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准备过年
    杜少爷一挥手,旁边走来一位美女秘书,穿着黑色的套装,胸前两团呼之欲出,手里拿着一个ipad带着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与其说是一名秘书,更像倭国爱情动作片里的某些场景片女演员的打扮。。。。。。

    美女秘书走到众人前,点开pad看后说道:“昨天晚上慈善拍卖之后,冯氏集团的独子冯建亭和两个外乡人产生了矛盾,这两个外乡人是跟着龙升集团的郭思华一起来的拍卖现场,跟影视明星方晴雅看来是老相识。拍卖会之后,因为一笔两千万的赌金,双方发生了争执,我们会所里的安保人员前去调解,结果被打伤二十多人,伤人者全身离去。”

    美女秘书稍一停顿,继续说道:“当时现场一共六人,龙升集团郭思华及他助理方杰。影星方晴雅及她经纪人赵灵芝,以及两名外乡人,据在场当事人说,这事跟前者无关,就是后面两个外乡人做的。”

    “那两个外乡人调查清楚了么?”一位头发略微发白的社团干部问道。

    美女秘书点点头:“这两人叫萧鹏和杨猛,是琴岛人,在家乡承包了一个渔场,说白了就是两个渔夫。这次来沪市,也是因为海产品拍卖,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和郭思华走在一起。”

    杜少爷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们堂堂清泉集团让两个养鱼的砸了场子,这事如果传出去我们清泉集团的面子往哪里放?到底是我落伍了还是世界变化太快了?现在连卖海鲜的都去拍卖了?你确定是海产品拍卖?不是什么珍珠之类的?算了,这个问题也不用放在心上,关键是大家现在研究一下,这事该怎么解决?”

    杜少爷语音刚落,坐在他下手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直接起身站了起来:“少爷,这事教给我吧。”

    杜少爷还没说话,汉子对面的一个瘦小男人说话了:“这事黄爷去做不合适,还是应该交给我来做。”

    大汉一听:“姓吕的,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去不合适?你的意思是你比我强么?”

    被大汉叫做姓吕的男子微微一笑:“黄爷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一层的意思。刚才少爷说了,这事如果传出去会丢了面子,而让我吕豪去,我有办法能把面子拿回来。”

    黄爷冷哼一声:“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去就不能把面子找回来了?”

    吕豪微微摇头:“黄爷误会我的意思了,咱们众所周知,黄爷是社团里身手最好的,但是如果黄爷去办这个事,肯定又是黄爷的一贯风格,带几个人去,直接解决掉麻烦,把那两个家伙里灌水泥扔海里去。这样做出气是出气了,可是这样并不能挽回咱们社团损失的形象。因为无法大肆宣传。”

    黄爷这才面请稍微好一点:“那吕豪,你小子说说你计划怎么做?”

    吕豪道:“我的做法简单,他们不是能打么?我建筑公司里几百人还是拿得出来的,我要把事情搞大!让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看看谁还敢找咱们清泉集团的麻烦?这也有杀鸡儆猴的成分,让别人趁机看到我们清泉集团的力量,今后对我们小心伺候着!”

    杜少爷听后,看了看黄爷,再看了看吕豪:“吕豪,你把这事办了吧,别让我失望!”

    萧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上了,而是在千里岩玩的不亦乐乎。

    因为临近过年,按照渔家的习惯,所有过年期间的吃食,都要提前准备,老妈和钱嫂叶玉丽等人天天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熏鱼,蒸馒头,酱肉。。。。。。这是每个渔家人,特别是北方渔家人年前必做的事情!

    孙副主席则天天找萧建军告状:你儿子又吃火锅馋我!你就不能管管他,别让他在我眼前吃火锅?

    可惜萧建军两手一摊,儿子治病的事情自己一窍不懂,儿子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气的孙主席天天拖着萧建军下象棋,虐的萧建军欲哭无泪,偏偏还没办法,老钱说自己不会下棋,只在旁边倒茶递水看热闹。

    余天放倒是个汉子,天天找杨猛‘切磋’。与其说是‘切磋’。不如说是找虐。

    不过他的身手倒和潘佩宇不相上下,交手几次之后两人倒惺惺相惜起来。天天待在一起研究各种各样的格斗技巧交流对敌经验。。。。。。

    因为所有人都有人忙,所以看孩子的艰巨任务,就落到了萧鹏头上。冉冉和吉娜米莉三个年龄大的女孩还好说,天天一起玩直播:一个华夏人,一个星条国人,一个乌国人,这组合倒也吸引人眼球,现在三人的直播间天天爆满;

