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海瑞温斯顿的请求
    “这熊孩子怎么哭了?”杨猛指着冯建亭对萧鹏说道:“你看看你,把人家孩子欺负成啥样了。”

    萧鹏无语的看着杨猛,这一口一个孩子的,冯建亭应该跟咱俩差不多大好吧。好吧,这也是杨猛的一贯风格,见了尹叔叫老尹,见了孙副主席叫老孙,没大没小这四个字扣在他头上倒是一点也没错。

    “这孩子心理素质太差了,欠-操-练!”杨猛盖棺定论。

    萧鹏没空搭理杨猛。因为这时,祁东来走了过来和他打招呼。

    “祁老先生,你好。”萧鹏和祁东来握手致意,这场拍卖最后的竞标成功者竟然是他,这让萧鹏感到不可思议,祁东来作为海瑞温斯顿的设计师,肯定是高收入阶级,但是拿出五千多万米金买一块手表,萧鹏真不敢相信他有这财力。再说了,这个价格也确实太惊人了。要知道,之前创下世界手表拍卖纪录的百达翡丽超复杂功能怀表的成交价格,划算成华夏币也不过是14亿而已。这一下竟然把拍卖纪录翻了一倍还要多?

    祁东来笑道:“萧先生,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萧鹏不解问道。

    祁东来微微一笑:“您还没有回答我这块手表是谁雕刻的呢。我刚才仔细观察过了,这块手表并不是久远之物。应该完工还不到一年时间吧。”

    萧鹏看着祁东来,并没有直接回答祁东来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倒更好奇,祁先生为什么会以这么高的价格拍下这块手表呢?而且据我猜测,这个价格应该超过祁先生的财力了吧?”

    祁东来笑眯眯地盯着萧鹏:“萧先生问题果然一针见血,我承认,这块表虽说是我拍下的,但是掏钱的另有其人。准确的说,是我的公司出钱买下的。”

    “你们公司?海瑞温斯顿不是珠宝公司么?怎么会对手表感兴趣呢?”萧鹏不解。

    祁东来给出了答案:“萧先生,你这里面有一点点误会,首先,海瑞温斯顿也有自己的手表工厂,海瑞的手表深受时尚人士爱戴。其次呢,海瑞温顿斯其实已经被swatch(斯沃琪)收购了。”

    “斯沃琪?”萧鹏微微皱眉。斯沃琪手表相对于其他的手表品牌,一直以来传达着高质量、低成本,时尚与纪念并重的信息。相对于其他的手表品牌来说,给人中低档的感觉。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大手笔,直接收购了世界第一奢侈品珠宝品牌。

    祁东来点头道:“对的,斯沃琪一直以来,在中低档手表市场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但是在中高档市场上的表现,一直差强人意。所以这才有了收购海瑞温斯顿的并购案。”

    萧鹏点点头:“这是有野心侵占高端手表市场了。”

    祁东来没否认:“是的,但是公司一直没有突破口,不管是机芯技术,还是制作材质,都无法和老牌奢侈品手表品牌竞争。为此公司上下也算是绞尽脑汁了。”

    “所以对这块表势在必得,不能否认的是,这块表彻底改变斯沃琪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或者以海瑞温斯顿品牌推出,稳固其奢侈品珠宝第一品牌的地位。”萧鹏接着祁东来的话往下说下去。

    祁东来笑道:“萧老板果然七窍玲珑慧心巧思。”

    萧鹏笑道:“祁老谬赞了,这只是正常人的推断而已。”

    “那现在萧先生可以告诉我这块手表出自谁手了么?”祁东来问道。

    萧鹏叹口气:“祁老,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说了你肯定以为我在骗你。”

    祁东来一听:“莫不是萧老板要告诉我,这手表是出自你手?”

    萧鹏点点头。祁东来一看,露出一副‘果然如此’加‘你在玩我’的表情。“既然萧老板不愿意告诉我这是谁雕刻的,那我也不强迫萧老板了。我只希望萧老板答应我一件事情。”

    “哦?你说吧。”萧鹏很无奈,怎么说实话就没人信呢?

    祁东来说道:“我只希望,如果萧老板还有类似的手表,不要卖给其他的手表品牌商,”

    萧鹏耸了耸肩:“当时我就做了两块,还有一块给了一个小姑娘,不过她的那块是红翡的材料。今后可能再做几块吧,毕竟这块表是我送我哥们的,今天拍卖让我给拿来当拍品了。他喜欢就再给他做几块。”

    祁东来傻眼了:“萧老板,这真是你做的?”

    萧鹏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祁老,你今天给我做了证明,我骗你干什么?这当然是我做的,雕刻也是我一人完成。”这老头,怎么就是不信人说话呢?

