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萧鹏的计划。
    
“谁啊?”萧鹏一回头,看到的却是刚才插队的郑老板,身后带着一票人围住了自己一家人。萧建军和陈爱芬面带紧张,很自然的把萧鹏和方冉冉护到身后。陈爱芬一指郑老板:“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被萧鹏指着的人,正是上次跟着陈冰到竹节岛上砸毁萧鹏烘干机的六子。其余几个,也都是在竹节岛上被萧鹏收拾过的,对萧鹏,他们可是印象太深刻了。人形暴龙,躲都躲不及,谁还敢招惹他?
萧鹏点点头,叫着父母和方冉冉,直接转身离开了。郑老板也不傻,感觉到事情有所不对,想要偷偷开溜,却被六子手下的几人围了起来。
六子看着郑老板的表情:“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哥几个不敢上了吧?哥几个实在不想再去住院了,郑老板,得罪了。为了照顾你,我们就不用家把什了,你就干挨着吧。”萧鹏等人还没走远,就听到身后传来郑老板哭喊求饶声。萧建军一脸疑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萧鹏还没话,方冉冉抢着答道:“叔叔,那几个人我也见过。当时你们村里村支书的儿子带人到你们家砸东西,让萧鹏给揍过。现在看到萧鹏,肯定怕的要死了。”还好,方冉冉跟萧建军说话时不叫萧鹏大叔,不然真乱套了。陈爱芬听后,一脸紧张:“儿子,这是怎么回事?”萧鹏没把这事告诉父母,就是害怕父母担心,现在好了,父母知道了,于是萧鹏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母。陈爱芬气的不行:“陈平贵,你欺人太甚!”萧鹏笑道:“没事的,咱又没有吃亏,吃亏的使他们。”萧建军脸色也变得不好:“儿子,这段时间你在家,辛苦你了。”萧鹏摊摊手:“爸,你说的这算什么话?原来你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可轮到我了,今后你和我妈就负责享清福行了。”听了萧鹏的话,萧建军和陈爱芬都是一脸欣慰。回到岛上时,天色已晚,几人随便吃了点晚饭就休息了。休息了一夜后,萧建军和陈爱芬,就迫不及待的挨家挨户还钱去了。结果却让两人觉得奇怪。所有人都不要萧家的欠债。甚至都在躲着两人。萧建军很是不解:“这些人把钱看得那么重,怎么给他们钱还不要呢?”陈爱芬也被村民们搞糊涂了:“是啊,这也太奇怪了。我怎么感觉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呢?”“反正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一会儿萧鹏回来,问问他。”这也太反常了,给钱都不要?快到中午时候,萧鹏带着方冉冉驾船回来了。萧鹏去捞了几只鲍鱼海螺螃蟹之类,还网了一网鱼,请方冉冉吃海鲜大餐。陈爱芬去准备午餐,方冉冉自告奋勇的去帮忙打下手。萧建军则把萧鹏叫到身边,把今天还债时候遇到的事情跟他说了说。“天知道他们搞什么鬼花样。让他们折腾去呗。”萧鹏点上一根烟:“不出意外的话,有人要给咱家送钱了。”“送钱?”萧建军不明白。萧鹏嘿嘿一笑:“现在咱家有名贵鲍鱼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他们看咱挣钱眼红,就想把海收回去呗。”萧建军一听,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他们想得美!”萧鹏连忙拉住父亲,小声对萧建军说道:“爸,你别着急,我巴不得让他们收回去呢,这可都在我计划内呢,你可别给我搅黄了。”“嗯?”听了萧鹏的话,萧建军一脸疑惑看着萧鹏。萧鹏递给萧建军一根烟:“咱家鲍鱼卖高价的事,这是根本瞒不住的。最近在渔场里偷鲍鱼的人越来越多了。”萧建军一听急了,直接站了起来:“下午我就跟你一起去海上抓贼去。”萧鹏直接拉住萧建军:“爸,你可别冲动。我可是故意当他们偷的。”萧建军听到这,一脸迷茫,不明白萧鹏的意思。萧鹏贼兮兮的笑道:“爸,你放心,大鲍鱼我都引到深水了。我故意留了一些幼鲍在浅水区,让鲍鱼贼看到。”听到这,萧建军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他们看到渔场里有鲍鱼,还知道这鲍鱼能卖高价,就想把渔场拿回去,难怪今天去还钱,一个个的都不要呢。”萧鹏点点头:“他们想要渔场,就让他们拿回去。竹节岛这里水浅,养殖局限太大。我们收回资金,去承包下来千里岩。那才是咱家大展宏图的地方。原来钱不够,现在咱有钱了,何必还守着这个小渔场?”萧建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儿子,我和你妈老了,也没了当年的冲劲了。这次我住院,差点没缓过来。也算彻底想开了。本来这个家底也是为了你赚的,现在你长大了,就都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爸,你就放心瞧好吧。”萧鹏也点了一根烟,乐呵呵的对萧建军说道。“可惜咱家养的鲍鱼了。”萧建军还在惦记着萧鹏说的,留在浅水区的幼鲍。萧鹏一撇嘴:“咱家的鲍鱼,谁也别想偷走,等他们把渔场拿回去后,我就把幼鲍全弄到深水区去。”萧建军听后笑了起来:“你以为鲍鱼还会听你的话?让它们去哪就去哪?”萧鹏指着墙角堆着的浒苔饲料:“我用它引鲍鱼,效果杠杠滴。咱家的鲍鱼,一个都跑不了。”其实萧鹏把鲍鱼运到深水区,跟浒苔饲料没有任何关系。萧鹏在深水区布置了一个巫阵,这个巫阵的作用,类似于定位系统,受到萧鹏巫力影响的鲍鱼,都会被引到巫阵所在的位置。现在萧鹏对里中巫的了解,那叫一个666!如果连这也做不到,萧鹏这段时间对巫术的钻研那不成了做无用功了?