    萧格性子活泼,天天跟在杨猛身后,杨猛去哪他去哪,简直就是杨猛的小跟班。

    于是萧薇娅和萧伊。也就成了萧鹏的小尾巴。

    萧鹏闲着无聊,带着两人驾驶着饺子号,去渔场钓鱼去。

    自从教给萧伊做鱼拓后,萧伊对鱼拓很有兴趣,天天坐在码头旁边钓鱼做鱼拓。不过在码头旁边能钓上来的就那么几种鱼,而且都是小鱼,萧伊都做了一个遍。潘佩宇让他去仓库拿大鱼做鱼拓,他却说不是自己钓的鱼不做,于是萧鹏就带他出来钓鱼了。

    萧伊自从接触鱼拓后,竟然对华夏传统国画感起兴趣来,每天拿着毛笔画来画去。对这个萧鹏是支持的,萧鹏决定好好教教萧伊如何画国画,虽说现在只是个孩子的个人爱好,但是万一今后萧伊真在国画这条路上有所发展,那是一个什么情形?

    一个金发碧眼的国画大师?想想画面都很美。

    不过这倒真有可能,萧伊性格内向,但是做事非常专注。如果他真的潜心研究国画,今后前景如何还真不敢说。

    “爸爸,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萧鹏和萧伊两人刚架好鱼竿,萧薇娅就从后面揽住了萧鹏的脖子,撒娇说道。

    萧鹏乐了:“你倒是说说,怎么不爱你了?我这次去沪市,还专门给你买了那么多漂亮衣服呢。”

    萧薇娅一撇嘴:“你就是不爱我了,萧格天天跟猛子叔叔玩,萧伊你教给他做鱼拓,带他钓鱼,就我自己,没人带我玩。”

    萧鹏摸了摸萧薇娅的脑袋:“你别逗我了,吉娜说要带你去直播,你都不去。”

    萧薇娅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那也太幼稚了。”

    萧鹏呵呵笑道:“那你说说,我要如何你才开心?”

    萧鹏倒吧萧薇娅问住了,晃着小脑袋想来想去。

    萧鹏起身,从驾驶舱里找到自己原来做的龠:“薇娅,我给你吹首曲子听听吧。”

    薇娅拍手笑道:“好呀好呀。”

    萧鹏把龠放到嘴边,吹了一首轻快的曲子,萧薇娅和萧伊两人听了萧鹏的曲子,一起不由自主的晃动起自己的小脑袋,沉溺其中。

    萧鹏一曲吹毕,却看到两个小家伙拉着手坐在一旁流眼泪。

    萧鹏傻眼了:“你们两个搞什么?我这吹首欢快的曲子,你们俩这还哭什么?”

    萧薇娅擦了擦眼泪:“爸爸,我们不是难过,我们是太幸福了。幸福的想哭。”

    萧鹏笑道:“既然是幸福,那就不要哭,每天都要笑着面对。”

    萧薇娅点点头:“爸爸,我其实现在每天都在害怕,害怕现在的生活是美梦一场。每天一睁眼,我都害怕眼前的这些会消失。”

    萧鹏揉了揉薇娅的头发:“小傻瓜,这不是梦,这里是你们的家。你们今后会在这里生活、成长,也会在学校里结识很多朋友,以前的苦日子早就过去了。”

    薇娅听了萧鹏的话,又开始流泪。狠狠抽了几下鼻子,薇娅破涕为笑:“爸爸,你是上帝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萧鹏笑了:“你们也是上帝给我的礼物。”说完递给薇娅和萧伊纸巾,打趣道:“擦擦眼泪吧,两个小泪人。”

    薇娅接过纸巾,擦掉眼泪:“爸爸,我要学吹这个曲子。”

    “没问题!”

    萧鹏和两个孩子在船上玩的不亦乐乎时,突然听到船上的无线电有人呼叫自己。

    “老板,听到了么?”是潘佩宇的声音。

    萧鹏拿起无线电:“我在呢,有什么事情?”

    潘佩宇说道:“有一艘船进入了千里岩海区。”

    萧鹏无语道:“嗨,多大的事啊,直接给他们发信号,让他们离开就行了。”

    潘佩宇道:“我给他们发了消息,结果对面根本不理睬。还加快了行进速度。”

    萧鹏想了想:“什么船?”

    潘佩宇:“从雷达上看,船长起码三十多米。不知道是什么船。”

    萧鹏哼了一声:“跟他们废什么话,咱们飞机上的消防火箭弹可以派上用处了。你和猛子过去一趟吧,只要在咱们海区,先给他警告,如果不听警告,直接给他们灭灭火!”

    “好嘞,老板,我知道怎么做了!交给我了!”

    薇娅走了过来:“爸爸,没事吧?我们要回去么?”

    萧鹏微微一笑:“今天是我们三个的游乐日,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打扰咱们游玩的兴致!”

    薇娅和萧伊异口同声说道:“爸爸万岁!”

    萧鹏看着两个孩子开心的样子,满心暖意。

    这样的日子,好像也挺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