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冯建亭的春天
    出现在冯建亭背后的,倒不是什么怪物,岛上的人都知道,这是萧鹏的宠物:狼獾小太郎和小次郎。他们平时更喜欢在岛上的森林里玩,所以冯建亭还是第一次见。

    这是两个小家伙在林子里玩够了,出来洗洗澡,准备回去吃饭了。

    两个小家伙看到冯建亭二人,虽说没见过,但是两个小家伙也够聪明,萧鹏可是告诉过他们,没有命令不许随便攻击人。所以虽说第一次看到冯建亭二人,倒也没有攻击他们。

    可是它们不攻击二人,不代表二人不害怕。

    “冯哥,这是熊么?”黄鹤吓得浑身发抖。

    冯建亭也吓得不轻:“熊体格没有这么小吧,这应该是狼吧。”

    “冯哥,怎么办?”苏少康说话都带着哭腔了。

    冯建亭也不知道,看到两只狼獾走近自己,感觉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黄鹤,你不是说你现在无敌了,连狼来了也不怕么?现在到你表现的机会了!这两个应该是狼!”

    苏少康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了:“冯哥,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连熊都能干掉么?”

    冯建亭倒也反应快:“我说的是能干掉熊,可不是狼啊,这两个不在我的业务范围里啊。”

    两人还在那里斗嘴,小太郎和小次郎已经进入温泉里,舒舒服服的泡了起来,看了一眼冯建亭二人,眼神中充满鄙视。

    “哥,我没看错吧,我们好像被他们鄙视了?”苏少康道。

    冯建亭点点头:“被鄙视就被鄙视吧,这俩家伙咱俩可惹不起。”

    “谁惹它们啊,一会儿咱们偷偷回去吧。”

    “恩,再等等,动作轻点,别吓到他们。”

    “吓到他们?被吓到的使我们好吧。”

    “。。。。。。你小子别乱说实话。”

    “冯哥,我再也不信你了,还什么熊来了也能干趴下,结果熊还没来你就把我卖了。”

    “什么叫我卖你了?不是没来熊么,专业不对口你懂不懂?”

    冯建亭刚一说完,就看到黄鹤又指着他身后:“哥。。。。。。哥。。。。。。熊。。。。。。**!”

    冯建亭瞪了黄鹤一眼:“没看到这俩祖宗还在这里?你瞎嚷嚷什么?还**?你说大熊猫在这里也比**现实好吧?”

    黄鹤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稳定了一下情绪,但是依然是一脸惊恐:“冯哥,你的专业这次终于对口了。你要的熊,就在你身后。”

    冯建亭一脸怒容:“我都跟你说了,别胡闹了。。。。。。”话没说完,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温泉里,温泉里涌起巨大的水花。

    冯建亭脸色一僵:“黄鹤,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孙黄鹤艰难的点点头。

    冯建亭缓缓地回过头去,在他身后泡温泉的,不是**泰迪更是谁?

    “妈呀!”冯建亭一声怪叫,两眼一黑,直接晕死过去。

    冯建亭醒来时,还躺在温泉里,首先看到的是在一旁一脸傻笑的黄鹤。

    “黄鹤,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一头**和两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跟咱们一起泡温泉。”冯建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跟黄鹤说道。

    哪知道黄鹤就像没听到一般,依然一脸傻笑呆在那里。

    冯建亭伸手推了一把黄鹤:“你怎么了?傻了?”说完顺着黄鹤的眼光看去。

    “熊!熊!”冯建军一回头,首先映入眼前的正是他以为是噩梦的**。

    “闭嘴,瞎嚷嚷什么?”一个女生用不太正宗的华夏语呵斥起冯建亭来。

    冯建亭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金发女孩正穿着比基尼,搂着哪只**,冯建亭不认识的那两只似狼似熊的小家伙也靠在她身边。

    “你是天使吗?”冯建亭也变成了和黄鹤一样的猪哥样。

    女孩听了冯建亭的话,噗嗤笑了出来:“你这人倒傻得可爱。自我介绍下,我叫萧吉娜,这是泰迪,这两个是狼獾小太郎和小次郎。都是很温柔的家伙,你不惹它们的话,它们是不会吃掉你的。”

    听了吉娜前面的话,冯建亭还想摸一摸,表示下善意,听到吉娜后面的话,冯建亭直接把手收了回去,对着吉娜讪笑道。“我叫冯建亭。。。。。。”

    吉娜微微一笑:“真是胆小鬼。走吧,该回去吃饭了!”后面的话是对泰迪和狼獾说的。

    吉娜拿浴巾擦干净身上的水迹,穿上了萧鹏给他买的裘皮大衣,直接转身离去。

    看着吉娜离去,黄鹤这才回过神来:“冯哥,这妞,太辣了!大冬天的大衣里面直接比基尼,酷到家啊!”

