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郁闷不已
    萧鹏不解问道:“你们是坐大巴车来的么?为什么不继续坐大巴车了?”

    女孩对萧鹏抛了一个媚眼:“小哥哥,这大巴车哪里有跑车舒服呢?小哥哥,送送人家吧,人家会好好感谢你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抓住萧鹏的胳膊晃来晃去开始撒娇,胸前两团在萧鹏身上使劲蹭来蹭去。

    萧鹏被晃得发晕,一歪头,看到杨猛正对着他一脸嘲笑之意,倚在车门上看他笑话呢。

    萧鹏瞪了杨猛一眼,心道:“你丫别看热闹了,快帮忙。”

    杨猛在一边看热闹看的差不多了。拿着手机走了过来:“鹏哥,嫂子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打给我了,她说她在下个收费站等你,让你快点过去。”

    听了杨猛的话,几个女孩呆住了,萧鹏对着女孩们耸了耸肩,和杨猛驾车离去。

    对讲机里传来杨猛的大笑声,从出了服务区开始,他就笑的快不行了。

    萧鹏知道,杨猛这是笑自己呢,怒道:“你丫的老老实实开车,笑什么笑?小心撞车!”

    “哈哈哈哈哈,我快笑的不行了!鹏哥,看到了吧?这才是跑车的正确使用方式。。。。。。”

    。。。。。。。

    萧鹏二人回到四岛镇,把车停进公司车库,来到码头上。

    潘佩宇已经在码头上等待多时了,看到萧鹏二人,一脸幽怨。

    萧鹏看着潘佩宇的表情:“潘佩宇,你这是咋了?谁欠你钱不还了?怎么这么个表情。”

    潘佩宇叹了一口气:“大哥,还不是因为你,我这两天都快疯了。”

    “啊?管我什么事?”萧鹏问道。

    潘佩宇苦着脸:“老板,你们俩去沪市这是买了多少东西?我已经运了四趟了。有你这样的么?你也不看看你都买了些什么,同款式的鞋你都几双几双的买,你这是给人家商场搬家呢?我先跟你说,老爷子老太太为这事大发脾气,等着你回来收拾你呢。”

    萧鹏讪笑道:“这个,反正又不用自己拎,一不小心就买多了。”

    潘佩宇摇摇头:“老板,你可别跟我说这些。你还是跟老爷子他们说吧。你这买得过瘾了,二老差点气的骂街。”

    萧鹏喃喃道:“至于么,反正花的钱也是我自己挣来的不是。。。。。。”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萧鹏可没有底气。

    没有不怕自己父母的孩子吧------不孝子除外。

    果然,萧鹏刚下飞机,萧建军和陈爱芬就站在码头上等着自己了。孙副主席等人也都在。

    “爸,妈。”萧鹏陪着笑打招呼,萧父萧母可都板着脸呢。

    萧建军哼了一声不说话,陈爱芬则一掐腰:“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我怎么有你这么败家的儿子?你看看你这趟出去,买了这么多东西,有几件是有用的?钱是这么浪费的么?”

    萧鹏小声道:“妈,我没花多少钱。”

    陈爱芬一听,怒道:“没花多少钱?你以为老妈傻?我都上网查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至少花了一千万!”

    “啊?”萧鹏也傻了,竟然花了这么多?萧鹏印象里没买多少啊。当时只觉得掏钱很过瘾,现在好了,确实买过瘾了,钱也真掏了不少。

    “你啊什么啊?就你这个花钱法,赚多少钱也不够你祸祸的!我们现在日子是好了,可是不能有了钱就忘本啊,你看看你现在这都成什么样子了。去趟沪市能花一千多万买东西,你以为钱是大海潮来的?”陈爱芬明显气的不行。

    萧鹏倒也不敢犟嘴,听了这话,心底却在嘀咕:“我的钱还真就是大海潮来的。。。。。。”

    陈爱芬站在码头上,巴拉巴拉的教训萧鹏,训了整整半个多小时,岛上所有的人就这样站在码头上看着萧鹏挨训。一个个都不敢说话。就连平时胆子最大的杨猛,此刻也躲得远远的。看来这次陈爱芬是真发怒了。

    “妈,你在这里训了我半个多小时了,这么冷的天,咱先回家再说吧。”萧鹏道。

    陈爱芬一听:“回家?你还知道家在哪?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好么?”

    萧鹏无语了:“妈,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花天酒地了?”被训了半个多小时,萧鹏也受不了了。

    “两天花了一千万,你倒是教教我怎么花的?你这个花钱速度多少钱够你花的?”陈爱芬被这一千万气得不轻。

    萧鹏也被说的火气上来了,提高了音量:“妈,不就是一千万么?花了又怎么了?”

    陈爱芬眼睛一瞪:“你这还敢犟嘴了?”

