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二十八章 脱身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ps:干脆直接再加来一个四千字大更,感谢1知秋一叶1和老杨路过一次以及洛冰狄玮的打赏。。。。。。。

    老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拜谢

    萧鹏是真的气坏了,有什么事照着我来,冲着孙鹏程去干什么?这让萧鹏看到老孙怎么说?我带着出来的却吃了亏?

    不过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刑讯逼供孙老的亲孙子?你们可真是牛逼!

    看到萧鹏竟然挣脱了手铐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吓坏了。牟山河吓得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你。。。。。。你要干什么?”

    萧鹏活动了活动手腕:“你马上就知道了。”说完一步一步向着众人走来。

    三十分钟不到?我管他们!自己先出了这口气再说!

    就在萧鹏准备开虐的时候,审讯室的大门却被人从门外直接踹开,已经后退到门口的牟山河被踹飞的大门直接砸到了墙上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倒让萧鹏给愣住了,看着被审讯室砸的满脸是血的牟山河,萧鹏的心情倒莫名的好了起来,萧鹏看清门外走进来的人,也是一喜:“余哥,怎么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的正是在北极执行任务的余天放,此时的他皮肤粗糙了很多,明显在北极那边没少吃苦,但是精神头还很不错。

    余天放笑道:“我才回来三天,还想好好休息几天呢,结果你小子竟然蹦出来个三十分钟期限,孙老怕别人来拦不住你,就让我来了。”

    萧鹏笑了:“喂,余哥,你觉得你能拦住我么?”

    “呃,我打亲情牌。”余天放倒也实在,他可是在千里岩亲身见识过萧鹏恐怖的。

    “你是什么人!”文局长也回过神来了,赶紧跑去扶住被门砸倒在地的牟山河,林西歌看着余天放,则楞在原地没有说话。

    “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文局长,把他们全抓起来!要枪毙他们!你们敢打伤我?把他们关起来!枪毙他们!”牟山河捂着满脸鲜血的鼻子,看着手里的鲜血,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牟老师果然威武,不光教书育人,还开始做法官,直接叛人生死了?”余天放冷哼道。

    牟山河一听,来人竟然认识自己?赶紧抬头看清来人,一看之后倒吓了一跳:“余。。。。。。”

    余天放对着身后一摆手:“全部带走!”

    文局长一听,站在余天放身前:“你是干什么的?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没等他说完,一直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他的脑门之上。文局长一看,是qbz03式突击步枪!

    他心里咯噔一声,完了!

    文局长也算见多识广,在京都使用这种枪械的部队只有一支,人送绰号御林军的那一只!

    想到这,文局长赶紧看着牟山河,牟山河那么有人脉,说不定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可是一看牟山河那表情,怎么是满脸恐惧?难道牟山河都没有办法了?

    牟山河回过神来,赶紧对着余天放谄笑道:“余护卫,这里有些小误会。”牟山河当然知道余天放是谁了!余天放作为孙老身边的人,亲自来处理这个事情,这个叫萧鹏的年轻人看来来历很不简单!

    “误会?”萧鹏说话了:“余哥,你最好去旁边房间去看看,鹏程在那边,好像吃了不少亏。”

    “什么?”听了萧鹏的话,余天放和牟山河一起震惊了。余天放是震惊孙鹏程竟然也在,而且竟然还是了不少亏?牟山河震惊是因为他知道孙老的大孙子叫孙鹏程,外加上余天放亲自前来,难道旁边审讯室里被动私刑的竟然是孙鹏程?牟山河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喃喃说道:“这下彻底完了。。。。。。”

    萧鹏走到老谭身边:“钥匙。”

    老谭早已经彻底呆住了,听到萧鹏的话,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萧鹏亮了亮手里的手铐,老谭这才反应过来,把挂在萧鹏手腕上已被他扯断铁链的手铐打开。萧鹏活动了活动手腕,被硌的还是挺不舒服的。

    余天放看了看被扯断的手铐,撇撇嘴:“你们千里岩就是出怪物。”

    “有空去那里呆呆呗,看看你能不能也变成怪物?”萧鹏笑了。

    余天放笑道:“托你的药浴的福,我现在已经强了不少了,人要知足不是?我可不指望自己能像你和猛子那样变态。”

    “鹏哥,你没事吧?”孙鹏程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轻警察。

    余天放一看,脸色一黑,从口袋里摸出手枪,直接指着年轻警察:“你刚才还敢刑讯逼供?”