    祁东来急忙道:“我信我信!萧老板,那就请你务必答应我们公司的要求,不要给别的公司制作这种翡翠手表!我们公司愿意给萧老板高额奖金作为补偿。另外我们公司愿意高价收购萧先生所有的产品。”

    萧鹏摇摇手:“我这人懒得要命,做这玩意看心情,或许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做几个,但是现在我真没什么兴趣了。”

    祁东来喜道:“那萧老板是答应我们的要求了?”

    萧鹏想了一下,自己的性格是随性,自己想做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可是如果自己不想做,什么公司找自己也没用。什么也不做就可以在家收钱,这倒不错:“不知道如果我不给别的手表商做表,贵公司给我多少钱呢?”

    祁东来道:“刚才我们总裁希望如果有这种翡翠手表订单的话,我们会找萧老板订做。价格肯定让萧老板满意。另外我们愿意支付每年五百万米金的技术独享费用。”

    萧鹏摇摇头:“祁老,那可不行,你那边天天来订单我不要烦死?”

    祁东来忙道:“我们给的价格绝对会让萧老板满意的!”

    萧鹏继续摇头:“我不会做金钱的奴隶,如果我想挣钱,你觉得我会缺钱?”

    祁东来道:“萧老板,话不能这么说,您有这个手艺是没错的,但是我们的品牌会让你的手艺发挥到最高价值。通过市场运作,价格会远远超过你自己销售的价格。”

    萧鹏咧嘴一笑:“那你想过没有?我完全可以自己建一个手表品牌呢?”

    看到祁东来发呆的表情,萧鹏笑道:“祁老,你想过没?如果我真的建立这样一个手表品牌,今后世界上的奢侈品手表市场会怎么样?”

    祁东来一愣,这还用问么?如果真有这样的手表品牌,那连想也不用想了,最起码那些顶级富豪肯定会人手一只了。

    萧鹏看到祁东来的表情,笑了:“祁老,别紧张,我只是吓唬你,我这个人懒,玩够的东西就不愿意玩了。就这样吧,我心情好就给你们做两块,心情不好就算了。至于那独享费用,我也就不要了,就当做你刚才的鉴定费吧。”

    祁东来长大了嘴巴:“萧老板,我们公司给你的独享费可是每年百万米金。”

    萧鹏挥挥手:“祁老,别说我说话狂妄,这点钱我还真看不上。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是感谢你刚才仗义执言了。”

    祁东来还想说什么,萧鹏却摇头道:“祁老,我也不跟你签订什么合同,我这人喜欢自由,咱们留个联系方式,我这还有事要解决下,有事我们电话联系好了。”

    萧鹏当然有事要解决了!冯建亭那两千万还没拿过来呢!

    是,萧鹏不在乎钱,反正自己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活的潇洒自由才是他的目的。

    但是,像冯建亭这样没事找自己麻烦的家伙,萧鹏可不会放过,

    别说两千万了,就算是二十块,萧鹏也得让他们给自己吐出来,这可是原则问题!

    萧鹏刚和祁东来交换了联系方式,就看到郭思华急匆匆的跑来:“萧老板,快去看看杨兄弟吧,我和方晴雅可拦不住他,你再不过去事情可就闹大了!”

    萧鹏跟着郭思华来到停车场,就被眼前的一幕搞得哭笑不得。

    只见几个人排成队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围成一个圈。杨猛站在旁边抽着烟,方晴雅在他身后揪着他衣服,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而两人身后站着一排保安,不过都是一副不敢靠近的样子,方晴雅的经纪人和保安站在一起,不断地跟保安队长样子的男人说些什么。

    他们不敢靠近的原因萧鹏也能想象得到,毕竟地上还躺着十几个保安。

    这些还不是最奇葩的,最奇葩的是,此刻的冯建亭竟然是挂在树上的。

    萧鹏仔细看了看,没错,冯建亭确实是挂在树上的,一条亮闪闪的爱马仕腰带从他腋下穿过,把他挂在树枝上。

    萧鹏走过来:“猛子,这是怎么回事?你把人挂在树上干什么?”

    杨猛一看萧鹏来了,呵呵笑道:“这个龟孙子,还想偷偷逃跑,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能让他们跑了么?”

    萧鹏呆了一下:“怎么搞的这么大?”

    杨猛哼了一声:“这些小子自寻死路,刚才正好小方走出来,还想抓着小方做人质,我能让他们得逞么?没想到这里有个小子跟这里老板挺熟,直接招呼来一群保安过来。那就一块收拾了呗。”

    萧鹏抬头看着挂在树上的冯建亭:“那为什么把他挂在树上?”

    杨猛咧嘴一笑:“可不能让他跑了,他跑了谁还钱?”

    “呃。。。。。。”有时候萧鹏也跟不上杨猛的脑回路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