    萧建军看到气氛有点火爆,赶紧说道:“一人少说一句,这都进了腊月门了,吵什么吵?孩子刚回来,连门都没进,就让你骂了这么半天,差不多就行了。”

    陈爱芬白了萧建军一眼:“我骂他半小时怎么了?不让他长长脑子,今后要是再这样花钱,咱这个家早晚让他败干净”

    萧鹏耸耸肩膀:“我这次出去花了一千万是没错,可是我是给自己买东西么?大过年的我买些年货怎么了?”

    陈爱芬冷哼一声:“买年货能花一千万?”

    萧鹏也生气了:“一千万又怎么了?妈,你怎么光看我花钱不看我挣钱啊?要是我花了一千万你就受不了了,那我再告诉你,我不但花了一千万,我还捐了三亿多华夏币呢。”

    “多少?”陈爱芬声音都变了:“三亿多?”在场所有人,除了杨猛外,听了萧鹏的话,都大吃一惊。

    萧鹏点头道:“没错,给儿童白血病基金相当于捐了三亿多。你现在可以上网查查,就知道我没撒谎了。”

    陈爱芬楞在原地:“三亿?说捐就捐了?三亿啊,那可是三亿啊。”

    萧鹏语气平淡:“妈,我承认,我这次确实花钱大手大脚了一些,可是我也是为了让咱们千里岩过年开心点,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不但大家不开心,还闹得岛上鸡飞狗跳。如果你觉得钱那么重要,妈,我这里还有两亿多,都给你,你愿意怎么花,愿意怎么省就怎么省。买的东西你看不顺眼?全扔海里去!咱们不要了!”

    陈爱芬听了萧鹏的话,也不说话,转身离去。

    萧建军一听,皱眉对萧鹏说道:“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你妈这么说是为什么?不就是怕你败家,给你多留些积蓄今后娶妻生子么?你这样说她不是太伤她的心了?”说完赶紧跑去追陈爱芬去了。

    萧鹏皱着眉头,阴沉着脸,也不说话,低头回到自己房间。

    床前酒柜里放着几**茅台,萧鹏拿出一**,狠狠地灌了一口。

    “啊!!!!!!!!!!”

    萧鹏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母亲错了么?没错,提倡自己勤俭节约,为自己攒钱准备娶妻生子,全华夏几乎所有的父母都是这么做的。

    那自己错了么?也没错。挣钱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花的?难道身家几亿还要天天吃糠咽菜穿百衲衣?这不是开玩笑么?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萧鹏越想越憋气。不禁又狠狠地灌了一口。

    这时,萧鹏房间门被人打开了。

    只见孙副主席手里捧着一个茶壶走了进来:“小萧,这一人喝酒最无聊,我以茶代酒陪你喝两杯如何?”

    “孙爷爷,请进来坐。”看到孙副主席,萧鹏只得强做笑容,邀请他进屋。

    “这两天感觉身体怎样?”萧鹏问道。

    孙副主席呵呵笑道:“小萧果然是神医,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去做检查连那些医生都大吃一惊,天天嚷着这不科学。”

    千里岩码头上停着一艘船,是尹崇德从北洋舰队调来的救护船。虽说孙副主席的保健医生陆雅被赶出了千里岩,可是她可真不敢离孙副主席太远,可是萧鹏那爱谁谁的臭脾气,尹崇德也没办法,只得调了一艘救护船停在码头上,陆雅每天在船上给孙副主席做例行检查。

    “科学?在他们眼里,你一命呜呼才是最科学的。”萧鹏语气鄙视的说道。陆雅当时可气的他不轻。

    孙副主席脸色一僵:“小萧,你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萧鹏挥手道:“没事,有我在你想死也死不了。孙爷爷,你能活到一百岁!”

    孙副主席笑了:“那就借你吉言了。”

    孙副主席喝了一口茶:“小萧,我的事咱先放一边,你的事想明白了么?”

    萧鹏叹口气:“孙爷爷,你说这算什么事?我一番好意,结果却闹得家里鸡犬不宁,这里到底是错在哪了?”

    孙副主席微微一笑,给出了答案:“安全感。”

    “什么意思?”萧鹏不懂。

    孙副主席笑道:“你这大半年的时间堪称传奇,短短几个月时间,你从负债累累,变成现在的亿万富翁,但是,你所拥有的这些钱,除了一笔是拍卖鲍鱼所得,其余的都是通过赌石而来。这里大部分是运气成分。”

    “最关键的是,从你承包下千里岩以来,一直在岛上做投资,买船,买飞机,投放巨藻,建立人工鱼礁。但是却不允许大规模捕捞,目前你从渔场获得的收益,甚至根本不够维持你日常的支出。尤其是你说,为了控制种群资源,这段时间不会捕捞吉品鲍,更是让你父母担心你这里不会长久。这就是我所谓的没有安全感。”

    萧鹏对孙副主席能说出这些并不意外。毕竟人家是堂堂国家副主席,想要调查点什么那不是太容易了?

    “那我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萧鹏皱紧了眉头。

    都说家和万事兴,现在家里成了这样,萧鹏能开心才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