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卖出天价的手表
    大屏幕上在不断播放的是这块翡翠手表的各种细节图片,随着镜头的转换,人们只剩下赞叹声了,还有几个人更是直接来到展台前,在萧鹏的允许下,仔细观察起这块手表来。

    整块玻璃种翡翠雕刻的表面和机械表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而表链上雕刻的狼头栩栩如生。

    更让人赞叹不已的是,每节表链上的狼头造型竟然完全不同,这哪里还是手表?这简直就是国宝级艺术品。

    祁东来作为专家,被邀请上台鉴定手表品质,祁东来又拿出他的那套工具来,仔细观察后,感叹道:“毫无疑问,这是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品质一流。萧先生,我可以一个私人问题么?这个手表是哪位大师雕刻的?这么珍贵的材料用来雕刻,这是要有多大的自信才能做到?要知道可能一刀雕错就会损失惨重!但是这手表的雕工,堪称完美,我竟然没有找到任何一丝瑕疵。”

    萧鹏对着祁东来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如果说是自己雕刻的也没人会相信不是?

    别人如果有这样的手表,肯定要放到保险柜里珍藏起来,这萧鹏二人就随手拿着扔来扔去的,好像不值钱的玩意一般,随手拿出来拍卖做慈善,要知道,这翡翠手表的价值可真不好估量,难道你要花大价钱拍回去么?那要捐多少钱才能达到拿回这块表?

    这下所有人都开始好奇萧鹏的身份了,你看看,就他保镖手上的手表都是这样的国宝级艺术品了。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果杨猛知道别人眼里他果然是保镖,他绝对会哭晕在厕所。。。。。。

    果然还是让萧鹏给坑了!

    主持人给大家看完大屏幕的展示,弱弱的问道:“萧先生,你的这手表起拍价多少?”台上的主持人也是个专业的注册拍卖师,是有眼力的人,一看这表,就知道价值不菲,所以赶紧问问萧鹏。

    萧鹏微微一笑:“今天大家那么多的拍品都是两千起拍,那我也不搞特殊了,两千起拍吧。”

    起拍价两千?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表的价格肯定会超过起拍价,但是萧鹏这么说,直接让人感受到了萧鹏强烈的自信。

    这种手表拍不出去?那才叫见鬼了!

    果然,萧鹏刚说完底价,有人就直接举起牌子:“五十万!”

    冯建亭听了这个价格,倒也长出一口气,五十万而已,不像想象中价格那么高么。

    冯建亭并不了解翡翠的价格,听到祁东来刚才的话,还把他吓了一跳,以为真是那么昂贵的东西,现在这么看,也不过如此么,有人出价五十万,就算再怎么拍,价格也就是几百万而已,够萧鹏丢人了。

    唉,早知道刚才就接受萧鹏的赌局了,让他白白嘲弄了半天!

    想到这冯建亭又来了精神,对着萧鹏嗤笑一声:“我还以为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呢,结果不还是这样几十万的东西。一块破手表还当做宝了?”

    萧鹏看着他:“那咱俩打个赌呗,你不是说这是破手表么?我就赌这个破手表的价格肯定超过你买到的那件衣服!”

    冯建亭不屑道:“你使劲吹,就这破手表能卖多少钱?超过一千万?你做梦吧你!”

    萧鹏冷冷一笑:“那咱俩就打赌么!我就赌这个表的价格肯定超过一千万!”

    冯建亭一脸轻视:“就这表超过一千?谁拍谁脑子坏了,哦。也不排除你自己高价拍下来,反正你脑子也不正常。”

    萧鹏摊了摊手:“我不出价,我的朋友也不会出价。你这小子是不是只会放嘴炮?真要打赌了就不敢了?”

    冯建亭眼珠一转:“我不敢赌?如果赌注太小我可不感兴趣。”

    萧鹏呵呵一笑:“你刚才不是出了一千万么?我就跟你赌一千万吧。”

    冯建亭却摇摇头:“一千万可太小了,要赌就赌两千万。”冯建亭想的可不是只拿回来一千万,他想的是赢了萧鹏,再赚一千万!这个赌注如果拿下,那他在圈子里肯定声望更高了。而且这个赌注可是当着在场所有人面前定下的,他可不信有人会不给自己,或者说是不给自己父亲面子,明知有这样的赌注还肯高价竞标。

    所以他可不认为他自己会输。

    萧鹏微微一笑:“在座所有人都是见证,拍卖师,麻烦您继续拍卖吧。”

    拍卖师一听,赶紧说道:“有人出价五十万了!还有更高的么?”

