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同和牛打擂台?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那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这么牛?”萧鹏问正在开车的陆雅。

    陆雅开着车头也不歪的答道:“跟你一样,一个败家子。”

    “什么叫跟我一样?我是败家子么?”萧鹏不满。

    “是!”陆雅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萧鹏抗议道:“我挣钱不就是为了花钱么?难道非要让我做葛朗台?”

    在欧洲文学史上,著名的吝啬鬼其实有四个:波留希金、夏洛克、阿巴贡、葛朗台,但是巴尔扎克小说守财奴里的葛朗台,绝对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对金子的渴望已经超过了常人想象,教父给他做临终法事的时候,他都想把教父的镀金十字架抢到手里。时至今日,葛朗台也就成了吝啬鬼的代名词了。

    “那也要把钱花在有用的地方。”陆雅道。

    萧鹏不屑的说道:“喂,我刚拿出十一亿美金!这还不算花在有用的地方?难道我非要把我所有钱都拿出来一分不留做善事我那才算是不乱花钱?”

    陆雅道:“你这是强词夺理,又没让你都捐出来,可是你看看你这花钱方法,一晚上喝酒花了上百万,你的钱这么挥霍真的好么?”

    萧鹏笑了,点上一根烟慢悠悠的说道:“我原来就是个业务员,一个月几千块钱工资,我在网上看到那些炫富的人,我也心里不平衡,那时候看着网上爆出的消息,什么王校长一晚上k歌花了120万,什么王校长在豪华酒店长包总统套间,一晚上八万多。我看了之后也不舒服,特么的他睡一晚上酒店花的钱,是我拼死拼活两年的收入!你说我能觉得公平么?可是我留意到一个事情,关于这些花费的消息,并不是他自己爆出来的,作为炫富狂人的王校长自己只是炫车炫美女,却从没有炫过自己怎么吃,怎么喝,怎么住。这些都是别人爆出来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陆雅摇了摇头:“这是为什么?”

    萧鹏接着说道:“因为对他来说,这只是他的平常生活,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他天天都是这样的生活,觉得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你月薪四千,抽十块的烟那很正常,你月薪四万呢?还会抽十块钱一包的烟么?自然而然的会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了。就拿你来说吧,你会不会炫一下你现在的衣服?我看也不便宜啊。”

    陆雅摇头:“当然不会了。就是平常穿的衣服而已。”

    “那不就得了,可是如果你天天穿地摊货,突然有了件名牌衣服,你自然会炫一炫了。所以说,人只会炫自己没有的,不会炫自己认为认为平常的事情,王校长炫车,那是因为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天天买车吧?”

    陆雅不解的问道:“你说的这些,和你乱花钱有什么关系?”

    萧鹏道:“我想说的是,像王校长那样住总统套房之类的事情,只是他的平常生活,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那肯定会追求更好的物质生物,贵的东西不一定都比便宜的好,但是他既然贵肯定有他贵的理由,既然我不缺这些花费的钱,我为什么不享受更好的生活呢?”

    陆雅想了半天,嘴硬道:“你这都是歪理。”

    萧鹏耸耸肩:“你怎么说怎么事呗,我也是傻,跟女人讲什么道理。跟我说说那但马牛的情况呗。”陆雅笑道:“其实我刚才真没开玩笑,我这个朋友还真的和你有点像。他叫黄鹤,31岁,你是开渔场的,他是开农场的。不过他开农场还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偷懒。”

    “啊咧?”萧鹏愣了,为了偷懒?什么意思?

    陆雅解释道:“其实这家伙就是个富二代,家里在澳洲做贸易生意的,倍儿有钱的那种,他爹希望他继承家业,可是他倒好,死活不去接手家族生意,能拖一天是一天,家里生意明明是在澳洲,结果他非要到帝都郊区来开农场,理由是吃惯了帝都的饭菜,家里拿他也没办法,就在帝都怀柔那边给他弄了个农场。人家农场里种点蔬菜什么的,他倒好,种的都是紫花苜蓿,高价买来的但马牛,那么大的牧场就那么三十头牛,真不知道能干什么用。”

    萧鹏听了却皱起眉头:“听了你这一说,这但马牛倒真不好搞了。”

    “恩?什么意思?”陆雅不明白。

    萧鹏道:“这家伙是有多爱这些但马牛啊,这么大的牧场只种植紫花苜蓿,没有养殖别的,这说明农场只为这但马牛服务。你可能不了解,紫花苜蓿被誉为牧草之王,是我国分布最广、经济价值最高的豆科牧草。一公斤优质紫花苜蓿草粉相当于一斤精饲料的营养价值!而且氨基酸含量很高,是同重量玉米的5.7倍!而且含有各种微量元素和维生素,是世界范围内最好的牧草之一。你这朋友这是打算好好搞一场但马牛了。”

    “不会吧?他不就是个败家子么?”陆雅不相信萧鹏的分析。

    萧鹏看着陆雅,淡淡的说道:“陆雅,千万别盲目的用自己的眼光去评判别人做的事情,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傻子,这个姜俊杰更不是傻子,你知道哪两种人最容易发财么?”

