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爆发冲突
    萧鹏只所以这么生气,是竟然看到几个强壮的男人,竟然在用捕兽杆套住了泰迪。

    再一看旁边,小太郎和小次郎已经被牢牢地拴了起来。

    千里岩上的人,被几个人隔离起来,不让靠近泰迪和小太郎小次郎不说,还有人拿着纸笔做记录,看样子竟然是在核实身份?在老子的家里核实老子家人身份?你们是猪嘛?

    萧鹏刚刚靠近,就被余天放一把拉住,萧鹏怒视余天放。

    余天放则一脸尴尬:“萧鹏,别冲动,孙主席还没起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孙主席起床再说好么?”

    潘佩宇也跑了过来:“老板,别冲动,那是中央警卫团的人。”

    “我管他们是哪里来的?这特么的拿着我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萧鹏气的不行。

    这时,一位上校军衔的军官走到萧鹏面前,一脸不屑的看着萧鹏:“你就是千里岩海训场的萧鹏上尉是吧?”

    萧鹏冷哼一声:“你是谁?”

    “自我介绍下,我是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史铭。这次首长的安保任务,由我负责。”史铭道。

    萧鹏瞪着史铭:“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伤害我的宠物?”

    史铭一楞,看着**和狼獾:“我不管它们是不是你的宠物,它们有可能伤害到首长的人身安全,我们不能承担一丝风险,所以必须先把他们控制起来。请你无条件配合我的工作!”

    萧鹏冷笑道:“无条件配合是么?潘佩宇,把人都带回房间去,没我的话,谁也不许出来。”

    潘佩宇知道萧鹏要发飙了:“老板,我也在这里吧。”

    萧鹏摇摇头:“把人都带回去。”

    潘佩宇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把千里岩的人都带回房中。萧父萧母一脸担心,却也听了潘佩宇的话,只是要萧鹏小心。

    余天放一脸紧张的看着萧鹏:“萧老板,冷静,等主席醒了再说好么?算我求你了!”

    萧鹏冷冷的对史铭道:“让你的手下停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史铭却冷哼道:“萧上尉,请注意你的身份,要服从组织安排!”

    “组织安排?你算个屁啊,你凭什么指挥我?”萧鹏直接推开了史铭,就要去解救泰迪和小太郎小次郎。

    史铭被萧鹏推了一个趔趄,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枪,然后指着萧鹏的后背:“你再走一步试试!”

    中央警卫团的人训练有素,听到枪声后全部迅速掏出自己的枪,对准了萧鹏,动作整齐划一。

    萧鹏冷冷的看着史铭:“你要开枪打我?你确定么?你有什么资格拿枪对着我?”

    史铭道:“我有权利向所有可能造成首长危险的人开枪!毫无疑问,你就是其中之一!我明白的把话告诉你,我打你也是白打!小小的后备役上尉,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板?”说完直接把枪指向萧鹏的脑袋。“给我双手抱头,跪在原地接受检查!马上!”

    史铭话音刚落,就听到一排密集的枪声响起。只见杨猛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举着一把九五式自动步枪直接在警卫团的脚前来了一顿扫射。

    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只听到咔嚓咔嚓几声之后,萧鹏已经夺下了史铭手中的手枪,枪口指着史铭的脑袋。而史铭,则趴在地上痛苦哀嚎,手腿关节,已经扭曲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这是摆明了已经被废了!

    “史副团长!”其余的警卫团的人想要来解救史铭,却被杨猛用枪指下!

    萧鹏自上往下冷冷的看着史铭:“我有什么资格跟你叫板?还特么的让我跪下?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你敢打我?”史铭咬着牙说道。

    萧鹏耸耸肩:“你是不是傻?我特么的打都打完了你还问我敢不敢打你?”

    史铭恨恨的说道:“有种你就打死我!”

    萧鹏微微一笑,拉了一下枪栓:“好啊,我满足你!”直接把枪口对准了史铭的脑袋。

    “别!别!我只是说说而已!千万别开枪!”看着萧鹏认真的眼神,史铭吓坏了,赶紧叫停。

    萧鹏鄙视的看着史铭:“就你这样怂样还副团长?溜须拍马拍上来的?还是人情关系送上来的?真尼玛丢人!”

    “儿子,别冲动!”听到枪声,萧鹏父母在院子里也待不住了,打开院门就要往外冲,潘佩宇死死地拦住他们。

    萧鹏一回头,看到父母要过来,也焦急起来:“爸,妈,你们回去,这没你们的事!”

