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孙老康复
    孙副主席自认自己很有涵养脾气不错了,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

    一般的小事他是不会随便动火气的,气坏了身体算谁的?

    可是当萧鹏端着烤肉盘子坐在他身边吃烤肉时,他还是两眼一黑,气晕了过去。

    “孙主席!”余天放看到孙副主席晕倒,直接从浴桶里站了起来,看架势是要跟萧鹏直接玩命。

    萧鹏却直接一拳打在余天放身上,余天放只觉得全身一麻,身体一软,又摊回道桶里。但是这时余天放意识还算清晰,两眼怒视萧鹏“萧鹏,孙主席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

    萧鹏却仍然一脸嬉皮笑脸之色,看也不看余天放:“嘿,这老爷子脾气倒真不错,坚持了这么久才气晕过去,早知道早点吃烧烤了。你们俩过来,把冯主席架起来!”他这是招呼冯建亭和黄鹤。

    哪知道两个人早就吓坏了,这国家副主席给气晕了?自己还是当事人?这尼玛祸闯大了,现在别说把孙副主席架起来了,现在两人站都站不起来,只觉得自己腿肚子发软。

    这怎么上了千里岩后,感觉自己的尿路都快不受控制了?现在又快给吓尿了。

    杨猛一看两人的样子:“真尼玛废物,这点事都办不了,还能指望你们干什么?让开点让开点,别耽误老子干正事。”

    萧鹏正在给银针消毒,头也不回的说道:“把孙爷爷头朝下举起来。”

    杨猛和潘佩宇一起,把孙副主席从浴桶里架了出来,杨猛双手抓住孙副主席的两个脚踝,就这样把孙副主席倒提了起来。

    萧鹏拿起两根银针,一根直直插入孙副主席的檀中穴,另一根却自下往上,插入孙副主席头顶的百会穴:“猛子,辛苦下,就这样把他倒挂一分钟。”

    “好嘞。”杨猛说完后还不忘指挥黄鹤给自己拿串烤肉往自己嘴里塞:“干活时不吃点东西难受。。。。。。”

    一分钟后,萧鹏拔去两根银针,让杨猛把孙副主席放回浴桶,继续吃起烧烤,就好像什么事没发生过一般。

    萧鹏和杨猛吃的不亦乐乎,潘佩宇虽说有点担心,倒也没太影响胃口,冯建亭和黄鹤则直接吓得面无人色,

    吃烤肉?我勒个去,这时候给他们俩熊猫肉他们也没有心情吃了。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人啊?国家副主席你就这样跟做烤鸭似的倒挂在那里?挂完了泡桶里不管了?你还有心情吃烤肉?你的心到底要有多大?

    余天放虽说现在瘫软在桶里,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孙副主席。

    现在孙副主席虽说昏迷不醒,但是呼吸平衡脸色红润,倒不像有什么大事的样子。但是余天放还是有一点惊奇的发现:孙副主席的浴桶里面的水,怎么开始发黑了?

    还好,余天放没担心多久,孙副主席就缓缓苏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孙副主席晃晃悠悠的说道,缓了一会后,孙副主席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脾气又上来了:“萧鹏,你给我滚过来,老子不收拾你真不行了!”

    萧鹏笑嘻嘻的端着烤肉盘走到孙副主席身边:“孙爷爷,你为什么要收拾我?这么大的人了脾气怎么还这么大?来,张大嘴,乖~”萧鹏夹着一块烤肉在孙副主席嘴边晃悠,跟哄孩子似的说道。

    孙副主席倒楞住了,这是什么意思?让我吃烤肉了?你这是良心发现了?

    萧鹏呵呵笑道:“孙爷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孙副主席没给萧鹏好脸色。

    萧鹏道:“坏消息是,今后没法给你做药浴了。你别想每天再这么舒服的泡澡了。”

    孙副主席哼了一声:“还舒服的泡澡?我这辈子不想再泡澡了!最起码有你在我身边,我绝对不泡澡了!”

    萧鹏耸耸肩:“你以为给你泡澡的药浴很平常么?就这么说吧,配置一次药材都要上百万呢。我跟你提钱了么?”上百万?屁!药浴材料里最关键的,是萧鹏的巫力,还上百万?几十块还差不多。

    “你!”孙副主席哼了一声,不说话了,这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一副药上百万?这尼玛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但是萧鹏这是帮自己治病,自己也不能说什么。

    “那好消息呢?”孙副主席问道。

    萧鹏摊摊手:“好消息就是,你已经康复了。你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你为咱们国家收复国土的伟大事业中了。”

    “什么?康复了?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孙副主席一脸震惊。

    萧鹏微微一笑:“孙爷爷,我是说,你已经完全康复了,如果真要说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你现在身体还是比较虚弱,最好安心休养几天。”

    孙副主席想了想:“你的意思是。。。。。。刚才你那是故意气我的?”