    冯建亭也是一脸呆滞:“黄鹤,我好像。。。。。。恋爱了。。。。。。”

    “啊?”

    “走!快追!”冯建亭这才反应过来,和黄鹤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向着吉娜离去的方向追去。

    。。。。。。

    “孙爷爷,你是打算赖在我这里了么?”萧鹏一脸不满,看着坐在身边的孙副主席。

    孙副主席倒一脸毫不在意,喝了一口大茶:“怎么了?你都叫我爷爷了,我在你这里住几天还不行?”

    萧鹏冷哼一声:“这都要过年了,我特意给你加快治疗速度,不就是让你回家陪家人过年么?你这倒好,赖在我这里不走了。”

    孙副主席看起来明显心情非常好:“哈哈,每年我都在家里过年,今年玩个特殊怎么了?你是不知道,每年到了过年时候,那才叫一个烦,那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一个个的都往前凑,凑过来就肯定是为了有求于你。”

    “这还是不是最烦的,这么多年的老下属,到了过年期间也都会来,有的是为了真心想看看你,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是为了自己屁股下的那张椅子。别人家过年都是为了轻松轻松,我这里过年那可是能累掉一层皮。”

    萧鹏撇撇嘴:“那你赖在我这里算什么事?”

    孙副主席哈哈笑道:“原来我打算今年过年好好在家里陪陪家人,毕竟这可能是最后一个春节了,没想到今天体检结果一拿出来,那些保健医生都要疯掉了,说我不但癌症康复了,就连身体各器官都很大程度的年轻化了。医生可是说了,我现在这身体,再坚持几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萧鹏无语了:“感情给你治好病是让你祸害我的。”

    孙副主席白了萧鹏一眼:“怎么说话呢?都叫我爷爷了,招待爷爷过年那不是应该的?你还不欢迎我就是了?”

    萧鹏喃喃道:“光知道吃饭不知道掏饭钱,谁欢迎啊。”

    “你小子,找打!”一老一小就在萧鹏房间里说说笑笑,倒也开心。

    突然传来敲门声。

    “进来。”萧鹏招呼道。

    只见薇娅跑了过来:“爸爸,奶奶让我问问你晚上吃什么?”

    萧鹏还没回答,孙副主席就直接答到:“火锅!”

    看着薇娅和萧鹏看着自己,孙副主席也不觉得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天天闻火锅,现在终于可以解馋了。”

    薇娅鄙视着看着孙副主席:“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馋,丢丢丢。”

    萧鹏摸了摸薇娅的脑袋:“说的好,薇娅最乖了。你去跟奶奶说,你们自己吃吧。我和孙爷爷喝两杯。”

    “好嘞,我知道啦。”薇娅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孙副主席看着萧薇娅跑远的背影:“小萧,我挺佩服你这点的,这么年轻却收养了这么多孩子。普通人可真做不到这一点。”

    萧鹏笑道:“有能力的时候帮帮别人,总比一直让别人帮助自己更让人开心。”

    “小子,觉悟不错。”孙副主席道。“那你是否想过带着你们家乡的人一起致富?”

    萧鹏微微一笑:“其实很早以前我就跟我们刘县长说过县里的致富之路,可惜的是太难执行了,毕竟有很多传统根深蒂固,突然要改变的话,真的很难弄。”

    “你是怎么打算的?”孙副主席问道。

    萧鹏递给孙副主席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孙爷爷,现在为什么渔业资源越来越少?花个几万块,买条渔船就敢出海捞鱼了,为了盈利,什么大鱼小鱼,直接一窝端。尤其是近海范围内,虽说渔政抓的严,可是在这低成本高收入的影响下,海上有多少黑渔船?这样海洋资源能发展起来么?”

    “那你讲的这些如何解决好呢?”孙副主席问道。

    “照我说?两个办法,要不然就允许私人承包海域,加强私人海域的管理权,就像千里岩这样,谁敢进入私人渔场捕鱼,直接拿下。如果除了公共渔场外,所有的海域都归私人承包的话,谁还偷鱼?哪里还有黑渔船?要知道,私人资产可不是公共资产。去私人渔场盗鱼,渔场主肯定比渔政更着急,这样能严格打击黑渔船,保护海洋资源。”

    孙副主席追问:“那第二个办法呢?”

    “第二个?直接把县里所有的海区都设为禁区,禁止所有的渔业捕捞活动,而大力发展海上旅游业,打造咱们华夏的夏威夷,大堡礁。”

    “那海上旅游的拳头项目是什么?”孙副主席还是好奇。

    “观鲸!”萧鹏好不犹豫的回答。

    孙副主席微微皱眉:“这是黄海,哪里有那么多的鲸鱼?”

    萧鹏笑道:“事在人为不是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