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0四章:可知月在此间圆
    第二0四章:可知月在此间圆

    李婉和张臻华想到晚饭后就要去泡温泉,不想把鞋袜脱来脱去,嫌麻烦,便先进去饭厅里喝茶。

    “小张,那个陈然刚才看到你,眼珠都圆了。”李婉笑道。

    张臻华红着脸道:“李婉姐,我、我跟他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

    “普通的朋友还会专门从广州过来看你?我听林强介绍过,陈然年轻有为,人也长得斯文俊逸,能看得出来,他对你是一往情深。好男孩真的很难遇上,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呀。”李婉说话时想到自己跟罗志勇刚刚闹的别扭,心里暗暗苦笑了一下。在回家换衣服的时候,她还在想着,要是罗志勇能再打电话过来跟她好好说话,自己也许就会改变主意。可他气愤的挂断电话之后,就再没有了丁点消息,让她的心里很有一种受伤的感觉。

    张臻华正有些害羞的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李婉的表情变化,轻声道:“我之前真的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李婉姐,我现在心里有些紧张呢。”

    “心里紧张正好说明你也在乎他。”李婉搂着她,道:“要是不在乎,何来紧张?就像上次那个丁义,面对着他,除了厌恶和气愤,你会感到紧张吗?”

    张臻华听李婉重提往事,又陡然想起林强把自己拥在怀里的情形,俏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李婉看得真切,心里幽幽一动,道:“小张,是不是在心里觉得我们林总各方面都很优秀,把他当成臆想中的参比对象了?”

    张臻华被李婉一下子说中心事,窘得不行,羞红着脸否认道:“我、我没有-----”

    李婉往她脸上点了点,笑道:“还说没有,看你脸红得熟苹果似的。林强这家伙还真的有种个人魅力,很得女孩子的欢心,可惜呀,别人已经名草有主了。”说完,李婉心里又无由来的倏动了一下,自己的脸上也快速飞过红霞。

    “在说什么悄悄话呢?”林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把李婉和张臻华吓了一大跳。

    李婉俏脸霎时红成一片,不知道林强有没有听到她们议论他的话,故作镇静的瞪了他一眼,道:“大男人一个,居然偷听女孩子的悄悄话?”

    张臻华更是羞得只能低着头,不敢去看林强。

    林强摊了摊手,满脸无辜的道:“我没有偷听呀,是你们聊得太入神了,连我们进来都没察觉。”

    跟在他身后的谢勇和陈然笑而不语。

    “你、你进来不会先敲门?”李婉嗔道。

    “这饭厅有门吗?”林强故意夸张地回头四处张望,又盯着李婉道:“看你们那么紧张,该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吧?”

    “哼,就是说你的坏话。”李婉回盯着他道。

    “呵呵,好在我没有做什么坏事,要不然就要从窗口跳下去了。”林强笑道。

    “谁知道你有没有做坏事?对吧,小张?”李婉搂着张臻华道。

    张臻华俏脸上的红霞还没有褪尽,只娇羞一笑,美目流转间,那娇俏的神态让陈然又瞬间瞧呆了。

    何远文和周媛到了以后,马上让服务员上菜。在座的林强、李婉和陈然都不喝酒,何远文便没有点酒水,说一会到了温泉小庭院再跟谢勇好好喝一杯。

    饭后来到大家来到预订好的独立小庭院,一身泳装的李婉和张臻华又是令众人眼前一亮。虽然林强上次就曾跟她们同池过,可那次覃晓花也在,他也正为河涌整治的计划激动着,无暇去欣赏,现在心情放松,可就要好好饱饱眼福了。

    “看什么看。”李婉和张臻华一来到池边,马上便走下去水去,把诱人的身体隐藏到水中,只露出雪白的颈项,见林强故意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李婉双手兜了一把水,稳而准的泼到了他的脸上。

    林强抹了一把脸,作状要反击,李婉和张臻华虽然戴了头套,可依然担心弄湿头发,两人尖叫着抱在一起转过身去躲避,见林强只是吓唬她们,便又嗔怒的要朝他泼水,林强只有拱手求饶。

    经此一闹,池里的气氛便轻松起来。

    “没想到阳州还有这么好的休闲好地方,林强你也真不够意思,都不主动请我们过来享受享受。”谢勇舒服的仰靠在池边,手中还拿着半杯红酒。

    “知道阳州不错了吧?以后尽管找时间过来,反正有我们老何尽地主之谊,可以放心玩,是吧,老何?”林强笑着道。

    何远文指着林强道:“你这家伙老占我便宜,又不陪我喝酒,谢总我们别理他,来,喝酒。”

    李婉是土生土长的阳州人,有着浓浓的家乡情结,笑着对大家道:“阳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素的‘岭南名都’、‘粤东门户’、‘半城山色半城湖’之美誉,我们这里还有个阳州西湖,风景不比杭州西湖差,谢总和陈总初次到阳州,我建议一定要去西湖走走。”

    “是吗?听李总这样说,倒真的想去好好领略一下,可惜明天约了朋友谈点事情。对了,陈然你明天不是有空吗?让林强带你去走走。”谢勇拿起放在池边的红酒瓶,给何远文倒了些酒,道。

    “还真别说,我来阳州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好好去逛逛,李婉你明天跟小张一起,陪我们领略领略阳州的好风景吧。”林强笑道。

    李婉冰雪聪明,自然明白林强是想给张臻华和陈然制造相处的机会,笑着道:“没问题,不过,事先声明,靓女导游费可不便宜呀。”

    张臻华小声道:“李婉姐,明天售楼部那里还有不少报表要做呢。”

    “没事,你交待周强接手一下,我们两个明天好好放一天假,有两位帅哥请我们免费游玩吃喝,机会难得呀。”李婉笑道。

    林强本来计划是让张臻华单独陪陈然的,又担心两人会过于尴尬,有李婉出面相陪最好不过了。第二天在游览阳州西湖时,林强还特意租了两条双人手划船,自己和李婉就抢先坐上其中一条,并率先划了出去,留下陈然和张臻华在岸边等下一条空船。

    阳州西湖位于中心城区,面积辽阔,湖岸弯环曲折,湖上洲屿点缀、三面青山环抱。在烟波浩淼的湖面上,堤桥如带,把湖面分割成五大部分,素有“五湖六桥”之称。

    李婉介绍道,她就是在西湖边长大的,在她的印象中,小时候的西湖比现在还要漂亮,湖水清透,青山似黛,特别是春暖花开季节,岸边玉兰飘香,湖中水波荡漾,她最快乐的事就是放学后跟小伙伴们来到西湖岸边捡被风吹落的玉兰花瓣了,有些调皮的男孩子还偷偷爬上树去摘整朵整朵的玉兰花,回去后把花瓣夹到本里,包里便会有渗人心菲的香气。

    林强笑道:“都说好山好水育佳人,这里山清水秀,难怪我们李总这么清透漂亮了。”

    李婉嗔了他一眼,“油腔滑调的。嗨,你说我们小张跟陈然有戏吗?”

    “我们已经给他们制造了足够的机会,就看他们之间有没有这种缘份了。”林强边划着小船,边欣赏着湖光山色,想起清代诗人吴骞的名诗《苏堤玩月》,心里一动,笑着道:“但愿他们能有一个‘人在苏堤千顷边,可知月在此间圆’的美好结果啦。”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