    这里的气氛已经降到零点,可不敢让父母过来。

    就在这时,传来孙副主席苍老有力的声音:“你们这是干什么?要造反?还敢开枪了?都把枪放下!”

    萧鹏听到孙副主席出来了,把枪随手扔到一边地上。他都出来了,萧鹏可不相信警卫团的人还敢乱来。

    果然,警卫团的人也纷纷收起来枪,只有杨猛,只是把枪口放下而已。

    萧鹏一看孙副主席,噗嗤笑了出来,刚才的怒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孙副主席披着外套穿着秋衣秋裤就跑了出来,趿拉着两只鞋,还穿反了,右脚穿着左脚的鞋,左脚穿着右脚的鞋,你这是要有多着急才这样?

    孙副主席白了萧鹏一眼,心道自己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乱来弄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副主席走了过来,问道。

    萧鹏指着地上的史铭:“问问这位副团长同志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千里岩,一来之后,先把我的宠物给控制起来,还要把我家人全部审查一番,我跟他争辩两句,他竟然直接拿枪指着我的头,还要我给他跪下。孙爷爷,我现在倒需要一个解释了。这些人都是哪来的?为什么在千里岩威胁我的家人?”

    余天放给孙副主席拿来一件大衣,孙副主席披上,这才感觉好点,冬天的海岛上,还是很冻人的。

    孙副主席披好大衣后,先对着杨猛吼了一嗓子:“猛子,你小子把枪放下,拿着把枪杵在那你也不嫌累得慌?”

    杨猛撇撇嘴,却也把枪放下了。

    孙副主席走到萧鹏身边:“小子,这是还真赖我,这些人都是因为我来的。”

    萧鹏白了孙副主席一眼,这不是废话么?中央警卫团总不可能为了我这个平头老百姓来千里岩吧。

    孙副主席道:“小子,你别整天跟我没大没小的,好歹我也是正国级干部,这样的安保待遇那也是符合规定的。”

    萧鹏切了一声:“在千里岩这地界,可是只有孙爷爷,没有孙副主席的。你来治病时候也没见这么大排场啊。”

    孙副主席并没有回答,余天放倒说话了:“那还不是因为你提的要求?你以为真没有人保护千里岩安全?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北洋舰队的海航大队,那可是二十四小时待命。”

    萧鹏撇撇嘴:“得,孙爷爷,我可招惹不起您,您回您的京都四合院过年去,我这小庙可供不起你这做大神!您哪来的回哪去呗。”

    孙副主席一脸尴尬:“你小子怎么这样?别人巴不得把我带回家供起来,你倒好,拼命往外赶!”

    “那不是废话么?那些人有求于你,才会把你供起来。”萧鹏一脸臭屁:“我无欲无求,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你快找人把你供起来去。”

    孙副主席哭笑不得:“你小子说话嘴怎么这么毒?我又没死,把我供起来干什么?”

    萧鹏耸耸肩:“这可是你自己刚才说的。”

    孙副主席噎了一下:“小子,咱俩商量个事吧。”

    萧鹏直接摆手:“不商量。”

    孙副主席快气糊涂了,怎么自己就碰到这么一块料?孙副主席指着地上哀嚎的史铭说道:“那你打伤国家干部这事怎么算?”

    萧鹏冷哼道:“谁允许他们伤害我的家人我的宠物的?还用枪指着我?哪条法律规定他可以直接用枪指着我带的头的?还特么的让我跪下!真以为老百姓就好欺负了?”

    孙副主席道:“不管怎么说,你这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萧鹏一脸的无所谓:“大不了把我抓进去,反正欺负了我的家人就是不行!”

    孙副主席直接无语了,这还真是个愣头青啊。怎么油盐不进呢?难道真的把他抓进去?萧鹏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好不?而且就冲萧鹏这医术,万一今后有病有灾的,找谁去?

    正在孙副主席抓瞎的时候,萧父萧母跑了过来:“孙副主席,这孩子缺心眼,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咱们有事好商量。”

    萧鹏无奈了:“爸,妈,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陈爱芬瞪了萧鹏一眼:“你现在怎么这么狂躁?还敢开枪了?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难道你不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妈,退让是一种习惯!你退了第一步就会退第二步!你希望你儿子一辈子窝窝囊囊的?自己的家人被人欺负自己却要冷眼旁观?这我做不到!”萧鹏也犯了牛劲了。

    陈爱芬急道:“你小子怎么这么傻呢?这不爸爸妈妈什么事都没有么?这次这事,听妈妈的话。孙副主席,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