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周瑜打黄盖
    
萧鹏看了看来人,岁数不小头顶微突,头顶上为数不多的头发倒梳的整整齐齐,一脸傲气的看着萧鹏:“萧建军在不在?我是镇上海事部门的。”萧鹏一脸疑惑:“我父亲在家,请进来吧。”海事部门的找自己父亲有什么事情?
萧鹏听后略一思考,这事十有八-九跟陈平贵有关。只见他冷笑一声:“爸,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找律师,告他个诬告陷害罪。周科长是吧?你稍等一下,我这就联系律师过来,让律师找你配合调查取证的。”
萧家是竹节岛上最早承包海域搞养殖的,那时候承包价格自然很低。而后来全村人养殖鲍鱼,这是集体项目,自然又是底价承包的渔场。现在整个竹节岛渔场都转给了萧家,承包价自然也都是当年的底价。周科长和陈平贵决定,就在这方面下手。如果萧家还想继续承包海区,那让他们付出五倍以上的价格,如果萧家付不起,则可趁机把渔场收回来。现在萧家的鲍鱼可值钱,这可不是什么秘密了。
周科长现在脸上也没有了刚来时候的傲慢之色了,取而代之的是脸上挂着一丝紧张。萧鹏看到周科长的脸色变化,直接拿起手机:“爸,正好周科长也在,我找律师来,咱们直接当场把所有事情调查清楚。”周科长连忙拦住萧鹏:“年轻人别这么冲动,你这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接到举报也不相信的,所以我才自己来这里了解一下情况。”没想萧鹏却一脸愤怒:“这是都觉得我们家好欺负是吧?养鲍鱼赔钱的时候就让我家担责任?把我爹气的躺医院里差点没救过来,现在看到我们赚钱了又想来分杯羹?这事我不会这么简单算了的!”萧建军拍了拍萧鹏,对周科长笑了笑:“孩子年轻冲动,周科长,你别介意。来来来,喝杯茶,有话慢慢说。”说完给周科长递过去一杯茶叶。周科长擦擦头上的冷汗接过茶杯,不介意?真闹大了自己能不能坐在这位置上都不一定了。萧建军看着周科长,缓缓说道:“我儿子性子急,可是他说的话也有道理,我家就是个普通养殖户,可是也不能任人蹂躏不是?”周科长强做笑容:“萧老弟,你这话说的也太严重了。经过我的调查,这事绝对是有人诬告,我来这里就是想和你当面确定一下而已,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不过,萧老弟,我跟你说句交心底的话,竹节岛的周围的海域现在都让你一个人承包了,肯定会有人眼红的,今后肯定还会有人给你下绊子的。”周科长也算是官场老油条了,短短几句话,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为萧家尽心尽力的人民好公仆了。萧鹏一听,却不以为然:“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反正我家现在不缺钱,跟他们斗到底呗。”周科长看了看萧鹏,对萧建军语重心长的说道:“萧老弟,你儿子还是太冲动了。这不是跟钱过不去么?就算你们家现在不缺钱,今后呢?难道一直置气不过日子了?这么大的海域如果有人在你们养殖的过程中动手脚呢?你们还搞不搞养殖了?”萧建军看着周科长的表情,心中暗笑,脸上却是做出了深思熟虑的样子,反问道:“那周科长,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周科长一看有戏,急忙跟萧建军说道:“你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个岛的渔场都在你家手里,这样难免让人怀疑,你这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把渔场转出去。最起码,把你家后面入手的渔场都转出去。”萧建军一咧嘴,笑道:“我家的渔场可是全村人哭着喊着转给我的,不接手都不行,为这个我家还欠了一大笔债。现在谁敢收?”说完拿出欠条给周科长看。周科长一看,心说你想转就好,急忙说道:“这点你放心好了,我来之前稍微了解了一下,还是有人想要接手渔场的。并且愿意给个合适的价格。”萧鹏这时插嘴道:“爸,转什么转?现在咱家的鲍鱼多值钱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把钱往外推么?”萧建军叹了口气:“儿子,就当破财消灾了吧。要不然今后天天有人给咱添堵也麻烦不是?咱还要继续干下去不是么?”萧鹏一脸生气:“爸,你非要转手渔场,我不拦着,但是这价格可不能是原来的价格。转让费少于五百万,并且承担咱家债务,否则这事提也别提。”萧建军对着周科长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周科长,现在我家我可退居二线了。今后都是我儿子做主了。那这事就这样定了吧,我家只保留原来自家的渔场,其余的渔场都转让出去,转让费五百万,并且承担我家债务。”“这个价格也太高了吧?”周科长皱眉问道。