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感谢老爹
    孙副主席和萧鹏走到沙滩,孙副主席看了眼蹲在地上的人群说道:“国安的同志,这个案子一定要严办!”

    “是,孙主席!”国安的工作人员对孙副主席敬礼后,直接转身,对一旁警戒的海军士兵说道:“海军的同志们,麻烦你们帮我把他们全部带走!”

    “是!”海军士兵直接子弹上膛,押运清泉集团的人上船。

    萧鹏对着孙副主席撇撇嘴:“走吧,孙爷爷,别在这里看热闹了。回去泡药浴去了。”

    孙副主席一听,两眼一瞪:“你可说了,今天不吃火锅了!”

    萧鹏伸出右手:“我对天发誓!”

    两人转身刚要走,就听到有人喊道:“萧大哥!萧大哥!是我!是我啊!萧大哥救我!”

    “恩?”萧鹏回头望去,只见人群里一个人蹲在地上伸着手对着自己拼命摇。

    “萧大哥,是我啊,你可要救我!这是个误会!我跟他们不是一起的啊!”喊话的人看到萧鹏回头,手摇得更欢了。

    萧鹏仔细一看,嘿,倒真认识,这不是冯建亭那小子么?他怎么在这里?他来凑这个热闹干什么?

    “冯建亭,你怎么跟他们混到一起的?”萧鹏走过去。

    冯建亭一看萧鹏,差点又要哭出来:“萧老板,萧大哥!我冤枉啊,我真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我是来还债的,结果刚进海区,就被海军的人和那艘大船一起给抓到这里来了。这事跟我真没有任何关系啊!”

    萧鹏彻底无语了,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是扫把星下凡吧?怎么这么倒霉?”

    冯建亭怒道:“我就是遇到你才开始倒霉的!你才是那扫把星!”

    “吆?还敢对我吼?兄弟,我不认识他,直接带走行了。”萧鹏转身就要走。

    “萧哥!萧爷!你是我亲爷!我错了还不行么?你饶了我吧,可千万别把我扔在这!我是扫把星,真的!我真是扫把星!”冯建亭可急眼了。

    被国安抓起来?天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萧鹏呵呵一笑:“你们几个人?”对冯建亭这小子,细想一下倒挺可爱的,不管怎么说,有商人优良的一面:最起码赌品尚佳,知道欠债还钱。

    “两个!我们就两个人!”冯建亭指着他身边蹲着的短发耳钉青年说道。

    “行了,你们两个跟我走吧!”萧鹏再次转身想要离开。

    哪知他刚转过身去,却又被人冯建亭叫住:“萧爷!等下等下!”

    萧鹏不耐烦的再次转身说道:“你又怎么了?走不走了?不走就在这里呆着!”

    冯建亭的声音都变了:“萧爷,不是我们不想走啊,我们实在是走不了。”

    “怎么走不了了?没人把你们锁起来吧?”萧鹏无奈了,这俩小子怎么这么麻烦?

    冯建亭一脸苦涩:“萧爷,你能不能给我们找两条裤子来。。。。。。”

    萧鹏歪头一看两人蹲的地方,一拍额头,这真尼玛是两个极品,难怪不起来,原来是吓尿了。

    萧鹏可没时间给他们找裤子,直接一手提着一个,直接把他们两个提了起来。在两人屁股上一人踹了一脚:“老潘,带着两个家伙去浴室洗洗去,别尼玛在这里丢人了,”

    潘佩宇也是一脸抱怨:“什么人啊,还能尿裤子,老板,你怎么认识这样的怂货?”

    萧鹏一听:“我擦,你不说我还忘了,冯建亭!还有那个小屁孩!你们俩今后出门千万别说认识我!我可真丢不起那人!”

    。。。。。。

    “萧鹏!你特么的就是个王八蛋!”

    冯建亭二人洗完澡换好衣服后,跟着潘佩宇去找萧鹏,结果刚到院门外,就听到里面有人在骂街,还是指名道姓的骂萧鹏。

    潘佩宇却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没事,进去行了,我们都习惯了。”

    两人跟着潘佩宇走进屋子,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搞糊涂了:孙副主席和余天放在一个大桶里面泡着,萧鹏和杨猛却坐在一旁吃烧烤吃的满嘴流油。

    冯建亭一看,嘿,两个人还挺会吃,用电烤肉盘做韩式烤肉呢。

    这肉香,太吸引人了!冯建亭肚子咕噜咕噜的响起来。

    孙副主席看到潘佩宇把冯建亭二人带进屋子,更是怒视萧鹏:“你这小子把我当动物园里的猴了?随便让人进来?”

