这个歹徒!”看到牟山河走进来,林西歌也来了精神!一边跟牟山河告状,一边瞪着萧鹏。



    萧鹏确是一脸无畏之色,看着进来的警察说道:“文局长是吧?你们把我关在这里的理由是什么?而且你们这真的是警局么?怎么无关人员也可以随便进入?”



    “小伙子,你不要太狂妄!”牟山河看着萧鹏,身上一股趾高气昂之色:“就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看你穿着好像家里有几个钱是吧?我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在华夏,不是有钱就行的!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我不管你家里有多少钱,在这帝都,你是龙也要给我盘着,是虎也要给我卧着!我今天就来给你上堂教育课!你现在还能乐一会儿!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我一直以为‘军民一家亲’这样的情况只能在抗灾现场才能看到呢,没想到在这分局里也能看到,这位是干什么的?你们警局的人么?”



    “大胆!你知道这是谁吗?”文局长呵斥道。



    “他是谁管我鸟事。我又不是你,什么人的马屁都要使劲拍一拍!”萧鹏直接硬怼。



    文局长冷冷一笑,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一本厚电话簿:“真以为我没办法收拾你?你的那个朋友不知道能撑多久,就让我们来看看你们俩谁先撑不住吧。”



    萧鹏一愣:“你们敢对他用私刑?”



    尽管法律明令禁止刑讯逼供,但是还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严格执行这个法规的,为了避免落人口实,所以在刑讯逼供时,会使用某些工具避免受刑者身上留有外伤,厚重的电话簿就是一种很好的工具,在受刑者身上垫着电话簿猛砸一气,受刑者痛苦不堪还没有外伤,堪称刑讯逼供的神器。



    文局长冷笑道:“对你们这样穷凶极恶之辈,我们做什么也不为过。这都是为了还老百姓一片安宁与稳定。”



    听了文局长的话,牟山河在一旁点点头:“有文局长这么秉公执法的优秀警察,我们的社会治安会好很多!我代表广大老百姓像文局长表示感谢了。”



    萧鹏笑了:“既然你们一口咬定,我是穷凶极恶的歹徒,那我就穷凶极恶一个给你们看看吧?”



    “你?”文局长听了萧鹏的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萧鹏的双手,依然牢牢的拷在审讯椅上。文局长笑了:“我倒想看看,你这双手都被铐着,能有什么办法跟我们耍横。”



    只听到咔嚓一声,萧鹏站了起来,审讯椅的扶手带着手铐一起,被萧鹏给直接掰断了。



    萧鹏冷笑着看着众人:“看到了?就这样跟你们耍横!”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