萧鹏把手里的烟头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捻灭:“这还高?他们把我爸爸气到医院的时候怎么不说了?也就是我家命好,正好赶上吉品鲍面世,不然说不定现在我家已经家破人亡了!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嫌贵?嫌贵就别买,我们压根就不想卖!这钱一分钱我们也不便宜!”周科长听后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行,你们的意思我都知道了。那我先告辞了。”“周科,那么着急走干什么?多坐会吧。”萧建军客套道。周科长挥了挥手,笑道:“不坐了,我这边还有工作呢,今后再来吧。”送别了周科长,陈爱芬埋怨萧建军道:“你怎么就答应转让渔场了呢。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萧建军却和萧鹏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你们爷俩傻了?”陈爱芬被搞糊涂了。“大叔?你没事吧?”方冉冉也不明所以。萧鹏笑着对陈爱芬说道:“我刚才和老爸演了一出戏,名字叫做请君入瓮。”陈爱芬没听明白,方冉冉倒反应过来了:“你们这是合伙坑人呢?”萧鹏笑嘻嘻的拍了一下方冉冉的脑袋:“小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坑人?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于是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在他们的想象里,周科长一上门,亮明身份,萧建军肯定会解释,但是不管怎么解释,萧家底价承包渔场是事实。就抓住这点让萧建军妥协让步。最后一步步达到陈平贵吞占渔场的目的。没想到萧鹏根本不按条理出牌,说好的民不与官斗呢?说好的华夏谦谦君子呢?这一上来就要走法律途径,直接就要联系律师?这算是要把事情闹大的节奏?
其实这也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必然,如果是二十年前,或许他们能一手遮天,但是现在是什么社会?网络社会!什么事情经过网络发酵,很容易闹大。而且人的素质越高,越知道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越是落后的地方越不懂法律。‘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不是白来的。。。。。。周科长可不敢把这事情闹大。本来这事就是陈平贵和周科长私下定的事情,闹大了周科长可兜不住,这可是标准的以权谋私了。
几人吃的正开心,却听到有人敲门:“请问,这是萧建军家吧?”“谁啊?”萧鹏走过去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个陌生面孔。
“好嘞。”爷俩把桌子一收拾,几人落座,大口朵颐吃了起来。
“你们爷俩先别瞎聊了,收拾收拾桌子,该吃饭了。”陈爱芬和方冉冉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这周科长和陈平贵是老相识,经常到竹节岛钓钓鱼吃吃海鲜,算是休假。周科长看到陈平贵闷闷不乐,知道岛上发生的事情后,就想出个主意替陈平贵出头,顺便看看能不能捞点‘外财’,帮人办事能白帮么?最后还真让他想出来一个好办法!这海域承包价格是有波动的,根据海域位置环境,价格差距很大,最高价能达到最低价的五倍左右。
周科长刚坐下,一听萧鹏的话心里咯噔了一声,这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啊。萧鹏倒也真没猜错。这事还真跟陈平贵有关。
来人很轻蔑的看了看萧建军,语气高傲的说道:“我是镇海事科的周科长,我们接到举报,说你在担任村长期间,以权谋私,低价承包了竹节岛所有的渔场。我们今天就是来了解这个情况的。”“哦,是周科啊,请坐请坐。”萧建军招呼他坐下。“我不知道是谁举报的,但是我能把话放在这里,这是诬告。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萧建军怒道。
陈平贵上次在萧鹏这里吃了亏,一直想要报复回来。可是又不敢明着来,只能暗地里下绊子。可是一直也没想出办法。
陈爱芬的厨艺那是相当的不错,如果单纯比吃海鲜,自然没有人比渔家人更了解了,那是充分发挥了海鲜的‘二字’。方冉冉吃的那是一个赞不绝口。萧建军和陈爱芬也是一脸诧异之色,不管是鲍鱼,还是鱼虾螃蟹。味道都比原来吃的味道鲜美了很多。是因为长时间不在家吃海鲜而引起的错觉么?
萧建军也不认识来人,看到来人问道“我就是萧建军,请问你是?”
神级渔夫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