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再见叶玉丽
    
这样穿着打扮的女性,一般都是举止优雅,现在这位却喝成这样,不过再漂亮的女人喝醉了也不好看,萧鹏可没有管闲事的爱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萧鹏摇了摇头,就从女人身后走了过去,两人侧身的时候,萧鹏下意识看了一眼,看完后,萧鹏愣了:“叶姐?怎么是你?你怎么喝成这样?”
凭心而论,萧鹏最要感谢的人,还真是叶玉丽。毕竟这是萧鹏第一个客户。萧鹏的吉品鲍也是通过叶玉丽才打响的第一炮。更何况叶玉丽还是方冉冉的母亲,怎能视而不见?
萧鹏脸色阴沉,这是什么人?也太横了吧?萧鹏直接顺手抓住小平头推向自己的手,用力向下一掰。“嗷!”小平头惨叫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也松开了抓住叶玉丽的手。
如果是别人,还真招呼不过来,俗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几个人同时下手?可惜,他们碰到的是萧鹏。萧鹏并不会什么打架技巧。尽管里中巫传承里有关于武术功法的知识记载,但是萧鹏觉得没什么用,还没来得及去学习。但是,萧鹏也有自己的优势。被巫术强化过的身体,强大无比。你打我一拳,我没事,我给你一拳,你躺下。正所谓一力破千会,萧鹏打架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几个来回之后,萧鹏面前,只有躺在地上痛哭呻-吟的几个人和看着这一切已经被吓破胆子坐在地上的小平头了。萧鹏走到小平头身边,蹲在他面前:“看来真不能发善心,刚放过你你就找我麻烦。”小平头两只手拼命的摇:“兄弟,这是误会,这是个误会啊!”萧鹏点了点头:“恩,我相信这是个误会。”听了萧鹏的话,小平头赶紧说道:“对对对,兄弟,这是个误会,天大的误会。你别冲动,这事就这样算了好吧?”萧鹏对着小平头一笑,右手却迅速的给了小平头一个大嘴巴,小平头嘴里竟然飞出一颗后槽牙,可见萧鹏多大力量。自从得到里中巫传承后,萧鹏特喜欢扇人巴掌,几次扇人竟然有了心得,已经做到了想要你飞哪颗牙就飞哪颗牙的地步了。萧鹏一脸平静的看着小平头:“兄弟,这也是个误会。”小平头都有点想哭了,如果能打得过萧鹏,他杀了萧鹏的心都有,可问题是,他打不过萧鹏啊。小平头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哗哗哗的跑步声。小平头回头一看,面带喜色,这是援军来了。萧鹏看着跑来的人,一共两拨,十几个人,先跑过来的七八个人倒让萧鹏无语,这大夏天的,却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扎着领带,这些人脑子进水了?这是保险公司派来的业务人员?后面那几个人倒比较正常了。都穿着夏装,走在中间的是一个中年矮胖子,剃着一个光头,脖子上挂着一根粗金链子,嘴里叼着一根粗雪茄,一副暴发户做派。满脸横肉,那长相,放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三集的那种。可就这样一个人,却穿着白色衬衣,带个金丝眼镜,怎么看怎么不协调。再看看他身边的几人,萧鹏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竟然看到了熟面孔:那对红配绿组合的乡镇非主流。当时就是这两小子半夜调戏方冉冉,被萧鹏教育了一顿,绿头发的那个还被萧鹏扇掉两颗牙。萧鹏一指他俩:“我当时说过,让你俩换个发型,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怎么,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小红毛看到萧鹏,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可是看了看身边的矮胖子,又挺直了胸膛:“原来是你!我可是找你找了好久了!上次的仇我可记得呢!”小红毛对着萧鹏说完后,又歪头对矮胖子说道:“叔,就是他,上次打掉小杰的两颗牙!”矮胖子倒也稳重,盯着萧鹏:“这位小兄弟,看起来倒面生,怎么称呼?”萧鹏一脸的无所谓:“我可不是你兄弟,你是干嘛的?”矮胖子也不生气:“老哥我叫雷横,在前街开了个酒吧,八八酒吧,这些都是跟我吃饭的兄弟,不知道怎么得罪小兄弟了?希望小兄弟给个解释吧。”说到这,矮胖子语气突变:“如果小兄弟的解释不让老哥我满意,别怪老哥我翻脸不认人!”萧鹏笑了:“我还真想看看你翻脸不认人是什么样。”听了萧鹏的话,雷横脸色大变:“踏马的给脸不要脸,兄弟们,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傻小子!”雷横话音刚落,萧鹏眼里那些卖保险的黑西装行动了起来。