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家和万事兴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因为你和父母交流不够。”孙副主席喝了一口茶“跟你父母谈谈,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跟她说说,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你要让他们知道你的想法,让他们放心。”

    “你不要怪你父母,父母永远都是担心孩子的。就算孩子有再多的能力,在自己眼里永远只是个孩子,需要父母的指引帮助。”孙副主席笑呵呵的说道:“去吧,跟父母聊聊吧。做父母的和孩子之间,没有隔夜仇的。说开了就好了。”

    萧鹏听了孙副主席的话,点点头。

    也是,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萧鹏虽不能说是非常孝顺,但是还真的是没跟父母吵过架。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其实吵完了萧鹏也后悔了,既然孙副主席说,自己缺乏和父母之间的交流,那就去跟父母去谈谈,反正跟父母道歉也不丢人。

    说去就去,萧鹏溜溜达达到了父母那边去,到了门口却不好意思推门了。

    最后一咬牙,直接开门进去,人还没进去,先喊了起来:“妈,我错了!”

    不管什么时候,和父母发生争执,做儿子的首先认错,是绝对不会错的。

    萧鹏一进屋,就看到陈爱芬在那里抹眼泪呢,萧建军在一边抽着烟,唉声叹气。

    “妈,我来道歉了,刚才不该冲你大声吼的。”萧鹏这时候表现的很乖巧。

    陈爱芬擦干净眼泪:“儿子,其实我不怪你,我是怪我自己。”

    “啊?”萧鹏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陈爱芬拉着萧鹏的手,说道:“儿子,天下没有不希望孩子好的妈,咱家从负债累累到现在这样,妈也明白,靠的都是你的努力。可是就因为是这样,我才害怕,就怕现在咱家的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前段时间郑港生的事,都怪妈,在这岛上瞎指挥,事后你没怪妈,可是妈心里清清楚楚,这是妈做错了。”

    萧鹏一脸尴尬道:“妈,这都过去多久的事了,我早就忘了,你还提它干什么?”

    陈爱芬摇摇头:“你听妈把话说完。”

    萧鹏急忙扶着陈爱芬坐下,给陈爱芬倒了一杯水道:“妈,您继续说。我听着呢。”

    陈爱芬稳定一下情绪:“上次郑港生的事情发生后,我就说了,我再也不管你这里的事情了,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到什么都想管一下。”

    陈建军递给萧鹏一根烟:“其实你也别怪你妈,我和她说了,虽说都是包海搞养殖,你这里这套和我们那套完全不一样,我们的经验在你这里完全用不上,我们习惯于我们的那套经验,不过看来,我们的这套已经过时了。”

    萧鹏摇头道:“爸,你说什么呢,有你们在这里我可是踏实多了。”

    陈爱芬苦笑道:“孩子,别安慰我们了,我们不拖你后腿就不错了。就像刚才,我在码头习惯性的训你,那时候我眼里只记得你是我儿子,而是忘记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老总了,守着那么多的人训斥你,这不是砸你的场子么?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那时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萧鹏忙道:“妈,这不怪你,这只能说明你关心我爱我。”

    “这不是我第一次搞砸了,过完年我和你爹回家。再也不插手你这里的事情了。”陈爱芬道。

    “妈,你说什么呢?你这说的就好像我赶你走似的。”萧鹏郁闷了。

    陈爱芬叹口气:“只要在你这里,就忍不住想要管一下,这应该是做父母的共性吧。所以我和你爹决定了,过完年我们回家,不给你添乱了。”

    萧鹏劝道:“妈,你们留在这多好,和孩子们一起多开心?”

    萧建军插话道:“儿子,我和你妈和孩子一起,倒也是开心,自己都觉得年轻的多了,不然你就让孩子去竹节岛跟我们一起住也行。”

    萧鹏一拍手:“爸,妈,我有办法了!既然你们不想在这里住,又喜欢和孩子一起,不如这样吧。正好孩子也要上学,住在千里岩的话去上学也太不方便了。你们看这样如何?咱去市区买套房子,你们二老去那住去。也可以照顾孩子,每个周末咱回来一家团圆如何?”

    陈爱芬皱眉道:“市区房子太贵了吧?”

    萧鹏笑道:“没事,咱买的起,而且市区的房价越来越贵,咱就当做买个房子投资了,这样你们就不会说我瞎花钱了吧?”

    萧建军点头道:“我觉得儿子这个办法不错,买房子等升值也好啊。”

    萧鹏一拍手:“爸,妈,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我买个房子孝敬您二位。都别不开心了,这大过年的算什么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俩呢。”

    陈爱芬终于笑了:“你小子敢欺负我和你爹?翅膀长硬了?信不信我揍你?”