    萧鹏耸耸肩:“孙爷爷,这可是我的房子。”

    孙副主席噎了一下,但是并不服气:“你不是说三天不在这里吃火锅了么?”

    萧鹏拿着筷子指了指烤肉盘:“这可是烤肉好不?”

    孙副主席差点气的一口气没上来,一指旁边的余天放:“那你把小余整晕了干什么?”

    萧鹏却道:“孙爷爷,你说说我这一桶药浴多少钱?让他泡还是因为你的关系,可是你看看他是怎么对我的?平时骂我也就罢了,我这人心胸开阔,并不生气,可是他今天想要蹦出来揍我了!那能行么?让他出来这不今天的药浴就白做了?所以我大人有大量,把他整晕了他就能老实泡药浴了。”

    “你把他给我弄清醒了,光我一个人骂你不过瘾!”孙副主席道。

    “孙爷爷,我这不是犯贱嘛?把他整醒了好骂我?”不过话虽这么说,却也去余天放身边给他输入了一丝巫力,没过多久后,余天放就缓缓醒来了。

    余天放醒来后第一句话竟然跟孙副主席刚才说的话一模一样:“萧鹏,你特么的就是个王八蛋。”

    萧鹏一看,在余天放脖子处一按,余天放又晕过去了。

    孙副主席看的嘴巴直抽抽,他终于理解余天放的那句:“我就是打不过萧鹏,不然我非揍他一顿是什么意思了。”

    萧鹏对着孙副主席呲牙一笑,又把余天放给弄醒了。

    不过这次余天放老实了,这一会儿晕一会儿醒的,谁能受得了?

    萧鹏坐回原处,看着冯建亭,指着他身后的耳钉青年说道:“那是谁?”

    冯建亭赶紧介绍道:“萧大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兄弟黄鹤。”

    黄鹤急忙跟萧鹏打招呼,

    “坐下一起吃点吧。自己搬椅子去。”萧鹏给二人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冯建亭两人赶紧去搬了椅子过来坐下,冯建亭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说道:“那天打赌的事情,家父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刚到回家,就把我抽了一顿。让我赶紧找你还债,他说什么都可以欠,赌债不能欠。”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你还债了,结果你已经离开沪市了,我就坐飞机赶了过来,结果到了四岛镇码头,却没船往你这里来,没法子,我又去琴岛那边的游艇俱乐部租了一艘小游艇,想自己来这里,结果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说完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萧鹏:“这是欠萧大哥的赌债,萧大哥您收下。”

    冯建亭现在一口一个萧大哥,一口一个敬语。

    他可是真吓坏了,这萧鹏到底是什么来历?就算是孙副主席的亲孙子也不敢这么做吧?

    他现在倒佩服起自己的父亲来了。

    那天他父亲冯叶飞训他的时候,他也不服气,跟父亲还起过争执。

    他当时想的是,凭什么自己吃了那么大亏还要上杆子来还钱?有那钱雇些人直接收拾萧鹏一顿就行了!

    冯叶飞知道他这个念头的时候,直接给了他两个大嘴巴:“这个念头,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打消!老老实实去还钱去!”

    冯建亭也不服气:“爸,那不过是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土鳖,何必怕他们呢?”

    冯叶飞冷冷一笑:“孩子,照你的说法,这两人连跑车都不会开,却随随便便拿出价值几亿的东西参加慈善拍卖。这说明什么?人家那不是没钱!只是不屑于炫耀!他所展示出来的能力,你怎能知道不是冰山一角?发生这样的事情,咱家是丢人了,可是最丢人的不是咱家,而是他们清泉集团,真正急于处理这事的,也是清泉集团!有他们在前面顶着,咱们在后面看结果。如果清泉赢了,咱们跟着后面喝汤,如果清泉集团碰到了铁板,咱们还能落下个好名头。”

    冯建亭不屑道:“爸,到时候如果清泉集团真赢了,咱们能喝到多少汤水?咱们要去还钱的话,面子可就丢光了!”

    冯叶飞冷笑道:“儿子,你爹我白手起家创下今天的产业,早早就明白了一件事:面子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这些年来,我把咱家生意从一个小饭庄一步一步做这么大,靠的是什么?其实就是四个字,脚踏实地!旁人都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可是你放眼望去,所有生意失败的,都是这一种人。我送你一句话,你一定给我记住,凡事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好的准备。你听我的行了,准没错!”

    冯建亭倒是不想听冯叶飞的话,但是还真不能不听,老爹万一来个经济封锁怎么办?

    于是冯建亭不情不愿的来找萧鹏还钱了。结果呢?现在他只想抱着老爹痛痛快快的亲一顿。

    爸,你简直是太有才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