    孙鹏程赶紧拦住余天放:“余哥,你误会了,这是小蔡、蔡俊伟,多亏了他,不然我能让那群孙子给折腾死。鹏哥,你记得小蔡吧?刚才开车拉咱们那个。”

    萧鹏点点头:“余哥误会了,这个警察还不错,挺热心的。”

    余天放这才把枪收了回去。蔡俊伟却吓得腿肚子都快打转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在华夏还敢一言不合就掏枪?这些人的背景到底是有多深?

    余天放让人把所有相关人员都带走调查:“走吧咱们,别在这里了,不够晦气的。”

    “行啊,咱们找地方喝两杯去。”萧鹏道。

    “啊?”余天放和孙鹏程听了萧鹏的话,都愣住了。

    “鹏哥,该跟我爷爷打个招呼吧?”孙鹏程喃喃说道。

    “那行,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了,你们俩人倒真不关心老头子的身体,这么晚了咱们跑过去,他老人家不休息了么?打个电话说声,明天早晨咱们再回去,余哥回来了,怎么说我也要给他接个风吧?咱们好好喝一顿,今天不醉不归。”萧鹏乐呵呵的说道。

    余天放看着萧鹏:“你的心可真大,闹出这么大的事你还跟没事人一样”

    萧鹏笑了:“大么?不是你们都来处理了么?这堂堂皇城根,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事情,紧张的可不是我,再说了,我今天不是什么也没干么?也没把事情闹大,所以管我什么事?头疼也是让孙老他们头疼,我还不如开开心心找个地方喝两杯放松一下呢。你们俩给句痛快话,去不去?去就赶快给孙老大打个电话,咱们痛饮到天亮。”

    “鹏哥,这不太好吧?”孙鹏程道。

    “你们还是不是男人?不然我给他老人家打电话?”萧鹏道。

    余天放一听:“得,这个电话我打吧,反正我看出来了,你今天不喝酒是不舒服了。”

    “那是当然了,憋了一肚子气,刚想发泄一下你却来了,我这憋着一肚子气不知道往哪发呢,干脆把你俩灌成死狗算球了。”萧鹏道。

    “嘿,你小子还敢叫板?比身手我比不上你也就罢了,比酒量我还真不怕你!”余天放冷哼道:“你小子等着,我这就去打电话去!”说完余天放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怎么样,鹏程,你没事吧?听说吃了亏了?”萧鹏拍了拍孙鹏程肩膀。

    孙鹏程咬牙切齿说道:“那几个孙子,我饶不了他们!我从小到大,除了我爷爷揍过我,还真没有人打过我呢。”

    “吆,你小子挺狂妄呢。要不然出门我揍你一顿?”萧鹏笑了。

    孙鹏程赶紧摆手:“鹏哥,饶了我吧,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挨不住你一下,原来听家人说你身手好,自己没见过,还以为他们是吹牛呢,今天倒好,你把我直接扔了出去!鹏哥,你到底多大的劲啊,参加个奥运会举重比赛没问题吧?”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鹏程,你就别乱出主意了,我去参加奥运会?那不是欺负人么?”

    孙鹏程伸出大拇指:“鹏哥,你这逼我装的我给满分!参加奥运会是欺负人?你还敢再扯一点么?”

    萧鹏耸耸肩,没说话,自己明明说的是实话,怎么不信呢?

