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0二章:纷繁思绪
    第二0二章:纷繁思绪

    在临时工场办公室里,挂着几**强跟市委记蒋荣生站在河堤上的大幅合影,还配有详细的文字说明。

    这是李婉的杰作。她说,挂上这些照片,不但可以为新潮牌实业公司作宣传,还可以让来公司参观和洽谈业务的人们看到他们公司跟市里的关系,办起事来会顺畅很多。

    听完了林强的介绍,谢勇意识到,经过这些年在商海里的浸淫,林强真正的成长起来了,除了在生意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还开始经营起政商关系来。在当今的社会,只要有了这种路子,如果经营得好的话,无疑就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因此,大凡经商者,都会千方百计的去攀附这种关系,可如果没有一定的机缘,就算你削尖脑袋,也挤不进那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圈子。同时,攀附这种关系,也存在不小的风险,许多人就是因为把握不了其中的度,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不错呀,林强,有市委一哥的支持,怪不得你们可以在阳州风生水起了。”谢勇给林强递了烟,道。

    “我都说是一种机缘巧合了,花姐跟老何、周媛他们是同大院长大的朋友,而蒋记跟他们的父辈关系密切,我们潮牌公司正好可以提供相关的业务,各种巧合之下,一切便顺理成章了。”林强轻描淡写的道。

    谢勇很了解林强,清楚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许多年前,在你辞职下海之初我就很看好你,特别欣赏你对商机的捕捉能力,并说过,只要有机会,你一定可以在商场上大有作为的。现在看来,我当初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多谢勇哥一直对我的鼓励。说心里话,刚刚辞职下海那会儿,我对勇哥可是真心崇拜,心里想着要是哪天能有勇哥你那样的成绩,就谢天谢地了。”林强吸了口烟,看了眼陈然道:“陈然对勇哥可能还不了解,勇哥风光之时,你应该才刚上高中,那时候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勇哥就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商业人士了。”

    林强把谢勇当年的威风史向陈然说了一遍。谢勇连连摆手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进去这么多年,已经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了,今后还需要你们多多指引。”

    陈然道:“勇哥不用过谦,要不是当年走差了一步,相信勇哥的成就不会比强哥差。你们两位都是前辈,我要好好向你们学习。”

    “陈然你也算不错了,出来几年就有了自己的事业。”谢勇笑道:“唯一不足的就是脸皮薄了点,小张这女孩子看起来真的不错,你要大胆主动一点。”

    陈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头一次在强哥办公室里见到她,就有一种心动的感觉,但就一直不清楚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据我观察,小张刚刚见到你时,表现出一种欣喜,说明你在她心里留有好印象,最起码不会排斥你。一个女孩子不排斥你,你就大有希望,就看你如何去努力了。我说得没错吧?林强。”谢勇笑道。

    林强点了点,“勇哥是过来人,陈然你听勇哥的准没错。”他对张臻华的感情经历有所了解,也清楚她是有主见的女孩子,自从加入潮牌公司以来,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长起来,变得稳重和成熟多了,林强也很希望她在感情上找到好的归宿。陈然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如果他们两人真的能走到一起,也是林强所希望看到的。

    在宏远花苑售楼部办公室里,张臻华一个人静坐在那里,心潮微微起伏。

    陈然的突然来访,给她带来了欣喜,也带来了一丝慌乱。

    最近这段时间,陈然的来电明显频繁了很多,虽然都是很平常的招呼、问候,顶多就是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但女孩子的心都是相当敏感的,张臻华能够感觉得出陈然的心意。

    在建造宿舍楼的时候,她曾跟陈然在同一办公室共事过一段时间,陈然给她的印象是一个很自律、很有良好生活习惯的儒雅男子,还有相当不错的事业基础,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青年人,在他面前,张臻华甚至还有着一丝自卑,她知道自己在感情上有过污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因此,当时陈然装作随意的给她送花时,张臻华也不作他想,只把他当作普通的朋友。后来被林强调往阳州,她的心里也没有不舍,甚至认为以后跟陈然不会再有交集了。

    来到阳州之后,她一心放在工作上,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深得林强的欣赏。她这样做,一方面是决心通过自己的努力,真正的干出一番成绩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报答林强的知遇之恩。林强当初在她徘徊无助之时,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招进创业团队来,还给予了充分的信任,放手让她去负责公司产在楼盘直销方面的业务。

    张臻华对自己这个年轻的老板一直有着欣赏,特别是亲眼见证了他在短短时间里就带领潮牌公司创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在心里对他有了一种崇拜,让她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身边的男孩跟他作比较,可越是比较,林强的年轻俊逸、风趣幽默和横溢才华就越深深的吸引着她,有时甚至会对他生出些旖旎幻想来。张臻华也很清楚自己跟林强之间的差别,明白到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每次见到林强的身影,心里总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一次教训丁义时,明知道林强是随意找的借口,可当他把自己拥在怀里的时候,张臻华还是瞬间感受到一种幸福的颤栗,甚至让她忘记了伤口的疼痛,那种美妙的感觉让她激动了好些天。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张臻华也会认真思索自己的将来。大学毕业四年多了,现在的自己也算事业小有成绩,加入潮牌公司之后,一直有着份令自己满意的高收入,且在公司里身居要职,还能享受丰厚的年终分红,按林强的计划,下半年就能在广州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可自己在感情上一直有着彷徨,跟自己一同毕业的何倩雯现在跟李安卿卿我我,上星期还来电话说,等公司的宿舍楼到手后,便会考虑去领证了。张臻华在为闺蜜感到欣慰的同时,也自怜起自己的处境来,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家里的父母也开始为她操心,妈妈还打电话来说,让她抽空回家一趟,她大姨介绍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想让两人见见面。

    张臻华之前真的从没想过要家人安排相亲,妈妈的电话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她知道,真的是要好好为自己的未来作打算了。

    对于陈然这次的突然来访,张臻华真的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虽然陈然曾多次在电话里说过,有空要来阳州看她,但每次都是用开玩笑的口吻,张臻华也并不当真。早上在这里的时候,陈然曾多次偷偷的打量自己,张臻华心里有着羞赧的同时,也有着丝丝的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才好。

    想着一会下班之后,还要跟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张臻华赶紧收拾起纷繁思绪,把手上的报表做完,开车回宿舍去换上一套漂亮的连衣裙。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