    却见万老板一听,嗤嗤一笑,举起牌子:“五千万!”

    冯建亭就感觉万老板的话像锤子一样狠狠地敲在自己胸前:什么鬼?怎么一下子就超过了一千万了?还超出这么多?这意思是自己这就输了两千万了?这尼玛是故意来砸我场子吧?冯建亭差一点就要骂街了

    可是出价的是万老板,冯建亭还真不敢直接骂街。在座这些人里,自己也有不少得罪不起的人,这万老板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冯建亭只得陪笑道:“万老板,您这是开玩笑吧?就这样一块破手表,怎能值那么多钱?都知道你有钱,可是为了这表不值得吧?”

    万老板却呵呵一笑:“小冯,这可不是我故意给你砸场子,只不过这块表我可不会错过,你觉得我出五千万很多么?那我告诉你,我这也只是抛砖引玉而已,其实你打这个赌就铁定输定了。你能打这个赌,看来你是不了解翡翠的价格。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这块手表的表链,就算不用雕刻价格都会超过一千万的。更何况雕刻成这样,只能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了!”

    有了万老板的出价,现场气氛瞬间火爆起来,几个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开始竞相出价起来,这块手表虽说价格昂贵,但是叫价却是今天所有拍卖品里最为激烈的,根本不需要考虑,你方刚叫完我来叫,只看到拍卖价格蹭蹭的往上涨!很快就破了亿!但是叫价依然未停!

    “啊?”冯建亭被现场的火爆吓得长大了嘴巴,考虑了一会儿后只见他转眼狠狠的盯着萧鹏:“你是故意设了套在坑我?”

    萧鹏却一脸无辜:“是你自己主动说的要跟我赌大的,所有人都听着呢,你还要赖账不成?”

    “你!”冯建亭指着萧鹏,却说不出话来。萧鹏说的没错,这可是自己说的。冯建亭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这是又要掏出两千万了?

    冯建亭虽说是有名的纨绔,但是也没那么多钱啊,他父亲是有钱,可是冯建亭兜里可没有那么多。一千多万冯建亭倒是有,可是这不刚才刚刚拍卖花了一千万么?现在冯建亭兜里顶多还有几百万,去哪拿两千万?难道跟老爸要?

    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让老爸知道,后果冯建亭可不敢想象。

    “玛德。”冯建亭咬咬牙,已经开始跟自己的狐朋狗友借钱了。

    守着这么多人打的赌,他可不敢赖账。那可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了。

    要知道,他父亲可就是商人,商人最注重的是信誉,如果冯建亭守着这么多人赖账,影响到自己父亲生意,那冯建亭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在他借钱的时候,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价格已经超过一亿华夏币了,看价格仍在继续上涨。

    甚至很多人都在捧着电话跟人联络请示,看样子都是对这块手表势在必得。

    冯建亭满脸哀怨的看着萧鹏,这不过是做慈善而已,你捐赠出这么贵的东西,你也不心疼?不就是个慈善拍卖么,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如果萧鹏知道冯建亭的想法,萧鹏绝对会大呼冤枉:这表真不贵啊,买了个表芯才花了我几十块钱,而至于翡翠?我家里还有一大堆呢,这样的手表再做个几十块不成问题呢。好吧,萧鹏身上能拍卖的几样东西,萧鹏还真就认为,这块手表价格最低了。

    冯建亭和朋友凑了半天,才凑起一千多万出头,虽说都是富二代,可是手里可真没那么多钱,百八十万的拿出来没问题,可是能拿出四位数的,也就冯建亭一个了,要不然冯建亭怎么会是这群富二代的领袖呢?

    “剩下的钱去哪搞?”冯建亭还在这里发愁呢,就听到拍卖师一拍桌子:“恭喜祁东来先生以五千三百万米金的价格拍下这块翡翠手表!感谢祁先生的慷慨!感谢萧先生的捐赠!在这里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今天的拍卖总额,已经超过了华夏儿童白血病基金会成立十年来所有的捐赠总和!让我们再次给萧先生和祁先生报以热烈的掌声!”

    冯建亭彻底傻眼了,五千三百万米金?那就直接是三亿六千万多华夏币!

    冯建亭呆呆的看着萧鹏,这时候他只想痛哭一场:“三亿多的手表你说捐就捐了,却连我这两千万都不放过,你!你!你。。。。。。。真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