    余天放拿着电话走了回来:“我跟孙老说了,他让你小子悠着点,让我看好了你小子,别喝醉了发酒疯。明天一早回去”

    余天放没说的是,孙老接电话的时候还发了顿脾气,出这么大的事谁不快回来说声?萧鹏倒好,还要出去喝酒!自己喝也就罢了,还要拖着余天放和孙鹏程。

    可是孙老又没法,让萧鹏自己出去喝酒,那不一定能惹出什么事来,余天放可是说了,萧鹏心情不好才要去喝酒的。万一让他搞出点什么事那肯定无法收拾,还是让余天放和孙鹏程陪着吧。起码有这两人在身边,有什么变故还能应付的来。只得答应了让余天放他们二人一起去疯去。

    “走吧,咱们去哪喝?”萧鹏问道。

    余天放道:“撸串去吧?我知道家烤串不错。”

    “这大冬天的当然吃火锅最舒坦了!铜锅火锅走起。”孙鹏程道。

    萧鹏无语的看着两人:“擦,要喝酒没有妹子喝个屁啊,去三里屯啊。”

    “可是我有点饿了。”孙鹏程道。

    “恩,我们这身份去三里屯不太好。”余天放道。

    “屁的不好,你又没有穿什么军装之类的,怎么不能去玩了么?不就是想吃火锅么?咱找个酒吧去吃火锅去。”萧鹏道。

    “啊咧?酒吧里面吃火锅?鹏哥,你没喝就醉了?”

    “操,老子有钱,我就不信酒吧不能给我找个铜锅火锅!”

    “余哥,你说句实在话,想不想把他扔密云水库里喂鱼去?”

    “我在北极就想这么做了。。。。。。鹏程,跟你说实话,也就是我打不过他,不然非揍他一顿。”

    几个人说说笑笑往外走,萧鹏看到傻站在一旁的蔡俊伟,笑着拍了拍蔡俊伟的肩膀:“我听他们都叫你小蔡对吧?跟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去呗?”

    蔡俊伟听后急忙摇了摇头:“这个,局长他们都被带走了,局里肯定不少事,我这真的走不开,几位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改天我请几位大哥喝酒吧。”

    萧鹏笑着看着蔡俊伟:“我过两天就离开帝都了,不过这俩可都是这里的坐地虎,你记好这俩人的脸,我给你交个底,你的好日子快来了。”

    蔡俊伟听后急道:“借大哥吉言了。谢谢大哥了。”

    萧鹏摆手道:“别谢我,要谢也要谢你自己,是你自己这事做的漂亮,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行了,既然你小子不去,那我们走了。”

    孙鹏程也跟蔡俊伟道:“小蔡,你有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说完三人说说笑笑的离开了警局,蔡俊伟把三人送离警局,只见几辆军牌车辆把牟山河等人给带走,三人则上了一辆红旗轿车离去。

    蔡俊伟站在警局门口,直到车尾灯都看不见了,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就连牟山河两口子都说带走就带走了?这背景到底是要有多深?想了半天,蔡俊伟也没有想明白,但是有一点他倒是记得很清楚,那就是萧鹏走时对他说的你的好日子快来了。

    这么有能力的人随便帮自己说几句话,拿自己还不是前途似锦?所以说,在帝都做人还真的要夹着尾巴,不一定这人背后有多大的势力。想到这里,蔡俊伟咧嘴笑了起来,这尼玛赚大了,说不定今后就升官发财,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小蔡!你站在警局门口傻笑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却在这里偷懒!”一个声音把蔡俊伟从幻想中叫了回来,看清来人,蔡俊伟急忙道:“赵局,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赵局是分局的副局长,在家里休息的好好地,突然接到电话,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局长都被人带走了,他能不赶快回来主持工作么?

    “出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来?小蔡,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快点进来开个短会,我们这个案子要成立个专案组认真对待!在医院里躺着的两个犯罪嫌疑人可不能放过!让你小子负责这个案子,你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啊?我?”这个案子一切案情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还用查么?这不是给自己送资历么?

    “就问你有没有信心!”

    “有!一定完成任务!”蔡俊伟大声回答着赵副局长的话,心底却早乐开了花,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好像越来越近了哦?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