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
    002

    薛将军在显阳宫见驾后回到府中已经过了亥时,阖府上下都没休息,赵夫人为首的女眷们都守在二门里,等着他回来。

    远远的,从长街的远处扬起一阵骡马喧嚣声,因是京城,随着将军回来的人马并没都进城,只有少量亲随跟着他。饶是这样,也是旗盖招展,乌压压的人马塞满了一条街。薛将军骑在马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家门,心中百感交集。

    随国建国以来实行的是府兵之制,全**队分为十二个军,每两个军由一个柱国大将军统领,共分封了六个柱国大将军,薛家先祖便是其中一个。柱国大将军之职权力甚大,由其子孙世代世袭,薛家所辖的府兵主要就集中在随国北方。

    六年多前,一直镇守青阳关抵御突厥的长子领兵不善,致使突厥铁骑长驱直入,青州二十多个市镇落入突厥人之手。

    当今陛下的宠妃吕贵妃之父吕裘不仅世袭了其先祖的使持节、太傅、柱国大将军、大宗师、大司徒、临江王的封号,还是朝中的天官大冢宰,薛家历来与吕家不和,吕氏便借此机会大做文章,说薛家屡有反叛之心,朝中依附吕氏之人也纷纷上奏说薛家通敌,要置其于死地。

    皇帝明知薛家世代忠良却无可奈何,被群臣所逼几欲下旨要查抄了薛家。最后是薛福德主动请旨,将妻儿老小质留在天安城,他亲自领兵平定突厥建功赎罪才算作罢。

    彼时,薛福德刚刚袭了祖上的封号,官拜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大司马,本应留在天安城中“掌邦正,佐王事邦国”,为了救爱子却只能这样被排挤出了京城。

    那青阳关一去几千里之遥,留在天安城中的夫人赵氏体弱多病,只剩下幼子弱女,当时他的心境岂是一句悲凉可以形容的。

    不过好在六年多来,自己和儿子并肩作战,不但镇守住了咽喉要塞青阳关,还夺回了失去的市镇,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这个小女儿,竟然出落成一个巾帼小英雄。

    当年临出发前,小丫头赖在自己的马上不下去,送了自己一程又一程,最后索性对自己说:“爹爹,你带我去青阳关吧,让那些突厥人看看我们大随的女孩子也不是好惹的!”

    平心而论,老来得女,这个小女儿确实是薛大司马的心尖儿。当时皇帝对薛家态度强硬,薛德福出征是为了将功补过,虽然也知道带女出关征战风险极大,但留在天安城中作为人质一样也未见得就安全多少,伴君如伴虎,如果征战不顺,无异于留家眷在虎口待食。

    所以,当小小的薛晴柔对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略微一思考,就下了决心,抱紧了粉团儿一样的小女儿,策马向着北方疾驰而去。

    六年多来,大儿子带兵中规中矩,这小女儿却展现了非凡的军事才能,征战、埋伏、奇袭,带兵讲规矩又服众,赢得了“小公子”的美名。

    此次回京见驾述职,皇帝对他的功绩大加褒奖,亲自把自己的长女指婚齐王,并饶有兴趣地打听起他这声名远扬的“小公子”薛晴柔,要他明天带她进宫见驾。

    薛家困顿的日子开始有转机。想着这些,薛将军的马已经到了府门前,小儿子薛仲达已经在门前等着了,一见到父亲就率众人跪倒在地。他下了马,将马交给门前的小厮,拉起儿子,大跨步走了进去。

    进了二门,就见到一众女眷。夫人依旧是自己离开时的样子,病恹恹的,硬挺着站在门前。大女儿薛晴嫣站在母亲身边搀扶着她,倒是长大了不少,袅袅婷婷的像极了夫人年轻时的样子。小女儿也站在母亲的身侧,还是在青阳关时的小生打扮。他笑着摇了摇头,这副模样倒也看得习惯了。

    赵夫人挣扎着要给夫君施礼,他赶紧拉起她来,怜惜地说:“阿玢,你这身子,又何必到这风口里来。”

    赵夫人嘴角含着笑,只是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就任由他在众人前拉着自己的手。六年多的边塞风霜把将军吹老了些,但毕竟平安归来,就一切都好!

    除了长子仍旧在青阳关,薛家一家人时隔几年终于又坐在了一起。薛晴嫣被指婚齐王的消息早就传到府中了,众人并不意外,自从薛晴嫣进宫做了女官后,皇后娘娘十分喜欢她,多次说要给她求门好姻缘,只是没有想到竟是嫁到了帝王家。

    齐王殿下是皇帝的第三子,为皇后娘娘的堂妹刘淑妃所生,皇后娘娘多年一直无子,齐王殿下自幼倒是有半数时间是生活在皇后宫中的。薛晴嫣嫁给齐王对于巩固薛家地位大有益处,可现在朝中皇子在背后士族的支持下对皇位多有意愿,薛家嫁女给齐王就不可避免要卷入他们的争夺之中。

    一家人团坐桌前用晚饭。薛家规矩森严,一众丫头婆子们垂手站在桌边伺候着,布菜,递茶水手帕,不一而足。

    一时用餐完毕,薛晴柔便坐不住了,她冲着二哥一挤眼睛,想出去。薛仲达会意却不敢在父亲面前行为突兀,便佯装没有看见,将脸转向一边。

    薛晴柔一撇嘴,站了起来,对薛福德撒娇道:“爹爹,我好久没回天安城了,想出去看看这天下第一城的夜景,好不好?”