    萧鹏急忙举手投降:“信!当然信!你怎么揍我都有理,谁让我是你儿子呢!”

    陈爱芬一脸得色:“信就好,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你那三亿多的捐款是怎么回事了吧?”

    萧鹏:“。。。。。。。”

    好不容易搞定了父母,解决了内部矛盾,萧鹏一身轻松的从父母房间走了出来,现在父母房间满满都是人:等着陈爱芬分礼物呢。

    萧鹏在沪市买的那么多东西,可不是买来给大家看的。这可都是新年礼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提前给大家分了算完。

    终于解决了内部矛盾,萧鹏溜达到了海边。

    吹吹海风抽着烟斗,萧鹏觉得自己舒坦了许多,有再大的事业,家庭关系处理不好那也是个大问题。

    说起来萧鹏真的很郁闷,不能否认,钱很重要,但是当钱到了一定数量之后,那就成了一个数字而已。两亿资产,不用说购买什么理财产品,哪怕存银行吃活期利息,一年还六十多万呢,干什么不够?他真不明白自己父母担心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那些富豪们怎么节省,什么李嘉诚至今戴着西铁城,或者什么某富豪坐飞机只坐经济舱之类,傻逼才信这些事情!

    用这些事情来说明他们多么过日子?你怎么不说人家多少辆豪车?多少栋别墅?说句难听的,人家一顿家常便饭或许就是平常老百姓家庭一个星期的伙食费!脑子里进水了才会相信那些富豪是真的勤俭节约过日子!他们的‘节俭’都是做出来给人看的!

    赚钱干什么?不就是用来花的么?还有第二种用途吗?

    “萧老板,这么有心情?”萧鹏还在那里散步,听到有人给自己打招呼,回头一看一看,是孙副主席的警卫员余天放,他这时正站在码头上,码头上停靠的救护船上,陆雅站在船舷边上看着两人。

    萧鹏对着余天放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

    “哼。”陆雅看到萧鹏,倒是一个冷哼。萧鹏直接无视了她------老子又不是跟你打招呼,你哼个屁啊!

    猪圈里的大肥猪才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没事就哼哼呢!

    这段时间,孙副主席的身体康复速度,已经震惊了陆雅,她不得不相信,这萧鹏医术确实有一套。但是想到萧鹏不让自己登陆千里岩,这就让她觉得不爽了,天天在海上晃来晃去,对于陆雅这个自幼生活在内陆的人来说,可真的接受不了。

    更为关键的是。她很想知道萧鹏是用什么方法给孙副主席治疗的!要知道,胰-腺癌可是世间最难解决的癌症之一,可是根据目前对孙副主席的检查,萧鹏明显有治疗方法!

    这治疗方法如果验证对治疗胰-腺癌确实可行,那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可是这该死的萧鹏!竟然不让自己登陆千里岩!这种感觉就像是躺在宝藏的旁边却进不去一般。陆雅想到这里,就无比生气。

    她也想过偷偷溜到千里岩上去,结果每次自己刚踏上码头,那个叫潘佩宇的家伙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冒了出来,把自己赶回救护船,这让陆雅更是气的不行!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萧鹏本人了。陆雅怎能放过这个出气的机会?

    “这不是那个一掷千金的败家子萧老板么?刚才怎么就被骂了这么短时间?才半小时呢。如果我是伯母,别说半小时了,打死你都不解恨。”陆雅阴声怪气的说道。

    萧鹏看着陆雅,微微一笑:“前提是你能拿出一千万再说吧。”

    陆雅脸色一便:“瞧瞧你这暴发户的嘴脸吧。看了就让人恶心!”

    萧鹏耸耸肩膀:“没事就恶心那可是怀孕的症状。今后你晚上出去玩的时候主意措施,要不然戴套,要不然吃药!别有了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陆雅气坏了,指着萧鹏:“你。。。。。。”

    “我什么我?你现在再废话一句我让你船都没法在码头停靠信不信?谁给你的勇气一次一次找我麻烦?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果然是胸大无脑,哦,不对,你胸不大,也无脑!”萧鹏直接开启毒舌模式。这陆雅,是真没脑子,一次一次的招惹自己,谁给你的勇气多大的背景才能让你这样找自己麻烦?

    萧鹏可不是那种惯人毛病的人。你医生怎么了?你中央保健局怎么了?惹了自己就是不行!

    惯吃惯喝不惯毛病,像这样找自己麻烦的人就直接怼完了再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