郑老板都快哭了:“六哥,你这事干的可不地道!你们可是我花钱请来帮我的。”六子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跟郑老板说道:“郑老板,拿了你的钱我一分不少的都还给你,这事真不怪兄弟,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惹谁不好,惹那位爷?我们躲他都躲不及呢。”郑老板也算个场面人,叹了一口气:“行,这个亏,兄弟我认了,不过你给我个明白,那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
六子看着郑老板:“竹节岛的事听说了吧?三十多人围攻一个,住院了二十多,对面毫发无伤。我们哥几个就是住院的那拨人,那个毫发无伤的就是刚才的那位爷!”郑老板一听,两眼瞪得圆圆的,他是开烧烤店的,各种小道消息来得也快。这样的事早就传开了。他开始还以为是有人吹牛,一人打三十多个?还毫发无伤?他以为他是叶问?我要一个打十个?
陈爱芬却嘿嘿一笑:“行了吧,妈妈也是从年轻时走过来的。不过你说的也对,要是冉冉的话还要等几年,这年龄是个问题啊。。。。。。”说完又去跟萧建军小声说话去了,萧鹏不看也知道,肯定还是跟方冉冉有关。萧鹏还在感叹老妈太八卦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一声喊话:“小子,你给我站住。”
方冉冉一听,高兴地不行:“太好了,谢谢阿姨,我给妈妈打电话说一声。”说完掏出电话抛到一边给叶玉丽打电话去了。
萧鹏刚想拒绝。陈爱芬却道:“好啊,反正家里也有地方住,阿姨做好吃的给你吃。跟我们家吃海鲜可不一定比你们家大酒店的手艺差!”
六子急忙说道:“他叫郑二炮,原来是在火车站骑三蹦子拉客的。后来开了个烧烤店,旅游季节生意还不错,赚了点钱。”萧鹏撇撇嘴:“刚才他对我说,谁的拳头大谁是王法。”说完看了六子一眼,一言不发。六子看着萧鹏的举动,急忙点头说道:“鹏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就请回吧。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处理了。你放心,就算你不在哥几个也绝对不打折扣,不然就让我们再去医院躺着去!”
结果就这么寸,接了个赚钱的活,结果却又碰到了萧鹏这煞星。早知道是萧鹏,打死六子他们,他们也不会来的!六子战战兢兢的走到萧鹏面前:“鹏哥,鹏爷!这是一个误会,我对天发誓,我们真不知道是你,不然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来啊。”
谁知道他身后的人,却没有一个动手的。郑老板也很奇怪,回头一看,身后的几个人站在那里表情尴尬,有几个甚至都偷偷的把手里的家伙扔到了一边。萧鹏则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那个谁谁谁,别看别人,就是你!怎么了?你们这是这是出院了?怎么,怀念医院的病号饭,准备回去再继续享用几天去?”
萧鹏指着郑老板:“他到底是什么人?这说话做事可真是够狂妄的啊!”
陈爱芬看着方冉冉,偷偷对萧鹏说道:“这冉冉,长得也漂亮,性格也不错,可是不是太小了点?”萧鹏哭笑不得:“妈,你想什么呢,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小丫头片子,我要等她多少年才能结婚?”
郑老板一听,冷冷一笑,伸出自己的拳头:“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法!哥几个,上,给我狠狠收拾那个小子。”一指站在被陈爱芬护在身后的萧鹏。
神级渔夫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