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1
    薛晴柔率领着薛家军很快就离开了平壤城,快马加鞭回返随国。

    一日多便来到随国与高丽交界的怀远镇,在那里她让林花去集市上采买了随国女子的服饰,替换下了这些日一直穿着的高丽服装。

    比起高丽的服饰,薛晴柔还是觉得随国女子的服饰穿起来更舒服一些。

    见薛晴柔好容易在外穿一回女装,林花便特意给她买了水粉色的袄裙。此时已经到了夏末秋初,薛晴柔便只穿着那身襦裙,外面罩着一件短短的半臂。

    一个芙蓉闺中女,骑在烈焰马上,带领着一万的军队,驰骋而过,粉色的衣裙衣袂飘飘,这一路上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队伍又行进了一天,距离天安城只有一日的行程,乡村城郭渐渐多了起来,沿途的风景已经不那么荒凉。

    中午时分,行司马中士曲拓前来禀报,说前方是临泉郡,请示薛晴柔晚上要不要在那里安营。

    薛晴柔知道临泉郡是去往天安城的要道,连绵的虎峰山脉在那里横亘,其中最高的雁西山是虎峰山脉的主峰,也是随国的圣山。

    每每国家有重大事情的时候,皇帝或是亲临,或是钦派人选,一定会到雁西山去祈福朝圣。

    平日里,薛晴柔对这圣山只是耳闻却没有亲见过,此时薛晴柔的小女孩儿的心性又上来了。

    她想,反正已经到了随国境内,即便是回天安城复命,也不差一天半天的,莫不如今天在临泉郡安营,明天也好在雁西山附近游玩儿一番。

    想着她就吩咐曲拓道,“传令行进速度放缓,今夜在临泉郡安营,你拿着我的令牌去临泉郡郡守那里打声招呼。”

    “得令!”行司马中士曲拓领命下去了。

    大军行进到临泉郡雁西山附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安营扎寨完毕,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薛晴柔跟林花和春红坐在寝帐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二小姐,我听人说陈王殿下已经过世了,是真的吗?”林花问薛晴柔。

    “你问我,我问谁去,咱们是一直在一起的啊。”薛晴柔用手里的小匕首挑了挑帐中的蜡花,寝帐便比刚才亮堂了许多。

    自青阳关,薛晴柔就有个习惯,安营的时候愿意将自己的寝帐安在大营的最旁边儿,因此没有中军灯光的照耀,她的寝帐里面便总是很昏暗。

    “陈王要是过世了,以后的太子殿下肯定是齐王殿下,也就是说咱家大小姐日后就是皇后娘娘了呗。”林花痴痴地想着,傻傻地笑了。

    春红一巴掌拍在林花的肩膀上,“乱说什么呢!这话是你一个行军的丫头说的吗?你这口无遮拦的劲儿早晚得给你带来大麻烦!”

    薛晴柔听她俩说话,没有插言,虽然她并不太关心天安城中的政治风云,但作为柱国大将军薛家的女儿,这点政治敏锐度还是有的,凡事盛极必衰,她并不觉得这对于薛家来说是多么好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