    陆雅不解,萧鹏道:“一种是在原有基础上创新进步的,像我这种,同样是开渔场,同样的鱼,我这边的鱼口味比别人的好,所以我就能赚钱。”

    陆雅听了点点头,萧鹏继续说道:“还有一种,就是开辟新行业,寻找市场空白。就像那个黄鹤这种,在华夏钻研但马牛养殖,如果被它形成规模,他不一定赚的比继承家业少。不过这需要个过程,算上和澳洲那边基因交换,以及纯种混血的发展的话,至少五年才能小有产出,如果单纯培养纯血,这起码需要十年!这还是不能出现变故的情况下!这个黄鹤是个爷们。”

    陆雅还是不敢相信萧鹏的话:“萧鹏,你没有搞错吧?你说的是黄鹤那个败家子?”

    萧鹏笑了:“陆雅,看人别戴有色眼镜,也别用自己的想法去给别人下结论。说到别的我可能胡说,而养殖我是专业的,任何一个男人敢用十年时间去开创一个市场,那他就值得尊敬。陆雅,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因为自己做不到,就去质疑别人做的事情。”

    陆雅撇撇嘴:“你比我爸爸还啰嗦。”

    “行了,陆雅,咱们回去吧。”萧鹏道。

    “啊?这就回去?不去看看了么?”陆雅看着萧鹏。

    萧鹏笑着点点头:“去了干什么?看到但马牛得不到,那不是让人心里难受?不去了。咱们去动物研究所去。”

    “去动物研究所干什么?”陆雅不明白。

    萧鹏笑着解释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的赚钱方式是创新么?我决定了,倭国和牛不是牛逼么?老子要用华夏牛干死他们倭国牛!”

    “啊?”陆雅吓了一跳,看着萧鹏。

    “看着前面!好好开车!”萧鹏吓了一跳,你这开车歪头看我干什么。

    陆雅赶紧好好开车,嘴里却没停下:“大哥,刚才听你说黄鹤,我认为他是个疯子了,没想到你别他还疯!如果倭国和牛真的那么容易超越,现在还能那么值钱么?”

    萧鹏笑了:“你不看看我是谁?我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男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还真不代表我做不到!”

    陆雅想要习惯性反击两句,想了想却没说话。这倒让萧鹏愣住了:“喂,怎么不说话了?你突然这样我很不适应啊,你应该跟我对着斗嘴的才对吧?”

    陆雅却一脸严肃道:“萧鹏,我还是想跟你学医术。”

    “啊?”萧鹏听了有点摸不到头脑,这个转折有点大啊?不过让陆雅这么一说,萧鹏却瞬间想起了初见陆雅,陆雅要跟自己学医时候的样子,那时候的陆雅可真猛啊,直接衣服一脱到自己眼前逼宫,现在想想还有点诱惑。。。。。。哦不,吓人呢。。。。。。

    萧鹏清了清自己的脑子里的不雅回忆,干咳两声:“陆雅,说实话,我就算想教你医术也做不到。我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说明这个问题,当时我给你爷爷他们的药浴材料我想你也参与过其中的分析工作,你分析出什么没有?”

    陆雅摇摇头:“那份药浴的所有成分都分析出来了,可是我们按照同样的成分配置的药浴材料,却完全没有同样的效果,这让我们很多人找不到其中的原因。”

    “我跟你爷爷他们说过原因,那是因为我自由修炼的一种气功,那种独特的气不论是治病还是健身都可以用的上,但是这种气也并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无限的。我所有的治疗手法都是靠这股气来实现的。”萧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没办法啊,不胡说八道不行啊,不然怎么教陆雅?教给他几百年前的古药方么?

    “我现在学这种气功可以么?”陆雅问道。

    萧鹏摇了摇头:“这是童子功,你已经来不及了。”

    陆雅听后,叹了口气。萧鹏安慰道:“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管理基金,今后的工作也会转移到行政工作上了。”

    陆雅听后强作欢笑,学了那么久的医转行政工作,她怎么能开心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这也是实现自己的梦想,有所失有所得不是?

    陆雅尴尬的问道:“萧鹏,不提这些了,你既然想干掉倭国和牛,你总该有点想法吧?你打算选什么牛种和他们比呢?”

    萧鹏反问道:“咱们国家有什么牛?”

    陆雅:“噗!!!”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