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七章:眉头皱了皱
    第一八七章:眉头皱了皱

    覃晓花这次来阳州,除了参加整治工程的开工仪式,还亲眼看到了林强在跟政府官员打交道上的进步,很欣赏他的悟性。

    从蒋记家里出来之后,林强和覃晓花先把老曹送回临时工场,让林辉给他安排好临时住处。

    覃晓花还没有跟吴记明见过面,林强为他们作了互相介绍。

    “记明,我跟花姐刚刚从蒋记家里回来,蒋记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只要我们能把整治工程做好,以后在阳州会有大把的发展机会。”林强道。

    吴记明道:“师兄,阳州这边有你主持,我绝对放心。哎,凤城那边最近官场动作很大,我之前费了很大心血编织的关系都不太顶用了,有点头痛。我正想着办法把资金回收起来,准备加大在阳州这边的投入。我在旧铜收购上积压了大量资金,胡启文他们又不愿降价出货,相反还要追加投入,说要趁低屯货。”

    覃晓花了解过吴记明在旧铜产业上的投入情况后,很慎重的提醒他道:“吴总,我们东凌公司曾参与过很多家大型国企的改制,其中就有江西的一家大型铜企。据我了解,最近国际上的大宗期货产行情都往下掉,特别是国际铜价掉得相当厉害,你要注意分析一下,是暂时性的调整还是一波周期比较长的低迷行情,别把自己套进去脱不了身。”

    吴记明点点头,说自己明天就赶回凤城,跟合伙人好好商讨。

    “强哥,今天头一天清淤,清理出来的淤积物当中,河砂含量比我们之前估计的还要多,一天时间就分离出来大量的优质河砂,出砂量跟直接采挖河砂差不了多少,光是这一块,我们就赚大了。”曹志平兴奋的道。

    林强和覃晓花一听,马上跟着曹志平前往下游处的泥砂分离处理场,这里还是灯火通明,工人们正在加班把运泥船上的淤积物抽处理池里,远远看去,在靠近南面的空地上,已经堆积起一座小山似的黄灿灿的河砂。

    曹志平介绍说,这些河砂经过分离之后,再用干净河水冲刷一遍,便还原出原来的面目,是非常优质的内陆河砂,比海砂要优质很多,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今天是第一天施工,清淤距离才三十多米,分离出来的河砂估计已经有四千立方了,好在这里的场地足够大,吴记明已经安排从他的瓷砂场里调两台大型铲车过来,把分离清洁过的砂子及时的铲到旁边空地堆放,以免影响到分离处理工作。

    林强边点头边思考着,必须要马上为这些砂子找到出路,不能长时间这样堆放,否则的话,不但占用大量场地,多做许多无用功,更主要的是,这样太招人耳目,要是上十万立方的河砂堆放在这里,谁看见了都会眼热。如果能及时的每天出货,就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了,而且,还可以马上就有货款收入。

    从临时工场出来,林强和覃晓花开车沿着陆洋河边慢慢行驶着。

    “这些沙子你准备怎么样处理?”覃晓花问道。她曾听林强提过河砂的事,但刚才亲眼所见,才有了直观的感受。听林强介绍说,这种优质的河砂最少都能卖到100元/立方,覃晓花又道:“要是这些砂子能顺利出手,那不就可以抵大部份的清淤工程款了?”

    林强笑道:“岂止是抵清淤工程款?何记曾说过,他们有次在从化那里承接清淤工程,甚至不要工程款,只要求要河里的河砂就成。”

    “你这个家伙真够精明的,你就不担心市里会跟你算这笔帐?”覃晓花笑道。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跟市里签有正式的合同,合同上除了规定我们要按市里的要求把淤泥运送到指定地点埋放外,并没有限制我们从中分离出河砂来呀。不过,为了不招致闲言闲语,我们还是得尽快的出手,小批量出货才能不引人注目。”林强道。

    “那你想到好的出手方法了吗?”覃晓花问道。

    “还没有。不过,老何的楼盘二期项目已经开工,必定需要大量的河砂,还有吴金中的金碧湾工地也可打进去。现在有个问题就是,阳州有家土石方公司,几乎垄断了阳州大工地的河砂供应。我跟这家土石方公司的老板还刚刚产生过节。”林强把丁义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看来又有好戏看了。”覃晓花笑道。

    “不是吧?花姐,你就当作好戏来看?我可是头痛着呢,正想着怎么样打破这个丁义的垄断,你不但不给我出主意,还抱着看戏的心情?”林强故意委屈道。

    覃晓花嗔了他一眼,道:“如果连这个小小的丁义都搞不掂的话,你在阳州可就是白混了。”

    两人回到了阳州大酒店,林强迳直跟覃晓花进入了专门为她订的商务套房。林强在这里订有长租的标房,为掩人耳目,每次覃晓花过来时,都会另外订套房。

    一进入房间,林强就往会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躺,拍着鼓胀的肚皮道:“今晚老曹做的白切鸡真的太美味了,花姐你今天让小彦带过来的靓茶叶还有吗?赶紧泡杯靓茶消消腻。”

    覃晓花换过鞋子,来到沙发坐下,瞪了他一眼道:“谁让你嘴馋?看到美味就不能节制。”

    林强支起身子,挨近覃晓花,笑道:“看到花姐这样的秀色我就更不能节制的。”说着故意把脸凑了过。

    覃晓花俏脸红了红,伸出手把林强的头推开,嗔道:“小彦肯定是看出我跟你之间的事来,我让她留下来,明天再跟我一起回广州,她借口公司里有事,说要马上赶回去。看来我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单独行动,让你这家伙有机可乘。”

    “可别,我们多难才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呀。”林强又凑近来,想去吻她的红唇。

    覃晓花轻轻打了他一下,道:“先赶紧去洗澡。”

    林强嬉笑着道:“那我们一起去洗?”

    覃晓花脸又一红,嗔道:“谁要跟你一起洗?快去,我还要帮你泡茶呢。”

    一夜无话,尽在欢乐之中。

    第二天一早,覃晓花就坐吴记明的车返回广州,林强则开车前往金碧湾新城,除了要看看张臻华的伤口有无大碍外,他还想找吴金中谈谈河砂供应的事。

    当他来到售楼部门前停车场时,却见到丁义那辆抢眼的红色标致跑车停在了那里,眉头皱了皱,心里想道,难道这小子还没有长记性,又要过来骚扰张臻华?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