只见他们从口袋里摸出甩棍,冲着萧鹏就抡了过来,下手位置那是相当狠。这些人原来都是雷横手底下的打手,雷横开了个酒吧,就让他们在酒吧里工作,美其名曰,保安。这些黑西装就是他们的工作服。萧鹏脸色微变,如果是赤手空拳来,这几个人他倒不放在心上,可是甩棍毕竟是钢制品,萧鹏可不知道这玩意轮在身上是什么感觉,当然,他也不想知道。萧鹏想要后退,可是身后确是叶玉丽,如果他后退,恐怕叶玉丽也会受伤,萧鹏正在犹豫该怎么做之时,脑海里突然多了一道知识传承。眼看着最近的甩棍就要击中萧鹏之时,只见萧鹏全身突然全身一蜷,向前一纵,右手前探,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手腕,萧鹏向后一拉,直接将来人拉倒在地,而萧碰自己,则顺势伸脚一踏,只听一声惨叫,这人就晕死过去。萧鹏并没有停止动作。两眼一瞪,脑袋一晃,向着第二个人扑了过去。你没有看错,萧鹏是真真正正的扑了过去,只见他整个人飞出,像是饿虎扑食一般,把目标直接扑到在地,顺势在对方脖子后面来了一下,又晕倒一个。萧鹏这时,已经冲入人群中,拉近了和黑西装们的距离,萧鹏没有继续飞扑下一位,而是突然站直了身体,双臂一抖,一拉靠近自己最近的人,肩膀一抗,直接把人抗飞了出去。人群里的萧鹏,看起来动作并不快,相反,让人看到后感觉到萧鹏的动作十分笨重,可就是这样,雷横的小弟们的甩棍却都碰不到萧鹏,总是在眼看就要打到萧鹏的时候,就被萧鹏微微一闪躲了过去,而萧鹏自己,则是揽住一个抗飞一个。站在远处的雷横睁大了双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别说雷横了,就连萧鹏自己,此刻也是满脑子的不可思议。
萧鹏面如冷水:“再嘴里不干不净的,我掰断你的狗爪子!”说完往前一推,松开了手。小平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自己身后的人一挥手:“你们是看热闹的?给我上!废了他!”小平头话音刚落,跟着小平头一起来的几人,这才反应过来,冲向萧鹏。
萧鹏把叶玉丽护在身后,直面冲上来的几人。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倒比六子那群人要好了很多。一看就是很有打架经验,几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同时向萧鹏下手。
距离宾馆没多远的时候,萧鹏却看到有一个女人,正站在路灯下,扶着路灯呕吐,明显就是喝多了。萧鹏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搭配一条棕色的西装套裙,六分跟的高跟鞋款式非常新潮,长长的头发盘在头上,体型更是玲珑有致。特别是两条腿,又直又长,从背后看,萧鹏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腿玩年。
如果周冬冬知道,这个烟斗是萧鹏昨天刚刚雕刻完成,他会抓狂的吧?
看着周冬冬一脸认真的表情,萧鹏实在不愿意打击他,告诉他这个烟斗的真相。
正在萧鹏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到身后远处有人喊道:“找到她了,在这边!”没多久,几个人跑了过来。萧鹏也没在意,继续轻轻拍打着叶玉丽的后背。几个人听到萧鹏身边,一个平头直接抓住了叶玉丽的手臂,另外一只手推向萧鹏:“小子,这里没你事了,踏马的快滚!”小平头的手推到萧鹏身上,没想到萧鹏纹丝不动,小平头一愣神,自己用了多少劲自己可知道,怎么推不动眼前这个小青年呢?
方冉冉自从接到家里一个电话,突然离去,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再看看叶玉丽醉成这样,萧鹏不禁有些疑惑,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叶玉丽刚想要说话,却一皱眉头,转过头去又开始呕吐起来。
叶玉丽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过头来,看来叶玉丽真的喝了不少酒,摇摇晃晃的仔细看了看萧鹏:“哦,是小萧啊,你不在岛上享福,怎么跑到镇上来了?”萧鹏皱着眉头问道:“叶姐,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如果是别人,萧鹏还不能去管,可是叶玉丽,萧鹏却不能视而不见。
萧鹏拍着叶玉丽的后背,让她吐得舒服一点。
萧鹏就这样,背着个双肩背包。里面满满都是烟丝,慢慢悠悠的往宾馆走去。九点多种的街道上,行人已经不多了。萧鹏叼着个烟斗漫步,感觉特别的惬意。
原来扶着电线杆呕吐的,不是别人,正是方冉冉的母亲,海味楼老板叶玉丽。
神级渔夫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