    薛福德溺爱地看着小女儿,说道:“这次回来,你就不走了,什么时候看不好。一路长途跋涉的,有时间还是回你房里好好休息休息吧。再说,明天还要跟我进宫觐见陛下,今晚就不要到处乱走了。”说着他对小儿子说:“你带你妹妹回房去。”

    知女莫若父,薛福德知道自己这小女儿眨眨眼就是一个鬼主意,所以他让小儿子看住她。

    “是,父亲。”听了父亲的话,薛仲达站起来,冲着薛晴柔仰仰头,“走吧,妹妹。”

    薛晴柔只好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跟着二哥回到了闺房中。

    薛福德回身对身边伺候的丫头们说:“你们也忙了一天,先下去休息吧。”大家应声答道,纷纷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薛福德、赵夫人和薛晴嫣。

    薛福德看着眼前已经长大的大女儿,轻轻叹了口气。想当年,他是多么不屑吕氏凭借家族中的女子获得圣恩眷顾,可是骨气又有什么用,六年前,薛氏一族险些灭于自己手中,在青阳关这六年多时间,薛福德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生死存亡的关头,骨气是最没用的东西。

    薛晴嫣今年已经十七岁了,若不是他这当爹的戍边在外,凭嫣儿这模样品性,早就会为她觅得一门得意的乘龙快婿了,让两人做一辈子恩爱的神仙眷侣,就像自己跟夫人这样。可一旦嫁入帝王家,所有的想法都全部破灭了。且不说皇族必然是妻妾成群,即便晴嫣是正妃,也未见得一定会得到齐王的恩宠。一入帝王家,便摆不脱一生的争宠,伴随的是无尽的失望和伤心。这点,让他这作为父亲的着实心疼。

    三人对坐,半天无语。倒是薛晴嫣先开口了,“爹爹,回京路上可还顺利?”

    “顺利,还好,就是你这妹妹调皮些,倒也无妨。”

    薛福德和赵夫人几十年夫妻,对他的感受,赵夫人十分了解。她拉住薛晴嫣的手,半天没有说话,不觉间眼泪落了下来。

    “娘,你看你,怎么还哭了。”薛晴嫣说着递过自己的手帕。

    “我的儿呀,王府可不比在家,一旦做了王妃,就要时时处处小心谨慎。”赵夫人叮嘱自己的女儿,“齐王殿下虽然没立过正妃,但是据说侧妃也有几个,到时候要处理的关系可会复杂的。难为你了。”说着赵夫人的眼泪更是止不住。

    “娘,这些我都懂得的,您跟爹爹放心。”薛晴嫣跟妹妹不同,她是非常典型的世家女子,扶风弱柳一般,知书达理,温柔娴静,“我嫁到齐王府是件好事,你们要开心才是,毕竟与皇族联姻对巩固爹爹和大哥在朝中的地位大有裨益。至于我个人,女子自古便是以夫君为天,嫁给齐王殿下,我便敬他爱他,想来也会与寻常夫妻没有不同吧。”

    “嗯,好孩子,难得你如此识大体。”薛福德听到女儿这么说,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了,“我们薛家再也经不起六年前那样的灾祸了。在现在的天安城中,想必你也会了解,嫁入齐王府中,对我们薛家意味着什么。”

    “嗯,爹爹和娘亲,你们就放心吧,我都懂。”薛晴嫣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天还没亮,伺候薛晴柔的林花和春红便打好了盥洗水,捧着妆奁走进了她的闺房。

    “二小姐,你醒醒,今天你要进宫见驾,早点起来吧,梳洗梳洗。”林花轻轻晃动熟睡的薛晴柔。

    她迷迷糊糊地答应着,睁开一只眼睛,乜斜着林花,学着军营里小痞子的样子:“小妮子,真俊啊,来,到爷这里来。”

    林花见状用手使劲打了她一下,学着春红的口气:“说多少遍了,回到天安城了,天子脚下,还没个正经样子!”

    “哎呦,疼呀,你这小妮子来真的呀。”手臂上着了打,有点疼,薛晴柔扑腾坐了起来,“真没趣,怎么回到天安城,你们俩像变个人似的。”

    她一边嘟囔着一边站起来,净了面,由着林花篦了头发,描了道剑眉。因为陛下要召见“小公子”,所以薛晴柔没有着女装,而是一如在青阳关那样,高高束起头发,只穿插一只檀木簪。

    虽然在青阳关屡立战功,但薛晴柔并没有被册封官职,所以她只能着淡青色的圆领窄袖的套头小袍,腰间束了一条墨色的横襕。春红将她那身银盔搬了出来,伺候她穿戴整齐。

    “又不是上战场,穿戴这身干嘛?”薛晴柔不满地抱怨着。

    “二小姐,这是将军交代让我们这么给你穿戴的,许是陛下想看看你的英姿吧。”春红边回答便整理盔甲的下摆.“好了,可以出发了。”

    “好,你们在家等我,今天晚上我带你们出去玩儿去。”薛晴柔一边说一边往前堂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