    萧鹏点头,开始了他的‘一本道’神功:“没错,人在生气的时候,体内气血循环速度加快,你体内的癌细胞早就被我打散了,但是无法排除体外,我就用气你的方法,让你的气血快速冲击大脑。然后施加治疗,把你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排出体外。哦,因为这段时间折磨的你不轻,所以,我顺手给你做了个附加服务,给你调理了调理身体,排了排毒。”说完指了指浴桶。

    “这么黑?”孙副主席吓了一跳:“小余,帮我把衣服拿来。”

    一歪头,却看到余天放瘫坐在那。得,连问也不用问了:“萧鹏啊萧鹏,你就不能换个人折腾?你天天这样折磨小余有意思么?”

    萧鹏一脸认真:“有!他刚才还骂我了呢,要把我大卸八块!”

    孙副主席:“。。。。。。”得,这个问题聊不下去了,聊下去倒霉的还是余天放,天知道萧鹏还能想出什么鬼花样来!

    孙副主席在余天放的陪伴下,去救护船做体检去了。

    萧鹏几人就没去凑热闹,凑那个热闹不如烤肉更吸引人好吧。

    “你们俩听好了,你们回去后管好自己的嘴巴,这里的任何事情不许跟任何人说,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俩管不好自己的嘴巴,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萧鹏吓唬冯建亭和黄鹤道。

    “是是是!萧大哥放心,我们回去绝对什么也不说!”两人拼命点头。

    这趟千里岩之行,可把两人吓坏了,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乱说。

    话又说回来,就算他们说了,也没人信啊:有人敢倒举着国家副主席做烤鸭?这不是天方夜谭么?

    “冯哥,咱什么时候回去?”黄鹤问冯建亭道。

    两人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的,萧鹏已经把车钥匙还给了冯建亭了。

    结果海上突然起了风浪,他们的小快艇在这样的风浪里太危险了。所以两人只得先留在岛上。不过两人倒挺会享受,知道岛上有温泉后,两人趁着没人,跑去泡温泉去了。

    冯建亭却道:“黄鹤,你说这萧鹏到底是什么人啊?”

    黄鹤摇摇头:“不管他是什么人,我是真怕了他了,这背景太硬了吧?”

    冯建亭点上一根烟:“黄鹤,你说咱们这些人算个鸟啊?”

    “啊?”黄鹤不懂冯建亭的意思。

    冯建亭缓缓说道:“这么多年来,咱们这些人,仗着家里有钱,整天吃喝玩乐,觉得自己牛的不行。可是见了萧鹏后,我真觉得,我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今天,我和那个潘哥聊了聊,你相信么?就在将近一年前,萧鹏家里还是负债累累,现在呢?自己有了这么大的渔场,和国家副主席谈笑风生。你看看,他就比咱大那么一点,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黄鹤听了也点点头:“都说穷玩车富玩表,这话还真没说错。你看看人家,当时拿了跑车都不会开,那时候我还偷偷嘲笑他,现在真觉得自己丢人。”

    冯建亭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黄鹤,我现在想做点事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咱们的日子只算是活着,看看人家萧鹏,那才叫生活。”

    黄鹤想也不想的说道:“冯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次我也受打击了,这么多年来,咱们出门就是老冯的儿子,老苏的儿子。我就想有一天,有人指着我爹说,看,那是黄鹤的爹!”

    冯建亭两眼一亮:“没错!咱们必须找点事做!不能再这么游手好闲下去了!”

    黄鹤一握拳头:“冯哥!我现在干劲十足!我觉得就算面前站着几只狼都不是我对手!”

    冯建亭也是,一脸自信:“没错,都是俩胳膊顶一个脑袋,谁还比谁差?我现在觉得全身火力十足!别说是狼了,就算是熊,老子也能给他干趴下!”

    “冯哥,咱们兄弟连心,其利断金!我就不信咱俩有这么好的基础,还赶不上咱们老爹他们!他们白手起家都能行,咱们还不如他们?”

    “没错!咱们一定做出点名堂来!”加油!”

    两个人互相激励,越说越起劲,却没有发现,不远处走来两个黑影。

    冯建亭还在那里说的口沫横飞,孙黄鹤却发现了他背后的身影,指着冯建亭,一脸惊恐的说道:“冯。。。。。。冯哥。。。。。。。你背后。。。。。。。”

    “我背后?”冯建亭一回头:“唉呀妈呀。这是什么玩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